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健康納入體檢,你會選擇做嗎?
2020年09月20日08:00

原標題:心理健康納入體檢,你會選擇做嗎?

原創 界弟 醫學界

心理疾病有時候比生理疾病影響更大

近日,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發佈了《探索抑鬱症防治特色服務工作方案》,要求到2022年,公眾對抑鬱症防治知識的知曉率達80%,學生對防治知識知曉率達85%。抑鬱症就診率在現有基礎上提升50%,治療率提高30%,年複發率降低30%。非精神專科醫院的醫師對抑鬱症的識別率在現有基礎上提升50%,規範治療率在現有基礎上提升20%。

“工作方案”提出了四個重點任務:加強防治知識宣教、開展篩查評估、提高早期診斷和規範治療能力、加大重點人群干預力度。其中在開展篩查評估中,要求各類體檢中心在體檢項目中納入情緒狀態評估,供體檢人員選用。

對此,溫州醫科大學附屬康寧醫院副院長葉敏捷告訴“醫學界”,心理健康理應納入體檢項目,心理健康出了問題,有時候比罹患生理疾病影響更大。“比如一個人生了胃病,還可以繼續正常工作生活,但如果精神上出了問題,可能什麼都做不了。”

把心理健康納入體檢項目,浙江省已經走在了前面。2019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浙江省精神衛生條例》第十三條中明確要求:有條件的地方可以將心理健康評估納入居民健康體檢項目範圍,城鄉居民參加常規健康體檢,可以自願選擇進行心理健康評估。

2019年12月15日,《光明日報》刊登了《心理健康體檢適合所有人》一文,該文章作者署名陳煒、魏麗麗,是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精神衛生科主任、主治醫師。文中對心理健康體檢的定義為:根據心理學理論,在心理專業人員的指導下,按照一定的操作程式,借助量表、儀器和訪談,對受檢者的情緒、記憶、智力、個性等心理特點做出科學推論和數量化分析,並給予相關心理健康教育和指導。

文中指出,心理健康體檢適合任何群體。“心理健康體檢並不意味著一定有心理或精神疾病,它可以讓我們更加重視每個人的心理健康。比如,當你想要更加充分地瞭解和認識自我;當你遇到了重要的選擇但又感到迷惘;當你感到壓力重重,又無力應對,受到婚姻家庭的關係衝突而不知如何解決;當你感到莫名的恐慌和不安;當你出現食慾減退、失眠、腹瀉等軀體不適症狀,但又查不出軀體的實質性問題……不妨讓自己接受一次心理健康體檢。”

葉敏捷教授遇到過很多心理上出了問題,但一直認為自己生了軀體疾病的患者。“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抑鬱很久了,一直認為是身體出了問題,到綜合醫院的各個科去看,最後才轉到精神科。如果能早點識別,就能減少不必要的醫療資源浪費,患者也可以得到更有效的治療。”

《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中明確指出,我國常見精神障礙和心理行為問題人數逐年增多,我國抑鬱症患病率達到2.1%,焦慮障礙患病率達4.98%。同時,公眾對常見精神障礙和心理行為問題的認知率仍比較低,更缺乏防治知識和主動就醫意識,部分患者及家屬仍然有病恥感。

“工作方案”中對2022年要達到的目標,也是為了為貫徹落實《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中心理健康促進行動的有關要求。葉敏捷教授認為,對於知曉率的要求較容易做到,對於就診率提升50%、治療率提高30%等要求,雖然充滿挑戰,但要達到也並不太難。

“因為我們原來的就診率太低了,所以一旦給予重視了,提升會很快。”葉敏捷教授說,“以前我國成人精神疾病的治療率不到10%,現在雖然有所提升,但也僅僅將近20%,兒童青少年就更低了,單純抑鬱症的就診率肯定不到10%。”

“工作方案”中要求加大“重點人群干預力度”,青少年、孕產婦、老年人群、高壓職業人群都被劃入了重點人群中,葉敏捷教授的專業方向就是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他擔任著康寧醫院的兒童青少年心理中心主任。

葉敏捷 溫州醫科大學附屬康寧醫院副院長

葉敏捷教授指出,我國精神專科醫生本來就缺口很大,兒童青少年專業方向的精神科醫生更少,而青少年兒童在向成人過渡階段,更容易出現精神問題,如果不能給予及時的幫助和干預,到成年後會衍生出更多的問題。

關於兒童精神科醫師的數量,在2019年的中國醫師協會精神科醫師分會年會上,上海精神衛生中心專家謝斌教授在接受《健康時報》記者專訪時稱,2010年全國約有500名左右兒童精神科醫師,這幾年數目有所增加,但目前估計人數不會超過1000人。

“50%以上自殺的青少年都有抑鬱的問題,只是沒有被及時發現識別,這也是為什麼需要提升規範診療的原因。”葉敏捷教授說,“非精神專科醫師主要提升他們的識別能力,青少年兒童與成人的抑鬱表現很不一樣,很多時候你就是感覺這個孩子脾氣特別不好,很煩躁,容易起衝突,通常這種情況被理解為青春期叛逆,如何區分識別很重要,這就要求醫生要掌握抑鬱症的診斷標準,否則很容易被泛化或漏診。”

“工作方案”中重點任務的第三條就是“提高早期診斷和規範治療能力”,要求各級醫療衛生機構要規範、持續開展抑鬱症防治等相關知識培訓。加大對非精神專科醫院醫師的培訓,提高其識別抑鬱症的能力,並及時轉診。

葉敏捷教授表示,這也是面臨的挑戰之處,一是要對抑鬱症患者能能有效的識別和篩查,二是要規範治療。“一些沒有經過規範訓練的的醫生,可能會過度治療,這就需要製定一個規範化的診治方案,在培訓中進一步強化。”

對於診斷和治療方案的評估,葉敏捷教授一向非常謹慎,他表示在“工作方案”落地過程中,需要關注抑鬱症診斷治療的擴大化,不能把還未達到抑鬱症診斷標準、不需要藥物強製干預的,作為抑鬱症去收治。

對於這個“工作方案”的發佈,葉敏捷教授認為確實很好,他在臨床上看到了大量因不能及時診治而釀成痛心後果的案例。他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出發點,提升公眾對抑鬱症的關注,提升公眾的防治意識,提升對抑鬱症的識別診斷率,只要有決心去做,就可以做到。

來源:醫學界

作者:田棟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