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被親媽趕出家門的他 如今是NBA最硬的男人
2020年09月14日16:02

  在季後賽開打之前,占美-畢拿放話熱火要拿下冠軍。

  “我不管其他人怎麼想,我們就是奔冠軍去的”,而就像畢拿說的那樣,大多數人都把他的話當作耳旁風。

  但就在幾天前,畢拿帶領的熱火兵不血刃地以4比1淘汰了聯盟第一——爭冠熱門公鹿。

  熱火也成為今年最早晉級分區決賽的球隊。

  季後賽迄今為止,他們只輸了一場球。

  誰能想到,畢拿讓熱火時隔6年再度打進分區決賽。

  誰又能想到,17年前被親生母親趕出家門的畢拿,現在卻把MVP趕出了季後賽。

  “牛仔”遇到“天使”

  德克薩斯州為NBA輸送了203名球員,其中不乏奧尼爾、德士拿、洛文這樣的名人堂球員。也不乏艾迪列治和保殊這樣的全明星常客。

  占美-畢拿是這203名德州人中的一員,也是小鎮湯博爾出產的唯一一位NBA球員。

  畢拿出生成長的湯博爾的常駐人口,不到10000人。和許多出身貧寒的底層小鎮黑人一樣,占美-畢拿有一個不堪回首的童年。

  在小占美13歲那年,他的親生母親將他趕出家門的事情,已經廣為球迷所知。

  據畢拿回憶,當時他的母親只撂下了一句話,“我不喜歡你的樣子,你走吧”。

  或許就像字面意思說的那樣,畢拿長得太醜以致於讓親生母親拋棄了他。

  但或許也是,單身母親無力撫養家庭,她選擇留下了小占美的哥哥姐姐,殘酷地扔下了13歲的小占美。

  換作各位,如果在13歲的年紀被趕出家門,你能做些什麼呢?

  很顯然,你無力去改變這一現狀。小占美只能在每個夜晚,輪流借宿在朋友家,就這樣硬著頭皮,過了4年流離失所的生活。

  直到小占美17歲那年,他在籃球場上結識了佐敦-萊斯利。這個日後成為他一生摯友的人,將他帶回了家。

  而佐敦-萊斯利天使般的母親——米歇爾-蘭伯特將可憐的小占美,留在了自己家裡。

  這看起來是又一個類似《盲點》(奧斯卡獲獎電影,以NFL球員米高-奧赫為原型)的故事。

  從此,占美-畢拿結束了自己4年流離不定的借宿生活。

  雖然還是寄人籬下,但現在的占美-畢拿擁有了願意接納他的家庭,他的人生也翻開了新的一頁。

  “收留畢拿並不輕鬆,總有人會過來跟你說這說那,勸你不要把他留下來。”米歇爾-蘭伯特說道。

  “第一次看到他,他在樓上躲著我們,不願意下樓,讓佐敦下來給他拿食物。我猜他在想,如果我們不碰面,那麼就沒有人知道他在那裡。”

  畢拿打趣地回憶道:“當時我在想,如果他們不知道我待在這裏,那就沒有人可以把我給趕出去。”

  很顯然,經過數年的生活,米歇爾-蘭伯特和她的家人用溫暖的胸懷融化了當時占美-畢拿對外界的防備。

  畢拿開始和佐敦-萊斯利一樣,不再把米歇爾-蘭伯特叫作Madma,而是喚作Mother。

  “人們總說血緣關係,但真正的家人是那些,節日會陪伴在你身邊,當你第一次上場比賽、第一次正選時在你身邊的人。”占美-畢拿說。

  “如果你問我誰是我的家人,我會想到是米歇爾,和她的家人。”

  毋庸置疑,占美-畢拿對米歇爾一家充滿了感激,而米歇爾的角色弧光,在此時卻顯得更加絢爛,她是真心把畢拿當作自己的孩子。

  “比起我們給予占美的幫助,他給我們帶來的遠遠更多”。

  “他們收留我並不因為我是籃球運動員,也不是因為現在的我能被ESPN採訪,而是因為他們是好人,他們覺得收留我是正確的事情。”

  “如果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的我。”

  畢拿說的沒錯,如果他沒有遇到米歇爾-蘭伯特,那麼他的人生是否會走上另一個方向?

