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考古的女博士沒前途?看看這位美絕埃及的“人間香奈兒”
2020年09月23日21:03

原標題:學考古的女博士沒前途?看看這位美絕埃及的“人間香奈兒”

原創 外灘君 外灘TheBund

從考古現場美到日常的女博士科琳·達內爾

她是考古界最厲害的時尚icon

也是時尚icon中最懂考古的專家

冷門專業、工作沒前途......許多人一直對“考古系”抱有偏見,即使學了這個專業,畢業後改行的也不少。

今天文章的女主角科琳·達內爾(Colleen Darnell),卻打破了這些所有的刻板印象。

科琳不僅攻讀到了博士學位,將自己的埃及考古事業做得風生水起,還通過對復古時裝的熱愛,把自己經營成了美美的時尚 icon。

她會在生活中穿著上世紀 20-30 年代式樣的衣服,去給學生上課,去旅行,甚至去到每一個重要的考古挖掘現場。

這才是真正的“人間香奈兒”啊!

前幾天,科琳開通了中文微博,短短幾小時就吸引了 4 萬多名粉絲關注。

其中不乏許多普及考古、歷史知識的科普博主,連微博CEO@來去之間 都親自欽點轉發:“真正的大佬來了!”

在第一條微博里,科琳寫道:“我想要通過復古時尚來和大家分享有關於古埃及的故事,也想聯結三大洲,架起知識分享的橋樑——在北美的我,在北非的古埃及,和在歷史悠久的中國的你們。”

下面有條對於她的評價獲得了高讚。“(她)應該是考古學家裡時尚感覺最出眾的,簡直完勝大多數的明星。換個角度,說是時尚達人中最懂埃及考古的,肯定沒有任何爭議。”

01

一百年前的時裝

是她現在的日常服

看過電影《了不起的蓋茨比》的人,大概都會對裡面 1920 年代華麗的造型印象頗深——而科琳·達內爾在自己 21 世紀的日常穿衣中,完美再現了這種風格。

在她的 Instagram 中,每張搭配美照的描述都是一篇時裝史小品文。

“坐在Victoria時代的鑄鐵長椅上,全部造型來自 1920 年代,之所以購入這件亞麻連衣裙,是因為它上面的裝飾非常類似於羅馬長袍上的 Clavi 條紋,並且有酒神圖案,非常可能來自埃及中部的艾赫米姆古鎮。”

“穿上這條露背長裙襬一個誘人的 pose,它來自 1930 年代,用了那時流行的斜裁工藝,象牙色與我身後的愛奧尼亞柱相得益彰。”

“我身上的 1930 年代黑色真絲連衣裙和復古晚裝手套都是 @mrmortimerswife 幫我設計的,但這身造型的亮點是我手中的劍,它來自 19 世紀晚期的蘇丹,是一把直刃雙刃劍。”

“站在藏有公元前 350 年石棺的博物館前,身穿 1920 年代的繡花匈牙利女工服,搭配1920年代帶有奇妙花卉裝飾的鍾形耳環,項鏈是 @metmuseum商店中古埃及藝術品的複製品。”

“幫助攝影師@janekratochvil 共同完成的創作。我將設計師 @camillawithlove 設計的裙子與真正的 1920 年代埃及時期的頭飾搭配在一起,站在尼羅河穀上方的紅土地上拍了這張照片。”

“這個春天,我與攝影師 @rcallahanphoto 幫助 @wildfellhall 拍攝了他們的 lookbook,這張照片攝於我們家餐廳,我穿著一件愛德華七世時代的透明襯衫,搭配 1970 年代的 palazzo 闊腿褲。”

“後花園草地上開滿紫色野花,我身上的兩件式 1930 年代白色連衣裙讓我聯想到古埃及女祭司身上的白色長裙。”

“這件 Art Deco 風格日出印花的睡衣是今年最令人驚歎的藏品之一,在古埃及象形文字中,日出經常會出現,在我的書中對它有非常詳細的解釋。”

