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彈專家陳定昌院士去世 今年共和國已送別25位院士
2020年09月08日12:31

原標題:導彈專家陳定昌院士去世 今年共和國已送別25位院士

圖說:陳定昌院士 來源:中國航天科工.jpg
圖說:陳定昌院士 來源:中國航天科工.jpg

圖說:陳定昌院士 來源:中國航天科工

新民晚報訊(記者 郜陽)記者獲悉,導航製導與控製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第二研究院研究員陳定昌,因病醫治無效,於2020年9月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3歲。

陳定昌,1937年1月生於上海,籍貫江蘇鎮江。1963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無線電系。後任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科技委顧問、二院科技委顧問。曆任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科技委副主任、二院院長、二院科技委主任。2009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

陳定昌長期從事高精度無人飛行器技術、高精度探測與製導技術和仿真技術研究工作,先後主持或參與多個國家重點科研項目,取得了多項國家重大工程技術成果。回顧幾十年的航天生涯,他曾自謙,自己並不是思維超前,而是在考慮問題時喜歡從全局出發,從國家整體利益考慮。“我一生的最大追求,就是在實現中國夢上做了一些工作。”

至此,2020年,共和國已送別25位院士。

1月4日,中國工程院院士、葉輪機械與動力工程專家蔣洪德,因病在京逝世,享年78歲。蔣洪德時常教導學生安心科研、心繫中華:“作為國家支柱產業之一的能源工業,其市場不能完全被外國占有,需要不斷地自主創新。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需要勤勤懇懇、有恒心和毅力,不被眼前的利益所誘惑,最終給國家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1月7日,中國工程院院士、神經藥理學家池誌強,因病醫治無效,在上海逝世,享年95歲。池誌強是我國著名的藥理學家、神經藥理學學科的開拓者之一,是防護輻射損傷特種藥物研究和6003國防科研大協作組的首席科學家,為我國國防科研和藥學事業的振興、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1月19日,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加速器物理學家方守賢,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方守賢長期從事加速器科學技術前沿研究,是我國高能加速器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曾領導團隊建造了我國第一台高能加速器——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開啟了我國基於粒子加速器的高能物理實驗研究。

1月24日,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物理學家李方華,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8歲。李方華主要從事衍射物理、高分辨電子顯微學和晶體學研究,在高分辨電子顯微像的襯度理論和圖像處理理論與方法研究、微小晶體結構測定、原子解像度晶體缺陷測定以及準晶體學的研究中做出了重要貢獻。

2月14日,中國科學院院士、生態學家孫儒泳,因病在廣州逝世,享年93歲。他常年從事生態學教學和科研,撰寫和參與撰寫的專著、譯著、高校教材等共16種。他曾評價自己“不是天才,甚至算不上聰明。優勢只在於一旦確定目標就兢兢業業,從不左顧右盼,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2月15日,中國工程院院士、機械製造與自動化專家段正澄,因病在武漢去世。段正澄院士是段氏伽馬刀發明人,他的伽馬刀用於腫瘤治療,惠及近百萬人。學生們都叫他“機械狂人”,因為他認準的事從不放棄。他曾告訴學生們,做科學研究要耐得住寂寞,不能外面來一個“脈衝”,自己就要“震盪”。

2月23日,中國科學院院士、分析化學家周同惠,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 他籌建了中國興奮劑檢測中心。曾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身邊人覺得他像個老頑童,他也曾說,“玩”與動手是自己的專業“啟蒙老師”,正是“玩”培養了對科學的興趣,也正是動手,讓他除了理論學習外,具備了紮實的實踐分析能力。

2月23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公路工程專家沙慶林,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9歲。 他先後主持“六五”“七五” 和“八五”國家重點攻關項目,各項成果應用已形成我國高等級公路修建模式。沙慶林把一生奉獻給我國公路,他曾說:“我覺得為國奉獻永遠是我的天職,路永遠走下去,讓它在我的腳下不斷地伸延,伸延。”

2月24日,中國工程院院士、農業工程學家蔣亦元,因病在哈爾濱逝世,享年92歲。蔣亦元自小受“科學報國”的感召,立誌獻身農業,將畢生心血揮灑東北黑土地。他曾說:“一個人若能夠把自己的一生看做一個整體,就能夠激發出自身潛在的勇氣和能力,就能夠在人生的岔路口作出正確選擇,把握自己的命運。”