  我們無法猜測平行時空的畢拿會如何,但在這個遇到米歇爾-蘭伯特的時空裡,小占美的籃球夢不再被生計阻礙,開始枝繁葉茂。

  馬奎特淬火,芝加哥逆襲

  儘管畢拿在湯博爾小有名氣,但放眼全國,他只是一個和成千上萬同齡人一樣,做著打進NBA夢想的高中男生而已。

  當畢拿高中畢業,在專業的選秀網站上。也只被評為兩星高中生。

  很顯然,沒人覺得他能打進NBA。甚至連NCAA也沒向這位小鎮青年拋出過橄欖枝。

  高中畢業後,畢拿去了泰勒社區學院打球,頑強的他在這所大專院校發光發熱。

  第二個賽季,畢拿成為了球隊的隊長,打出場均19.9分8.7籃板的漂亮數據。

  而在這裏,畢拿遇到了他人生中另一個“貴人”。

  某天,馬奎特大學的布茲-威廉斯到現場考察球員,他的第一目標本不是畢拿。但是畢拿卻憑藉自己的表現,進入了布茲-威廉斯的視線。

  比賽結束後,布茲-威廉斯見到這位未來NBA球星的第一句話是——“占美,你打得爛透了。”

  在布茲-威廉斯獲得馬奎特大學主教練聘書後,當天淩晨兩點他就打電話給畢拿向他提出了這樣的一個問題:你願意來馬奎特大學打球嗎?

  一切就這麼順理成章了,那個輾轉在各家流浪的小屁孩拿到了大學的獎學金,成為又一名從大專聯賽“曲線救國”進入NCAA的球員。

  我們都知道畢拿可能是全聯盟最強硬的人,但他一直如此嗎?

  儘管從小就品嚐過生活的殘酷,但從前的畢拿並不像現在那樣堅如磐石。很難想像,在馬奎特大學打球的畢拿居然會逃避訓練。

  “當時的我總是在想,我要回家,我要轉學,教練對我實在是太嚴格了。當時我是第一次離家那麼遠,我還是個孩子而已。”畢拿回憶道。

  布茲-威廉斯嚴苛的訓練讓畢拿感到畏懼,“我理解他為什麼想要回家,我真的非常嚴厲,原因是我認為他有潛力成為球隊有用的一份子”。

  當然,畢拿沒有“臨陣脫逃”,籃球最終還是征服了“思鄉症”。

  經過布茲-威廉斯的鍛造,畢拿和韋迪、李維士、馬菲斯、克羅達這些馬奎特大學出產的硬漢一樣,成為了又一個流血流汗不流淚的強硬男人。

  如果說米歇爾-蘭伯特在生活中為畢拿提供了一片瓦遮頭,那麼布茲-威廉斯的指導,則讓畢拿在籃球場上找到了自己的立足之地。

  這份強硬,讓畢拿成為了第一位入選NBA的湯博爾小子。

  “被選中那一刻,我把頭窩在媽媽的懷裡大哭,因為我知道我的付出獲得了回報。”

  “人們總說我打不進NBA,拿不到大學文憑,說我做不到這個做不到那個。但現在我證明我是對的,我做到了。”

  儘管新秀賽季的畢拿在公牛隻是干髒活累活,但足夠強硬的他得到了鐵血教練錫伯杜的賞識。

  12-13賽季,戴歷-路斯因傷報銷,二年級的畢拿抓住機會成為公牛的常規輪換,但畢拿表演的舞台,是在更考驗人的季後賽。

  12-13東岸準決賽面對衛冕冠軍熱火,公牛不僅缺少核心路斯,還折損了主力鄧恩和隊長軒歷治。

  畢拿在此時臨危受命。

  雖然最終他們還是以1-4輸給了熱火,但他和尼特羅賓遜組成的救火後場讓對手不得不嚴陣以待,同時讓公牛可以昂著頭離開賽場。

  這輪系列賽,二年級的畢拿場均15.6分成為球隊得分王,而且五場比賽里有三場打滿48分鐘。

  從此,堅毅的鬥志成為畢拿的代名詞。

  隨著路斯傷病難癒,公牛也開始換血。深得錫伯杜喜愛的畢拿開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球隊核心,為老大哥們排憂解難。

