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萬沒想到,生活真的需要多點綠
2020年09月22日11:15

原標題:萬萬沒想到,生活真的需要多點綠

原創 Dr. Du MedSci梅斯

導語:留城市還是回農村,你可能需要三思。

Pixabay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為了理想選擇在大城市安家。過去幾個世紀的社會發展也極大地促進了城市化進程。截至2017年,全球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口已超40億。在大多數高收入國家(西歐、北美洲、澳州和日本等),超過80%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地區。而東歐、東亞、北非和非洲南部以及南美的大多數中上等收入國家中,城市人口約占50%-80%。其中,中國的城市化人口比例已超過世界平均水平,接近60%。

來源:OWID, UN

在很多方面,城市提高了人類生存質量;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城里人也是不幸的,因為他們的接觸大自然的機會被剝奪了。那麼,城市化對人類的未來——兒童起到什麼影響呢?

近日,來自比利時多個機構的一組研究發現,在綠化環境較好的城市環境中長大,孩子的智商會提高,不良的行為也會減少。該研究發表在《公共科學圖書館·醫學》 (PLOS Medicine)雜誌上。

Residential green space and child intelligence and behavior across urban, suburban, and rural areas in Belgium. PLoS Med. 2020 Aug 18;17(8):e1003213. doi: 10.1371/journal.pmed.1003213.

這項工作是“東弗蘭德前瞻性雙胞胎調查(EFPTS)”的一部分,共納入620名年齡在7-15歲之間的兒童(310對雙胞胎),數據來自比利時東弗蘭德省多胞胎出生時的註冊資料。研究人員分別使用韋氏兒童智力量表-修訂版(WISC-R,越高越好)和Achenbach兒童行為量表(CBCL,越低越好)對兒童智力與行為(諸如注意力不集中和攻擊性行為等)進行評估。同時,他們還獲得了覆蓋兒童居住地區的衛星圖像來測量社區的綠化水平,隨後進行混合建模,以研究綠化水平與兒童智力和行為的相關性。

結果發現,孩子平均智商為105分,行為量表得分為46分。在綠化程度低的地區,有4%的孩子得分低於80分,而在綠化程度高的地區,卻沒有一個孩子得分低於80分。在對混雜因素校正後,鄰里綠化程度每增加 3%,兒童的智商平均提高 2.6(95%CI:1.4-3.9),而行為問題評分降低2.0分(95%CI :0.4-3.5)。

此外,研究人員還發現,自然智商較低的孩子,智商下降隨著綠化面積減少更為明顯。同時,差異與經濟水平無關,也就是說這種影響在富裕地區和貧困地區都可以看到。不過,上述結果並沒有在郊區或農村地區得到驗證。

住宅綠化每增加四分位距間距智力的變化 doi: 10.1371/journal.pmed.1003213.

參與該項研究的比利時哈瑟爾特大學環境流行病學教授Tim S. Nawrot說:“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綠色環境與我們的認知功能有關,例如記憶力和注意力。我認為城市建設者或城市規劃者應該優先投資綠色空間,因為為孩子們創造最佳環境以發揮其全部潛能具有重要價值。”

研究人員沒有解釋為什麼綠化會影響兒童的智力水平,但他們認為高綠化生活環境可能會降低噪音、減輕壓力並增加兒童體育活動與社交活動。

進一步,關於綠化對精神心理的影響,由英國牛津大學開展的一項橫斷面研究給出相應的答案。研究人員使用了來自英國生物銀行研究小組的基線數據,涵蓋94879名年齡位於37-73歲之間的英國人。環境暴露情況來自構建的環境數據庫,除外綠化程度,還包括街道密度、地形以及空氣細顆粒物濃度等。

住宅綠化與抑鬱症之間的關係(按年齡、性別、城市化程度和社會經濟地位分層)

Residential greenness and prevalence of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s: a cross-sectional, observational, associational study of 94 879 adult UK Biobank participants. Lancet Planet Health. 2018 Apr;2(4):e162-e173.doi: 10.1016/S2542-5196(18)30051-2.

