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公開賽後九洞瑞德徹底爆破 打爆77杆直線滑落
2020年09月20日13:29

  香港時間9月20日,帕泰利克-瑞德喜歡苦戰。可是星期六後九洞對他而言也太苦了。

  耐心、救球、短杆技術將帕泰利克-瑞德放在了美國公開賽領先位置,可是翼腳第三輪後九洞,一切都化為烏有。兩個小時錯過果嶺,糟糕球位,再加上分分鍾惡化的推杆,取代了上述的那些好品質。

  帕泰利克-瑞德在後九洞吞下6個柏忌1個雙柏忌,打出43杆,高於標準杆8杆,第三輪交出77杆,高於標準杆7杆。

  美國隊長的排名從第一位滑落到並列第11位。進入星期天的時候,他的三輪成績為213杆,高於標準杆3杆,落後領先者馬修-沃爾夫8杆。後者開始星期六的時候落後帕泰利克-瑞德4杆,可是打出65杆之後,攀升到了第一位。

  “好吧,我的壞球全部都清理乾淨了,”帕泰利克-瑞德在問到從這一輪吸取到什麼教訓時說,“這是那種很不順的一天。我上不了球道,從那裡開始,我全天都在長草中猜東猜西。真的很難,相當殘酷。”

  9個壞洞肯定不會改變人們對2018年美國大師賽冠軍的敘述。他相信翼腳像本週這樣佈置——狹窄球道、豐茂長草、艱難果嶺,要求世界頂尖高手打出最好水平——有助於他取得成功。

  當球場星期五艱難起來的時候——比星期四第一輪難了2.5杆——帕泰利克-瑞德並不吃驚他在週末開始之前處於榜首位置。“我喜愛苦戰,”他在星期五太陽西沉,離開球場的時候說。的確,那一天他打出66杆,低於標準杆4杆。

  可是星期六日落時分,卻是不同故事。一方面,馬修-沃爾夫(2條球道)和布賴森-德尚博(3條球道,70杆,落後2杆單獨第二)處理長草處理得不錯,另外一方面,無法預測的球位卻搞殘了帕泰利克-瑞德。

  “當你進入長草濃密區域的時候,小球看上去會一路沉到草根之下,你只能先挖出來。今天我的短杆技術未能救到我,”帕泰利克-瑞德說。

  在前45個洞,他錯過了35條球道中的23條,可是每個洞平均只用1.44推,這讓他仍舊以低於標準杆5杆處於領先位置。可是在最近的9個洞中,帕泰利克-瑞德錯過了8條球道中的7條,平均用了1.77推。

  在前兩輪,他一切一推,15次救到了10次帕。星期六,他9次救球只成功了1次。

  在後九洞的推杆噩夢之中包括13號洞“兩推”。在那裡他從果嶺前方推球,一直推到了果嶺後方的裙邊,然後在那裡需要兩推才拿下(果嶺邊緣推球在正式的數據中不視為推杆)。14號洞和16號洞,他的保帕推杆都涮洞而出。17號洞,他的8英呎保帕推杆錯失了。他的手放在下巴上,不敢相信的向下乾瞪著。

  “這是那種我擊出了高品質好球,可是最終卻落在了果嶺上,我推杆不得不保守,無法激進的一天,”帕泰利克-瑞德說。

  自從1998年,從來沒有一個球員在4杆之外衝上去贏得美國公開賽。有鑒於星期六的狀況,帕泰利克-瑞德要改變這一點機會非常小。可是他善於打苦戰。

  “任何人處於我的位置上都會感到沮喪,特別是今天開始的時候我處於領先位置,”他說,“好事情在於總有明天,正如我說的,這是美國公開賽。”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