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客車“失寵”背後:新能源彎道超車計劃遭遇重大挑戰
2020年09月21日05:42

  曾押寶新能源汽車企圖“彎道超車”的中通客車,在政策變換的步步緊逼之下,產品質量難以提升,業績迎來巨大壓力,有高管更是跳槽到了對手公司。

  本文來自:《思維財經·正經社》 周淼

  2020年可以說是中通客車的“水逆”之年。

  作為最早投入新能源領域的公司之一,中通客車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通客車”,000957.SZ)甚為倚重的政府補貼持續退坡,銷量慘淡,高管層更是遭遇大換血。

  近期披露的2020年半年報顯示,中通客車2020年上半年營業收入約為23.52億元,同比下降28.55%;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約為1750萬元,同比下降46.85%;而扣非淨利潤僅為660.33萬元,同比下降66.78%,已屬腰斬。

  業績大幅下滑

  公開資料顯示,中通客車於2000年登陸A股市場,自2004年開始致力於新能源客車的研發和製造,是行業內最早開始新能源客車技術研發的企業之一。

  公開數據顯示,從2014年到2016年,中通客車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6.12億元、71.14億元和92.57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約為2.8億元、4億元和5.86億元。

  而從2017年開始,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發生巨變,中通客車也開始“急刹車”。2017年至2019年,中通客車淨利潤分別為1.912億元、3657萬元及3307萬元,分別同比下降67%、80.87%、9.57%;扣非淨利潤分別為1.33億元、675.14萬元及-7947萬元,分別同比下降81.58%、94.91%及1277%。

  對於這種情況,中通客車曾宣稱,主要原因是國家新能源客車補貼政策持續退坡,國內客車行業持續下滑,同行業競爭加劇,導致產品價格和毛利率大幅下降。

  對於政府補助對公司業績的影響,《正經社》聯繫了中通客車董秘辦公室,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說,“政府補助主要用於衝減應收賬款,對現金流有積極影響。”

  《正經社》翻閱相關公告發現,2015年至2020年,中通客車收到的新能源補貼分別約為12億元、20億元、7億元、36億元、16億元以及11億元。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補貼並非僅有當年應收補貼,為數不少的是往年延遲發放的補貼,這也導致了這一數值波動性較大。

  同時,由於補貼延遲發放等原因,公司的應收賬款也居高不下。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該數值分別為71億元、65億元及59億元,占總資產比重分別約為58%、54%及52%。其中與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款有關的應收賬款期末餘額分別為50億元、43億元及35億元,占應收賬款期末餘額合計分別為70%、66%及59%。

  銷量明顯落後

  除了政府補貼到賬延遲,銷量下滑也是拖累業績的重要原因。據有關中通客車的一份研報顯示,自2015年起,公司客車銷量增速開始放緩,2018年開始負增長。雖然2019年實現了14.4%的同比增長,但是整體銷量仍呈下滑趨勢。

  來源:國海證券

  今年受疫情及車市寒流影響,客車市場持續低迷,客車銷量慘遭同比“8連降”。不過8月以來,這一情況似乎已出現拐點。根據中國客車統計信息網數據,2020年8月5米以上客車銷售13408輛,環比增長18.14%,同比下滑11.32%,比7月的同比43.3%的降幅收窄了31.98%。

  但中通客車的客車銷量仍未見回暖跡象。中通客車8月產銷數據公告顯示,8月客車銷量為738輛,同比降幅55.4%,比7月降幅收窄19.89%;前8月累計銷量為7053輛,同比下滑27.8%,比前7個月降幅擴大3.54%。

  在同行中,這樣的成績已明顯落後。據《正經社》不完全統計,在目前已披露產銷數據的9家上市主流客車公司中,有4家公司在8月實現了同比正增長,其中比亞迪、申沃客車漲幅居前,分別同比增長114.05%、67.11%;中通客車則降幅明顯,下滑幅度約五成。

  對此,上述中通客車董秘辦公室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正經社》,目前,公司都是訂單式生產,存在延遲確認收入的情況。比如6月份的訂單可能在8月份才交付,銷售額要等到車交付到客戶手中開票後才確認。

  就前8月整體行業而言,中通客車亦顯落後:1-8月客車銷量排名前四的分別是福田歐輝(26420輛)、金龍客車(25569輛)、宇通客車(22902輛)及東風客車(11765輛)

