麥浚龍:「『等你』本身很浪漫,因為對方不一定知道,你也不一定會『等到』。」
2020年09月24日11:52

人家說美好的事都是短暫的,期間限定更顯得可貴。3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董折跟浦銘心的故事馬上迎來結局,麥浚龍跟謝安琪亦即將放下角色身分,但慶幸的是,我們能夠用《the album》無限回味這份美好。

疫情讓世界接近停擺,而身在幻國的麥浚龍(Juno)跟謝安琪(Kay)仍然埋首創作,續寫董折與浦銘心(下稱董浦)的人生。過去兩年他們先後推出《the album》和《the album and the rest of it...》作為整個企劃的part one和part two,iTunes上可以找到這兩張專輯的數位版,但聽眾仍然願意自掏腰包收藏實體專輯,定價兩、三百元還是一碟難求,在近年廣東歌樂壇簡直是個奇蹟。專輯外表設計成硬皮書,簡約的包裝暗藏驚喜,縷空的書頁之間夾雜了歌詞、明信片、文案……拿在手有質感、有溫度。但讓樂迷大叫「貴,但值得」的原因,是那份突破常規的勇氣和誠意,你實在難以舉出另一個能做到這種規模的例子。它超越音樂領域,跟映像、文字、電影,甚至廣告環環相扣,可以如此立體地欣賞兩個人的人生,是種享受。

https://www.instagram.com/p/CE12JkjJJg_/

始與終

故事由part 1因愛成恨、part 2引入新角色和支線,來到最終章《the album and the end of it》,焦點再次回到兩位主角身上。訪談前一天剛好是Juno新歌〈我在切爾諾貝爾等你〉派台日,從歌名就猜到他要把我們帶到這段關係最初,甚至整個企劃的原點。切爾諾貝爾在發生核電事故後頓為棄城,多年來無人踏足,Juno卻與這個廢墟找到連繫,安排董折和浦銘心在這天相戀。「我在13年前認識這個地方,背後的故事很吸引我。以前不管是寫劇本還是拍攝,都想過要到現場取景,可惜無法逗留超過48小時,令計劃難以實行。所以我選擇用切爾諾貝爾作為這個故事的背景,哪怕故事設定在香港,角色也不是生於當地,但這個地方纏繞著他們的人生,代表他們一個心願。音樂企劃來到這個階段,故事裡的時間剛好碰上切爾諾貝爾重新開放,他們從17歲知道這個地方,到了此刻終於能去到,也是一種頭尾呼應的圓滿。」後來筆者又把講述故事開端的〈勇悍•17〉重聽一遍,對比起來,竟然多了幾分天真。

〈我在切爾諾貝爾等你〉的旋律柔和甜美,配合「情願抱著你 同享這毒氣 誰又稀罕有生機」這種悲觀又浪漫的歌詞,本身已經帶著一種不安感。不過Juno的心思往往超越這份上,他特意安排了約一分半鐘的無人聲outro,用多重音效將不安情緒推到極致,由Juno親自解話:「我覺得人的情緒其實很豐富,就算你這刻開心,不代表你下一刻會一樣開心。製作這首歌時我想加入心態的轉變,所以安排outro的感覺和樂器完全脫離歌曲本身,算是我創作上一種自我挑戰。我想角色心態轉變更人性化,更有高低起伏,他去切爾諾貝爾不是純粹等待那麼簡單。」至於董折去那裡做甚麼,Juno請大家留意文案分解。

等待的美學

新歌多次唱著「等你」,大家自然會將浦銘心對號入座,但在Juno眼中「等待」其實可以是一個人的事。「『等你』本身很浪漫,因為對方不一定知道,你也不一定會『等到』。在digital世代你可以馬上找到一個人,很多人會覺得『等待』是種折磨,但我認為我們很需要這回事。我這個年紀剛好卡在中間,跟新世代成長環境不一樣,經歷過寫信、錄影帶、傳呼機、ICQ、iPhone,體驗過等待的美好。等待也可以是一種期待,例如等新書出版、等電影上畫,能成為期待也不容易。」Juno同樣用整個企劃請歌迷體驗等待的美,前後超過30首歌曲分3年逐首推出,聽眾可以慢慢細味、消化,用實際的時間感受兩個人由17歲至70歲的經歷,觀察角色在故事中成長,Juno指概念有點像日本的育成系漫畫(如《灌籃高手》和《龍珠》)。他對長度的拿捏自有一套,拍過17分鐘的音樂電影〈暴烈.34〉,唱過8分鐘的〈合唱歌〉,不用靠頭幾秒抓緊大家的注意力,聽眾都照單全收,在這個速食世代可說是一種奢侈。

Wardrobe: Gucci

Text: Ada Lee

Photography: Leungmo

Art direction: Mimi Kong & Leung Mo

Styling: Mimi Kong, assisted by Bobo

Makeup: Kris Wong (Kay)& Janice Tao (Juno)

Hair: Sing Tam @pi4.hk (Kay)

Set Design: Harriet Lui & Karson Liu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