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17歲少女的墮胎之旅,揭開1000萬中國女性的隱痛
2020年09月24日17:26

原標題:兩個17歲少女的墮胎之旅,揭開1000萬中國女性的隱痛

原創 Cheryl 精英說

在很多人的青春記憶里,性教育就像是拚圖上缺失的一角,被埋藏在隱蔽的角落。

即便是21世紀,大環境對“性”的漠視導致了一種十分詭異的現狀:

一方面家長們對“性”避之不及,電視節目對敏感詞彙諱莫如深;與此同時,無痛人流的廣告卻鋪天蓋地,畫面中反複強調的“無痛”和“輕鬆三分鐘”,似乎讓墮胎這件事顯得輕而易舉。

鋪天蓋地的人流廣告

當“無墮胎不青春”成為一句廣為人知的調侃,慘痛後果被一句“年少輕狂”輕鬆帶過,很少有人會去思考,墮胎對於女性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從不,很少,有時,總是》就是一部講述墮胎話題的電影。

2個17歲的少女,沉默而無望地走上了前往紐約的墮胎之旅,她們的遭遇和經曆,零散的對話,讓屏幕之外的我們隱約勾勒出背後那個充滿傷害、掙紮、無助和沉重的女性困境,更揭開了1000萬中國女性的隱痛......

圖片來源自網絡

拉至文末可查看電影的觀看獲取方式

“從不,很少,有時,總是”

兩個女孩的墮胎之旅

17歲少女 Autumn 多日身體不適,去診所檢查後被告知已經意外懷孕。

對於一個尚無獨立能力的未成年人來說,Autumn 看著自己逐漸隆起的肚子,充滿了恐懼和後悔。

她嚐試服藥、喝漱口水、猛烈敲打自己的腹部,希望能夠自行流產,但結果並沒能如她所願。

Autumn毆打腹部留下的傷痕

圖片來源自豆瓣

由於當地法規政策對墮胎的種種限製,她不得以瞞著家人在表姐 Skylar 的陪同下,開啟了一場前往紐約“美國親子關係規劃聯盟”(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 of America)的墮胎之旅。

圖片來源自豆瓣

兩個小女孩,拖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乘坐廉價大巴來到陌生的紐約,由於缺乏生理知識,Autumn 錯誤地估計了自己懷孕的時間,導致去的第一家診所並不能提供相對應的服務。

圖片來源自豆瓣

無奈之下,她們只能選擇多住一天,但因為紐約的住宿太貴,她們沒有足夠的錢,只好流落地鐵,在寂靜的深夜裡往返乘坐著不知方向的地鐵。

圖片來源自豆瓣

經過一夜的顛簸,第二天,她們輾轉去到另外一家可以提供18周墮胎服務的診所,在這裏,Autumn 接受了工作人員常規的術前詢問。

“我可能會問到一些比較私密的問題,你只需要回答:從不、很少、有時、總是。”

在這段長達三分鐘的問答中,Autumn 自始自終都是一個人,原本平靜堅韌的臉龐倒映出一個無知少女的羞愧和後悔,每一個回答背後都蘊藏著一份痛苦的傷害。

在過去一年里,你的伴侶拒絕戴套。

有時。

你的伴侶影響你的避孕打算或在你不想懷孕的時候讓你懷孕。

從不。

你的伴侶曾威脅或恐嚇你。

很少。

你的性伴侶是否打過你,扇過你巴掌,或以其他方式對你進行身體傷害?

有過。

有人強迫你進行性行為。

有過。

隨著問題的深入,Autumn 的表情逐漸變得痛苦,聲音哽咽,最後終於沒有辦法再強裝鎮定,開始小聲啜泣起來。

圖片來源自豆瓣

從這段問答中我們不難發現,女主的意外懷孕很可能是因伴侶的脅迫和暴力威脅催生的悲劇。

在冰冷的手術室門外,那個帶來傷害的男人是誰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場意外所帶來的慘痛後果,只能由這個女孩承擔。

圖片來源自豆瓣

在表姐的陪伴下,Autumn 走向了冰冷的手術台,整個流產的過程短暫而漫長,所帶來的鈍痛遠比她想像中的更加劇烈。

Autumn 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殺人兇手,親手扼殺了一個弱小的靈魂,就像那個未知的男友,對弱小的自己所施加的傷害一樣。

