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打擊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小人?
2020年09月13日16:23

原標題:該怎麼打擊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小人?

原創 Matthew Hutson 酷炫腦

《教父》

以下為朗讀小哥哥全文音頻

作者 | Matthew Hutson

翻譯 | Kolibri

改寫 | 沛大星

審校 | 酷炫腦主創 & Yael

朗讀 | 油餅甜甜

美工 | 雪今金

編輯 | 吳湘蓉

一個人在不起眼時所採取的行為方式,才是有效預測他在萬眾矚目之時行事風格的指標。

在2012年舉行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米歇爾·奧巴馬對台下的聽眾說道:“做總統不會改變你是誰,它只會揭示你最原本的樣子。作為總統,當你做出一個決定時,能指引你的只有你自己本身的價值觀、眼界以及讓你成為現在的自己的那些過往經曆。”

確實如此,擁有權力會使你解除壓抑、暴露真實性格、釋放內在自我。當你獲得權力時,如果你之前就很惡毒,那你會變得更殘酷,如果你之前是善良的人,你就會更加善良。

我們可以把權力理解為不受外界干涉地對他人施加控制、予奪資源。如果你想發掘自己的真實天性,你首先要擁有一點點權力。想像一下,有一天你突然成為總統,或者實際一點地說,成為工作部門的主管,你會展現出怎樣的內在自我呢?

英國亨利二世:力量可以釋放你的壓抑,釋放你的本性。但你如何處理權力取決於你在獲得王冠之前是誰(倫敦國家肖像畫廊)

是否擁有權力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人們是否會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在2008年開展的一項實驗中,受試者被要求回憶自己控制別人或者別人控制自己時的情景,然後畫出一個外星人。正式繪畫之前研究人員會給他們展示一些長有翅膀的外星人,結果發現,當受試者回憶起自己被別人控制的情景時,展示給他們的長翅膀的外星人會增加他給自己的外星人畫上翅膀的概率,這是一種順從的表現。

而當受試者回憶起自己控制別人的情景時,自己畫的外星人則不易受到展示形象的影響,他們會繼續遵循自己的創作慾望畫出外星人的樣貌。在另一個實驗中,參加實驗的大學生被要求分組完成一個合作任務,其中一個被指派為組長的受試者通常比其他成員更傾向於表達自己的真實感受和態度。

除此之外,當我們擁有了權力,我們會在追求目標的過程中少一些考慮、多一些執著。在一組系列實驗中,研究人員讓兩組受試者分別回憶自己擁有權力和沒有權力的生活片段,然後問他們一些類似於“想和什麼樣的室友住在一起”、“想要買什麼樣的車”等選擇性問題,結果發現回憶自己擁有權力的受試者回答問題時的考慮時間會顯著少於另一組,而且他們會傾向於打斷與自己意見相左的人。

總的來說,擁有權力會讓我們更加直接地表現出真實的自己,權力對自我表達的影響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使我們擺脫了對他人的依賴,讓我們可以無視他人的意見,從容自由地追求自己的目標,權力帶給我們的信心也能夠讓我們更加清晰地認識自己的目標,有了明確的目標,我們就可以行動了。

《辛德勒的名單》

然而,人的很多目標都是自私的,這似乎印證了歷史學家阿克頓勳爵(Lord Acton)說的那句話:“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就會導致絕對的腐敗”,但實際上並沒有那麼簡單。心理學家梅麗莎·威廉姆斯(Melissa Williams)認為權力與道德的關係十分複雜,她歸納出影響權力道德化與非道德化的四大因素:性格,個人主義,價值觀和權力慾望。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態度又叫做馬基雅維利主義,而自戀和馬基雅維利主義的特質會因權力而變得更加強烈。荷蘭的一項研究發現,在225名職業經理中,那些在馬基雅維利主義特質上得分較高的人,往往會被其下屬反映他們太過於嚴厲刻薄。

其實,突出的領導力與一些積極的人格特徵高度相關。在荷蘭開展的一項研究中,81名公司領導接受下屬的評價,員工對老闆的人格特質和領導風格分別進行評價,最後發現,誠實謙遜的老闆更有責任感,隨和的老闆更願意支援員工的創新思維,他們更願意為下屬創造機會開展工作,而非命令、強迫他們去做事。

另一個有影響的個性特徵是一個人的負罪感,那些碾死小動物都會有很強負罪感的職業經理人通常會在工作中表現出更多的責任感,也因此在同事間獲得更高的評價。

除此之外,社會責任感對於做一個好領導來說也非常重要,如果老闆在日常工作會議中表達出越多的社會責任感並付出相應的行動,他就越有可能被下屬評價為開明的領導者,而不是苛刻的資本家。

《天將雄獅》

除了上述的性格特質外,把自己看成是團隊中的一員還是獨立個體也會影響人們的領導風格。一項針對53名高層管理者的研究評估了他們的自我精神和團體精神,結果發現越自我的管理者越有可能在工作中出現“濫用權力的行為”,得到的評價也比較消極;而更有集體主義精神的管理者則會在工作中表現出更多的熱情和變革思維,得到的評價也多為正面。

其實,人的自我或集體主義精神與個人價值觀有很重要的聯繫,也與個人文化背景密不可分,大多數情況下,拉美裔美國人會比歐洲裔美國人表現出更多的集體主義精神,也更願意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幫助而非欺負他人。

對權力的渴望也會影響一個人對權力的使用:你有多渴望擁有權力?為什麼渴望擁有權力?在一項研究中,受試者被告知自己的領導地位隨時可能被表現更出色的人取代,這時,那些對權力有著強烈慾望的受試者更傾向於排擠有才華的小組成員,甚至用阻礙團隊績效發展的方式來鞏固自己的領導地位;而那些更希望獲得大家尊重的受試者往往不會像統治欲強的人那樣自私。

