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琪:「〈三生一吻〉是一首有點懷舊的舞曲,好像兩個人在享受一隻慢舞,跟著音樂輕輕搖擺。」
2020年09月24日11:58

人家說美好的事都是短暫的,期間限定更顯得可貴。3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董折跟浦銘心的故事馬上迎來結局,麥浚龍跟謝安琪亦即將放下角色身分,但慶幸的是,我們能夠用《the album》無限回味這份美好。

疫情讓世界接近停擺,而身在幻國的麥浚龍(Juno)跟謝安琪(Kay)仍然埋首創作,續寫董折與浦銘心(下稱董浦)的人生。過去兩年他們先後推出《the album》和《the album and the rest of it...》作為整個企劃的part one和part two,iTunes上可以找到這兩張專輯的數位版,但聽眾仍然願意自掏腰包收藏實體專輯,定價兩、三百元還是一碟難求,在近年廣東歌樂壇簡直是個奇蹟。專輯外表設計成硬皮書,簡約的包裝暗藏驚喜,縷空的書頁之間夾雜了歌詞、明信片、文案……拿在手有質感、有溫度。但讓樂迷大叫「貴,但值得」的原因,是那份突破常規的勇氣和誠意,你實在難以舉出另一個能做到這種規模的例子。它超越音樂領域,跟映像、文字、電影,甚至廣告環環相扣,可以如此立體地欣賞兩個人的人生,是種享受。

有今生 有來世

在謝安琪與浦銘心一起走過兩、三年後,Kay再錄製〈三生一吻〉,更能唱出洗盡鉛華的熟女心境。下筆時此歌尚未公開,本尊為我們率先透露背後的心思:「〈三生一吻〉是一首有點懷舊的舞曲,好像兩個人在享受一隻慢舞,跟著音樂輕輕搖擺。它對愛情的看法很浪漫,董浦由十多歲開始糾纏、互相傷害,中間分開了很長時間,到50多歲重遇,彷彿早已經注定會再走在一起。大家未必只有戀人關係,那種緣分超越了生命本身,到了時間甚至宇宙層面仍然在一起。歌詞沒有明說他們在一起會做甚麼,反而帶出他們每個吻,每個擁抱,都不侷限於這一刻。」董浦比很多男女提早嘗試過結婚、組織家庭、離婚,即使50歲未算很老,但無需再談將來,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結局。

面對曾經狠狠傷害自己的另一半

未必人人能夠放下前嫌,重新開始,換著是謝安琪也說不可以。但浦銘心告訴我們,其實「吃回頭草」是愛人,也是愛己。「他們來到這階段彷彿是最美的時刻,能夠諒解對方,也諒解自己,看到原來自己曾經讓人這麼痛苦。大家的心曾經因為對方粉碎,但重新組合後發現當中都有對方存在。我們不再是當初的我們,而是各自汲取了一些『最像對方』的特質。未必每段關係都有機會來到這個地步,有些人會討厭對方一輩子,也有些從未破裂的關係,要放長雙眼看一段關係,才會懂得當中的價值。」若然能像浦銘心一樣瀟灑,到這刻就能活得從容不迫,所以Kay也鼓勵女生要dare to forgive。「憎恨一個人會讓自己很痛苦,但抓住仇恨、將責任推給別人又比較輕鬆。原諒人需要膽量,對方可能不值得你原諒,但至少對自己得著很大。為甚麼這件事會發生在你們兩個身上,一定有原因。如果你能走到這步看這件事,至少負了部分自己的責任。」

Wardrobe: Gucci

Text: Ada Lee

Photography: Leungmo

Art direction: Mimi Kong & Leung Mo

Styling: Mimi Kong, assisted by Bobo

Makeup: Kris Wong (Kay)& Janice Tao (Juno)

Hair: Sing Tam @pi4.hk (Kay)

Set Design: Harriet Lui & Karson Liu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