這種認知令她痛苦不堪,以至於她出門看到馬路對面的耶穌畫像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掉頭逃走。

圖片來源自豆瓣

做完手術的第二天,Autumn 拖著行李箱,和 Skylar 一起坐上了回家的巴士。在沉默和疲憊中,她們緩緩閉上眼睛,踏上了嶄新的人生旅途。

等這場屬於青春的陣痛過去,她們或許會對兩性關係產生更深刻的瞭解和認知,但留給她們的問題和困境,還遠遠沒有解決。

圖片來源自豆瓣

對於一個女孩,

墮胎意味著什麼?

記得《致青春》、《同桌的你》、《匆匆那年》、《悲傷逆流成河》等影視作品熱播的時候,“國產青春片,情侶必墮胎”成為一句廣為人知的調侃。

為什麼這些青春片的女主角或女二號,總有一個人的初戀要以墮胎為終結?為什麼這樣一件本該“很少”發生的傷害,變得“經常”出現?

圖片來源自《悲傷逆流成河》

其實,和 Autumn 一樣,很多女孩子對於性行為的嚐試並非總是出於自願,往往是在性伴侶的不斷要求下,來不及認真思考,缺乏正確的性觀念,抱著“為愛付出”的想法,迷迷糊糊之下發生的。

然而,初嚐禁果的後果是女性承受了比男性多得多的痛苦。

圖片來源自豆瓣

2015年,國家衛生計生委發佈《中國家庭發展報告2015》,報告顯示,我國青少年發生初次性行為的平均年齡為15.9歲。

在這些青少年中,初次性行為避孕比例只有53.2%,本人或女朋友曾懷孕的比例為25%,其中只有26.7%曾經採取避孕措施。

不避孕,意味著高概率的懷孕可能性。

根據2015年中國青年組織發佈的《大學生性與生殖健康調查》顯示,在中國,24歲以下女性人工流產數年均超過1000萬,其中50%是多次人流。

圖片來源自豆瓣

冰冷的數據之下,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巨大傷害。

在男女發生過性行為之後,一旦經期延後超過7天,就要判斷是否懷孕了。

如果經醫院確診懷孕,雙方沒有撫養能力和撫養條件,只能選擇流產。懷孕14周之前是早期流產,14周之後則為晚期引產。

如果妊娠時長在49天以內,可以選擇藥物流產。藥流聽上去簡單易操作,但其過程中會伴隨較為強烈的腹痛,部分人還可能會出現噁心、嘔吐、頭暈等情況。

此外,藥流的成功率並不高,只有75%,這也就意味著進行藥流的人中,有四分之一的人可能遭遇藥流失敗或者流產不完全。

如果藥流失敗,引發大量出血,就需要清宮,而清宮就相當於追加一次人流手術。

因此藥流一定要在醫院完成,檢查是否符合相應的條件,不能僅由自己在家盲目操作。

另一種方式就是人工流產,適用於14周之前的妊娠。需要手術,雖然成功率比較高,但是並不能完全排除併發症出現的可能。

如果是在正規醫院接受手術,其併發症發生率在1%,最嚴重的後果就是子宮穿孔、破裂,其他還有一些感染、大出血、組織物殘留再次手術的風險。

如果超過14周,胚胎長大,就必須要進行引產。

引產是通過藥物致使子宮收縮,娩出胎兒和胎盤。如果胚胎組織有殘留,或者陰道有活動性出血,則需要進行清宮。

無論選擇那種方式,女性都會承擔巨大的痛苦,蒙受身體上的嚴重傷害,發生可能的併發症,甚至導致不孕不育。

除此之外,經曆流產的女性在心理上會承受巨大壓力,產生強烈的愧疚感和悔恨感。

美國心理協會(APA)心理健康與墮胎特別工作組(TFMHA)曾表示:有些婦女在終止妊娠後會感到悲傷、失落,有些人甚至會患上焦慮症、抑鬱症等疾病。

除了懷孕,不安全的性行為還可能誘發疾病的傳播。

由於我國青少年的性知識嚴重匱乏,缺少安全避孕的保護措施,導致不潔性行為高發,性疾病傳播呈現低齡化趨勢。

根據中國疾控中心的數據顯示,2011至2015年,中國15-24歲大學生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年均增長率達35%。