有時候科琳也會穿著上世紀 60-70 年代的時裝。

“我穿著 1970 年代的 Lanvin 連衣裙,搭配黑色的 Wolfold 絲襪,與黑色背景幾乎要融為一體。在古埃及人對於宇宙的認知中,其實有一個“完全黑暗”的混沌時期(類似我們中國的盤古開天之前?),也就是這段時間孕育了他們的文明,有無限創造的可能。”

科琳與許多真正的時裝收藏家來往甚密,除了會購買他們的衣服,也常常以時尚 icon 的身份來幫助宣傳。

她對於復古時尚的理解已經精確到了每一個拍照 pose,標誌性的蘑菇頭短髮和深色系妝容,也為整體的風格再添一筆。

02

最幸福的事情之一

是和愛的人誌趣相投

科琳·達內爾並不只是單純的復古時裝愛好者,才華與顏值兼備的她,本職工作是一位業界名號響噹噹的古埃及考古學家。

她畢業於耶魯大學,出過 6 本關於古埃及文明的書籍,目前在哈特福德大學教授古埃及藝術史,並且正指導她的團隊在埃及進行多次重要的考古挖掘。

不久前播出的紀錄片《埃及失落的寶藏(第二季)》中,她也有本色出演。

科琳還是個小女生時,就對於古埃及文化十分感興趣。

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她便和求學期間認識的丈夫約翰·達內爾一起開始古埃及文化的研究,每年保持著去兩次埃及的頻率。

在工作的日子裡,她和團隊有時挖掘文物,有時清理建築遺址,作些墓誌研究。

最初,科琳·達內爾只是出於個人興趣來分享自己的復古造型。

她之所以鍾愛百年之前的那個時代,是因為那時女性開始不囿於做家庭主婦,開始走出門擁有自己的工作,參加各種運動,身體力行地展示了什麼是男女平權。

在那時,荷李活這一概念也開始影響美國之外的地區,爵士樂、夜生活開始興起,夜夜笙歌的派對、舞會文化一直延續至今。

隨著關注者越來越多,她便想以自己的號召力,將古埃及的文化穿插在搭配中,以輕鬆又能傳播美的方式讓更多人瞭解這片神秘的土地。

特別支援她做這件事的是她的丈夫約翰·達內爾。

同樣從事考古事業的兩人,因為對於復古時裝的興趣而走到了一起,約翰也非常喜歡 1920-1930 年間的時尚穿搭,所以兩人有了許多彷彿跨越時空的秀恩愛照片。

外灘君除了被塞了一嘴狗糧,也覺得《了不起的蓋茨比》當年獲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獎,真的實至名歸。

在日常中,科琳和約翰經常一起工作,閑暇時間他們總會一起去逛各地的古董商店。

約翰不僅喜歡收藏古董傢俱和一些小物件,就連兩個人住的房子也頗有歷史。這棟建於 1844 年的房子裡,放滿了 17-19 世紀的各種古典風格傢俱,彷彿一座小型歷史博物館。

最近因為疫情,各國人民都宅在家中,兩人幹脆在 Youtube 上開了個頻道,穿得認真隆重地坐在書櫃前,抱著愛犬和大家聊聊象形文字。

下面有網友評論:“如果(小說里的)蓋茨比一直活著,大概就是約翰現在的樣子吧。”

“我們無法踏上時間機器回到過去,但我們可以穿上 20 年代,30 年代,40 年代的衣服,至少體驗一下那個時代的生活方式。”

作為一名真正的考古工作者,科琳·達內爾曾經這樣解釋自己對於復古服裝的愛。

在科琳心目中,考古不再是單調的挖掘,每個小小的發現都能啟發她對於過去時尚的探索。

這樣活在自己的世界,是紛繁潮流中對於美的一份專注。

文/菠蘿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