結果發現,綠化程度增加能明顯降低抑鬱症風險,植被指數每四分位數增量能減低抑鬱症風險4.0%(OR=0.96, 95% CI:0.93-0.99)。進一步互作分析表明,綠化對抑鬱症的保護作用對女性、年齡低於60歲的人、居住在城市化程度較高或社區經濟較差地區的人尤為顯著。相關研究成果發表在《柳葉刀》子刊Lancet Planet Health雜誌上。

最後,綠化程度不僅與心理健康息息相關,它對身體健康的作用同樣值得重視。同樣是來自比利時的專家對132對多胞胎(共278人,年齡18-25歲)產前和成年後的住所進行地理編碼,混合建模研究綠化與血壓的關係,成果發表在《環境衛生》(Environmental Health)雜誌上。研究人員發現,未變更住所的雙胞胎的夜間收縮壓與綠化程度成反比,每四分位數綠化增量能使夜間收縮壓降低3.59mmHg(95%CI:1.23-6.0)。而成年住所與出生地不同的雙胞胎夜間血壓與成年及早年的居住地綠化程度均成反比。

動態血壓(mmHg)與綠化面積相關

Blood pressure in young adulthood and residential greenness in the early-life environment of twins. Environmental Health (2017) 16:53. DOI 10.1186/s12940-017-0266-9.

此外,綠化與老年人心血管健康的相關性也被報導。2019年,發表在《美國心臟協會雜誌》(JAHA)上的研究表明,環境綠化程度與常見心血管疾病(CVD)風險相關。該研究由美國邁阿密大學米勒醫學院專家開展,納入了249405名醫保受益人,並根據社會人口統計學和社區收入進行校正。結果顯示,與居住在綠化程度最低三分之一人口相比,綠化程度最高三分之一人口急性心肌梗死風險降低25%(OR=0.75;95% CI:0.63-0.90),缺血性心臟病的發生率降低20%(OR=0.80; 95%CI:0.77-0.83),心力衰竭降低16%(OR=0.84; 95%CI:0.80-0.88),心房顫動降低6%(OR=0.94; 95%CI:0.87-1.00)。

綠化程度與CVD之間的關係

Relationship of Neighborhood Greenness to Heart Disease in 249 405 US Medicare Beneficiaries. J Am Heart Assoc. 2019 Mar 19;8(6):e010258. doi: 10.1161/JAHA.118.010258.

綠化對身心健康的影響遠不止這些,它與兒童身體發育、肥胖、視力、幸福感、甚至新生兒的體重和早產都密切相關。然而,全世界兒童接觸大自然的時間卻極為有限。根據我國兒童中心2012年發佈的《中國城市兒童戶外活動藍皮書》顯示,27.7%的兒童每天課後戶外活動時間不足1小時,且這一人數比例隨著年級的增高而逐漸增加,其中70.8%的兒童只是在小區附近的空地裡進行戶外活動。對比之下,卻有12.45%的兒童每天看電視玩電子遊戲的時間超過2小時,到寒暑假這一比例激增到61.4%。

那麼,為什麼綠化和環境汙染如何影響身體、心理甚至是智力的呢?科學家認為,可能與腸道菌群的作用有關。例如,腸道菌群能夠產生γ-氨基丁酸(GABA),這是一種影響抑鬱發生的關鍵神經遞質。與大自然接觸可能有益於健康的微生物群系建立,而後者的代謝產物可以直接影響人體免疫系統。通過免疫系統,腸道菌群進一步引起人體能量代謝、內分泌、神經、心血管等各個系統的改變。更糟糕的是,這些系統的變化可以反過來影響腸道菌群,從而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環境汙染對腸道菌群及其後續結果的影響

Effects of environmental pollutants on gut microbiota. Environ Pollut. 2017 Mar;222:1-9. doi: 10.1016/j.envpol.2016.11.045.

綜上,上述研究和腸道菌群假說強調了綠化和生態環境對健康的重要影響。這也或許解釋了,在城市化不斷蓬勃發展的當下,親近自然和鄉村的田園派博主李子柒等人能爆紅的原因。城市規劃者在城市建設過程中應優先考慮投資綠色空間,因為提高綠化程度對人們的身、心、智都具有重要價值。

“在被突然剝奪了幻想與光明的世界中,人感到自己是局外人。這種放逐是無可挽回的,因為對失去故土的懷念和對天國樂途的期望被剝奪了。”

——阿貝爾 ·加繆 《西西弗神話》

來源:梅斯醫學綜合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