  ;申沃客車、比亞迪漲幅明顯,分別同比增長136.48%、79.28%;而中通客車、宇通客車等公司均出現不同程度下滑。

  這可能與其在曾重金投入的新能源領域銷量不佳有關。根據有關最新數據,2020上半年,中通客車新能源客車銷量為2028輛,同比下降44.71%,被比亞迪反超,名次下滑至第三名,銷量僅為宇通客車的一半。去年,中通客車新能源客車銷量為8128輛,市場份額為11%,行業排名僅次於宇通客車。

  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中通客車新能源客車在國內的市場占有率達到15%,山東市場的占有率高達95%。同年,中通客車共銷售1.8萬輛,其中新能源客車1.4萬輛,佔比達到77.8%,利潤貢獻度達90%。

  然而,國家對新能源汽車的財政補貼從2017年開始加緊,直至2019年,這種趨勢仍未改變。據最新《通知》,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要求更細。尤其是技術要求,更加精準和嚴格,更是明確指出要降低補貼金額。

  一直以來,新能源客車的發展態勢與補貼政策關係密切。不得不承認,前幾年新能源汽車補貼透支了市場需求,如今隨著補貼逐步退坡,整個行業都面臨著下滑的大趨勢,這也導致行業市場競爭空前激烈。

  另一方面,國內新能源汽車質量問題頻出也是行業面臨的危機。近年來,電動車便被貼上了充電難、續航低、可靠性低等標籤,中通客車身處於行業之中也難免備受質疑。

  就在不久前,公司還曾因著火事故被曝光。據華商報報導,今年5月9日,在子長縣職教中心路邊有一輛公交車起火,當地消防員在接到派警後趕往現場處置,消防員經過20多分鐘的緊張撲救後成功將大火撲滅。起火車輛為中通客車新能源公交車。

  對於車輛著火原因,中通客車至今並未發出相關公告予以說明。《正經社》向上述工作人員詢問此事,對方表示,對於此事並不知情。

  高管層大換血

  危難之際,中通客車高管層也開始動盪。今年8月,中通客車發佈的第十屆四次董事會決議公告顯示,選舉宓保倫先生為公司第十屆董事會董事長,聘任李晨先生、翟正坤先生為公司副總經理。

  此前的7月,公司業績剛一公佈,便傳出了董事長及高管辭職的消息。關於高級管理人員辭職的公告顯示,中通客車副總經理賈開潛、王傳甫,由於工作變動原因,於2020年7月20日向公司董事會提出辭職,申請辭去公司副總經理職務。辭職後,二人將不再擔任中通客車任何職務。

  關於董事長、董事辭職的公告顯示,因年齡原因,中通客車董事長孫慶民於2020年7月20日向公司董事會提出辭職,申請辭去公司董事長及董事職務。另外,公司董事李樹朋由於工作變動原因,於2020年7月20日向公司董事會提出辭職,申請辭去公司第十屆董事會董事職務。

  對此,中通客車董秘辦公室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正經社》,人員配備上可能會有所改變,但整體發展戰略應該變化不大,主要是由集團決定。

  此外,此次辭職的原董事和兩名高管在不到一週時間便入職了與中通客車同一大股東控股的亞星客車。7月28日,亞星客車發佈第七屆董事會第二十一次會議決議公告,審議通過《關於增補公司董事的預案》,擬增補李樹朋為公司第七屆董事會董事,任期至第七屆董事會屆滿,同時聘任賈開潛和王傳甫為公司副總經理。

  此前在2019年,中通客車董事及高層就曾大調整過。

  值得注意的是,高層大換血背後,很可能與中通客車“失寵”有關。”2017年,山東重工集團董事長譚旭光就曾表示,中通客車是山東交工集團的核心業務,在併入山東重工集團之後,將會與旗下濰柴動力、山推股份、濰柴重機、亞星客車、豪沃客車等業務進行有效重組整合及戰略優化。

  加入山東重工後,中通客車便與濰柴動力合作生產並投放濰坊市場的氫燃料客車,其中客車由中通客車生產,搭載的是濰柴動力的電池。但山東重工官方網站上卻只重點強調和宣傳了濰柴氫燃料客車,隻字沒提中通客車。

  來源:官網新聞

  面臨種種危局,中通客車在新上任的董事長帶領下將如何突圍?是否會再次施行彎道超車?《正經社》將持續關注。(思維財經&正經社出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