總而言之,雖然人的行為選擇取決於多種個人和環境因素,但顯而易見,性格特點和擁有權力之後的表現存在較高的相關性。道德感和責任感強的人掌握權力後往往也非常隨和、坦誠、謙遜並且樂於合作。而與之相對的,自戀、自我主義、馬基雅維利主義特質強的人擁有權力後則可能更暴躁、更苛刻。

《判我有罪》

然而,正如我們常說的一句古話:“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知道這些不一定意味著你能真正地認清自己。

當然,判斷別人在獲得一定的權力後是不是一個優秀的掌權者可能更容易,但為什麼要通過他的領導風格來評估他的性格呢?我們學會了這個規律之後大可以在他們獲得權力之前評估他們的性格,然後預測他們獲得權力時會是什麼樣子,這種能力對於從事人力資源管理等職業的人來說非常有幫助。

對於我們普通小老百姓來說,這種能力也很有用,比如給單位領導投選票等,候選人們在選舉的時候往往不太可能說出發自內心的話,但我們可以考慮的一件事是:當他沒有參加競選時他是個怎樣的人?他在做什麼?是只做那些表面上的工作,還是真正為組織做出了自己的貢獻?

簡而言之,當人們獲得權力時,不要期望他們的行為與以前有顯著的不同。好人不會突然變成混蛋老闆,苛刻的人也不會一下子變成儒雅領導。一個人在不起眼時所採取的行為方式,才是有效預測他在萬眾矚目之時行事風格的指標。

參考文獻(點擊滑動查看)

1. Galinsky,A., Magee, J., Gruenfeld, D., Whitson, J., & Liljenquist, K. Power reducesthe press of the situation: Implications for creativity, conformity, anddissonanc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5, 1450-1466 (2008).

2. Galinsky,A., Gruenfeld, D., & Magee, J. From power to ac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and Social Psychology 85, 453-466 (2003).

3. Anderson,C. & Berdahl, J. The experience of power: Examining the effects of power onapproach and inhibition tendenci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Psychology 83, 1362-1377 (2002).

4. Guinote, A.Power and goal pursuit.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3,1076-1087 (2007).

5. Kraus, M.,Chen, S., & Keltner, D. The power to be me: Power elevates self-conceptconsistency and authenticit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47,974-980 (2011).

6. Williams,M. Serving the self from the seat of power. Journal of Management 40, 1365-1395(2014).

7. Blickle,G., Schlegel, A., Fassbender, P., & Klein, U. Some personality correlatesof business white-collar crime. Applied Psychology 55, 220-233 (2006).

8. Wisse, B.& Sleebos, E. When the dark ones gain power: Perceived position powerstrengthens the effect of supervisor Machiavellianism on abusive supervision inwork teams.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99, 122-126 (2016).

9. de Vries,R. Personality predictors of leadership styles and the self–other agreementproblem. The Leadership Quarterly 23 809-821 (2012).

10. Schaumberg,R. & Flynn, F. Uneasy lies the head that wears the crown: The link betweenguilt proneness and leadership.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103, 327-342 (2012).

11. De Hoogh,A. & Den Hartog, D. Ethical and despotic leadership, relationships withleader’s social responsibility, top management team effectiveness andsubordinates’ optimism: A multi-method study. The Leadership Quarterly 19,297-311 (2008).

12. Johnson,R., Venus, M., Lanaj, K., Mao, C., & Chang, C-H. Leader identity as anantecedent of the frequency and consistency of transformational, consideration,and abusive leadership behaviors.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97, 1262-1272(2012).

13. Chen, S.,Lee-Chai, A.Y., & Bargh, J.A. Relationship orientation as a moderator ofthe effects of social power.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0,173-187 (2001).

14. Torelli,C.J. & Shavitt, S. Culture and concepts of power. Journal of Personalityand Social Psychology 99, 703-723 (2010).

15. Zhong,C.B., Magee, J., Maddux, W., & Galinsky, A. Power, Culture, and Action:Considerations in the Expression and Enactment of Power in East Asian andWestern Societies, in Ya-Ru Chen (ed.) National Culture and Groups (Research onManaging Groups and Teams) Emerald Group Publishing Limited, Bingley, United Kingdom(2006).

16. DeCelles,K., DeRue, D., Margolis, J., & Ceranic, T. Does power corrupt or enable?When and why power facilitates self-interested behavior. Journal of AppliedPsychology 97, 681-689 (2012).

17. Van Dijk,E. & De Cremer, D. Self-benefiting in the allocation of scarce resources:Leader-follower effects and the moderating effect of social value orientations.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2, 1352-1361(2006).

18. Maner, J.& Mead, N. The essential tension between leadership and power: When leaderssacrifice group goals for the sake of self-interest.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Social Psychology 99, 482-497 (2010).

19. Son Hing,L., Bobocel, D., Zanna, M., & McBride, M. Authoritarian dynamics andunethical decision making: High social dominance orientation leaders and highright-wing authoritarianism follow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Psychology 92, 67-81 (2007).

20. Williams, M.J., Gruenfeld, D.H., &Guillory, L.E. Sexual aggression when power is new: Effects of acute high poweron chronically low-power individual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Psychology 112, 201-223 (2017).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酷炫腦長期徵集腦科學、心理學類文章,歡迎投稿

投稿請發郵箱:2829023503@qq.com

點這裏,讓朋友知道你熱愛腦科學

原標題:《該怎麼打擊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小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