圖片來源自豆瓣

一旦孩子被發現懷孕或者生病,對於任何一個家庭來說都是“晴天霹靂”,然而面對這個問題時,家長的態度永遠是遮掩和逃避,而不是訓教和溝通。

每一個女孩,

都有說“不”的權利

對於兩個女孩來說,她們的迷茫、無助、痛苦、混沌和掙紮,不僅僅來源自年幼的無知,更來源於週遭的冷漠和無視。

在整部影片中,男性、家庭、有關性的傷害都被若有似無地隱沒在畫面之外,但從兩個女孩的對話和做法中,我們不難推測,Autumn 成長於一個冷漠的家庭環境,曾遭受來自男性的齷蹉對待,周圍環境對她充滿了惡意和輕視.....

圖片來源自豆瓣

在影片剛開始,學校的學生晚會上,Autumn 背著吉他站在舞台中央唱到:“他逼我做不想做的事情……但卻總因為我愛慕他而放棄,我無法不聽他的話。”

處於青春期的少女,對於愛情迷離而無知,她犯下了過錯,卻無法掙脫。

“蕩婦!”

在掙紮的歌聲中,台下的男生用最惡毒的話語羞辱女孩,周圍的人聞聲竊笑。而台下的家人,對此無動於衷。

圖片來源自豆瓣

姐妹兩打工的地方,經理是位中年男人,每次在下班結賬的時候,都會親親她們送錢的手。Skylar 明明對此深惡痛絕,但只能強裝鎮定,告訴自己這樣的事稀疏平常。

圖片來源自豆瓣

她們流浪在紐約地鐵的那個晚上,在車廂里遇到一個穿著西裝的醉漢。

醉漢看到 Autumn,便不懷好意地把右手放到自己的褲襠裡面。

圖片來源自豆瓣

坐廉價大巴來紐約的路上,她們曾偶遇一位小帥哥,他盛情邀請兩姐妹和他一起去參加音樂節,兩人婉拒。

但後來因為找錯診所,她們無奈在紐約多逗留了兩天,走投無路的她們只好約男生出來,向他借錢買車票回家。

男生意有所圖,Skylar 只好假裝對男生有意思,犧牲色相,被迫接受他的撫摸和親吻。在忍耐中,Autumn 偷偷勾住了 Skylar 的手指。

絕境之途,兩個小女孩的相互依靠,成為全片中最溫暖的肢體接觸。

圖片來源自豆瓣

嘲諷的同學、冷漠的繼父、猥瑣的經理、藉機占便宜的路人,充斥在影片中兩個女孩周圍的這些男性,無時無刻不想著揩油。

一個女孩走到需要墮胎的地步,並不僅僅代表她們不懂得“潔身自好”,她天真、粗心、不負責,但除此之外,還有家庭對她的漠不關心,性伴侶對她的毫不尊重,不懷好意的蕩婦羞辱,以及性教育的缺失,是這些將女孩推向更痛苦、更絕望的境地。

圖片來源自豆瓣

在電影里,兩個女孩聊天時互相打趣道,無時無刻不想成為一名男性。

成為男性,似乎就擁有了犯錯而不必承擔後果的某種“特權”。

圖片來源自豆瓣

或許,比起強調讓一個女孩學會保護好自己,家庭和社會更迫切需要做到的,還有教會男孩子們學會“尊重”。

尊重女孩們說“不”的權利,尊重她們保護自己的意誌,尊重她們對身體百分之百的自主權。

而面對那些已經受傷、需要幫助的女孩時,我們或許可以少一點高高在上的批評、嘲諷和指責,多一點安慰、同情和幫助。

圖片來源自豆瓣

關於女性的生存現狀、輿論針對女性的普遍偏見,以及青少年性教育的缺失,這些始終是悲劇之外,我們更應該思考的話題。

Autumn 和 Skylar 的故事,所反映的並不僅僅是一個女孩在意外懷孕之後所經曆的成長陣痛,她們的遭遇映射出更多女孩在成長過程中可能遭遇的性別壓力和性暴力。

而這,正是這個社會從不重視、很少反思、有時看見、卻總是漠視的女性困境。

作者:Cheryl,精英說90後作者,英國海歸,用心寫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