  14-15賽季,畢拿打出場均20分5.8籃板3.3助攻的表現入選全明星,精彩地寫下一個小人物的逆襲故事。

  真誠的“無恥混蛋”

  從籍籍無名的小人物逆襲為NBA球星,僅僅是畢拿職業生涯的第一個挑戰。

  儘管畢拿已經成為了在賽場上發號施令的球隊核心,但不是每個人都覺得畢拿是合格的領袖。

  有人喜歡他的強硬(比如錫伯杜),也有人覺得他的強硬放在這個年代不合時宜,甚至這種強硬導致的不合群毀掉了他所帶領的球隊。

  18-19賽季,剛剛帶領木狼重返季後賽的畢拿一下子從球隊老大變成了全民公敵。

  開賽不久,畢拿就主動申請交易,原因是畢拿覺得兩名年輕核心缺乏求勝的慾望,而唐斯也對畢拿一直以來的嚴苛要求開始厭煩。

  “我對他嚴厲嗎?是的,那就是我。”

  “我不是球隊里最有才能的人,誰是球隊最有才能的人?是唐斯。誰是球隊最有天賦的人?是維基斯。但誰打得最努力?是我!”

  “我是打得最努力的那個人,每次訓練、每次比賽我都傾盡全力,那是我的熱情所在,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式領導球隊,這就是我的方式。”

  畢拿在用自己認為正確的方式去指導後輩們,但在後輩眼裡,畢拿卻是個不合時宜的混蛋。

  根據媒體的報導,畢拿在訓練中帶著球隊後備打爆了唐斯帶領的正選。

  在比賽里,他不斷地朝著唐斯、維基斯、主教練錫伯杜,還有在場的總經理史葛-萊登噴垃圾話——“你們需要我,史葛,沒有我你們贏不了球”……

  的確,這樣的所作所為不符合我們對常規意義上領袖的認識,但以此就對畢拿扣上“問題球員”的帽子,合適嗎?

  不論是在木狼噴隊友,還是後來在76人噴教練,畢拿的出發點都只有一個——為了勝利。

  “我所做的事情都是以贏波為出發點。這樣(指在木狼的鬧劇)是不是一個好的方式?我承認不是。但當時的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這就是我的風格。”

  “我對於一切都非常誠實,即便這種誠實有點傷人。但問題就出在這裏,其他人都害怕這種誠實。”

  “如果當時有人在訓練中站出來對抗我,任何人都可以,說占美你不應該這麼做。這是球場上的問題,我不會當作私人恩怨,而且我會覺得他可能是對的。但大家都不誠實,大家都在含糊其辭。”

  我們看到了畢拿“混蛋”的一面,但卻選擇性忽視了木狼以及後來76人的問題。

  自從畢拿離開後,木狼戰績一落千丈,76人季後賽首輪就被橫掃。

  似乎只有畢拿苦口婆心地告訴了大家真相,只是那時候,大家歌照唱舞照跳,還把誠實的畢拿給趕走了。

  與畢拿合作多年的錫伯杜表示,“對於他團結球隊做的努力,怎麼讚美都不為過。他所做的任何事都指向勝利,他只是想贏波”。

  今年東岸準決賽首戰,畢拿拿下40分帶領熱火擊退聯盟了1號種子公鹿。

  昔日隊友艾比迪開始在Twitter上懷念畢拿,“如果畢拿還在76人,我會輸得這麼慘?”

  大概沒有多少人能想到,熱火能夠給公鹿一個下馬威。而畢拿在首戰擒鹿的第四節,8投6中獨自拿下15分,讓公鹿球員望風披靡。

  如同一直看好熱火取勝的名宿佩堅斯所說,“在熱火面前,我從字母哥的臉上看到了一絲恐懼”。

  這絲恐懼,來自於熱火強悍的球隊氣質,而畢拿正是將這項氣質昇華的球隊靈魂。

  當熱火淘汰公鹿後,每個人都來吹畢拿的彩虹屁,似乎一夜之間他又從媒體口中“糟糕的問題球員”變成了“球迷寵兒”。

  但事實上,畢拿一直是那個誠實的畢拿,從未改變。只是,人們又開始能欣賞他的誠實了。

  正如斯法烏斯特拉所說,“畢拿是一個相當可愛的傢伙,只不過他不想讓人們知道罷了”。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