3月15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大地測量學家寧津生在武漢逝世。 寧津生長期從事大地測量領域的研究,在大地水準面、地球重力場模型、國家天文重力水準網等方面成果顯著,被譽為“大地之星”。正如2016年第二屆“感動測繪人物”組委會給他的頒獎詞所評價:“地球重力場,天地大舞台。滿腹經綸,國之棟樑。一生相許,矢誌不渝。”

3月19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建築學專家李道增,因病在北京去世。李道增專精於劇場設計,通曉中外劇場的曆史發展,北京天橋劇場、中國兒童劇場、新清華學堂等均為其代表作。他堅持中國建築文化的傳承與創新,形成了“新製宜主義的建築觀”。他曾表示:“文化是建築的靈魂,是最根本的。”

3月27日,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植物資源與植物化學家周俊,因病在昆明逝世。他曾擔任昆明植物所副所長、所長多年,並籌建了該所植物化學與西部植物資源持續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目前該研究室已經成為我國最大的植物化學研究中心之一。他一生醉心研究,曾自謂:“黑龍潭畔情長久,歲月催人老,情多久,天知道。”

3月28日,中國工程院院士、骨科專家盧世璧,因病在北京去世。他先後參與了1966年邢台地震、1975年營口地震、1976年唐山地震、2008年汶川地震等四次大地震的救援工作。他曾說:“醫者仁心的‘仁’,其實還是兩個人——醫生和病人。醫患之間共同承擔著風險,應該相互信任。”

4月12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化學纖維專家鬱銘芳,因病在上海逝世。20世紀50年代,鬱銘芳參加籌建我國首家自行建設的合成纖維實驗工廠,紡出了我國自己製造的第一根合成纖維,成為我國化纖領域的奠基人和學科帶頭人之一。他曾說:“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科技工作者,在過去的50多年里,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工作。”

5月3日,中國科學院院士、物理化學家張乾二逝世,享年93歲。張乾二曾說:“科學家必須熱愛他的工作。如果一個科學家不為探求真理,只為求名求利,在科學方面就不會有什麼成就。所以真正的大科學家首先必須是一個純粹的人,純粹為科研興趣,或純粹為國家需要。”

5月20日,中國科學院院士、空間物理學家萬衛星,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62歲。作為我國行星物理學奠基人之一,萬衛星院士擔任了中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天問一號”首席科學家,對中國行星科學發展做出了開拓性貢獻。

6月25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土木結構工程和防護工程專家陳肇元,因病在北京逝世。陳肇元先後從事竹結構、地下工程、防護結構、高強高性能混凝土、工程結構耐久性等多個領域的研究,為我國工程建設和國防事業作出了卓越貢獻。他曾說:“從事工程技術而非單純從事理論探索的人,還是更要緊跟所處時代的需求。”

6月30日,中國工程院院士、生殖內分泌專家肖碧蓮,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肖碧蓮長期從事婦產科、生殖內分泌等的研究工作,20世紀60年代在我國開展研製口服避孕藥的低劑量和合理配伍研究做出重要貢獻。肖碧蓮一生致力於維護女性生殖健康,“為廣大女性提供完備的避孕手段,是利國利民的大事。”

7月2日,中國工程院院士、衛星導航定位專家許其鳳,因病醫治無效,在京逝世,享年84歲。多年前,由於GPS系統提供的定位和授時服務水平較高,很多人建議我國參考GPS的衛星星座方案進行布設,但許其鳳堅持反對,力主“另起爐灶”,為推動我國衛星導航系統發展做出了珍貴貢獻。

7月9日,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大學教授童秉綱,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童秉綱是著名的流體力學家與力學教育家。他率先開拓了導彈動導數的計算方法,併發展了氣動熱力學理論和新方法,在航天工程中取得顯著成績。他一直秉承著與時俱進的科研理念,“做科研不能一成不變,要不斷髮現新方向。”

7月13日,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工業大學教授曾毅,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2歲。曾毅同誌長期從事病毒學研究,他是中國最早從事愛滋病研究的科學家之一,在我國首次分離出HIV毒株,率先研製出中國HIV的快速檢測方法。

7月21日,地理與地貌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蘭州大學資源環境學院教授李吉均,因病逝世,享年87歲。李吉均,主要從事現代冰川與第四紀冰川、黃土沉積與地貌演化等研究。他把自己最好的年華,全都獻給了祖國西部,被人尊稱為“大先生”。他曾在自己80歲的生日時,對著學生說:“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7月24日,中國工程院院士,三峽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總工程師鄭守仁,因病在武漢逝世。自1993年受命主持三峽工程的工程設計以來,鄭守仁在這裏一待就是20多年。他成功解決多個重大難題,為國家節省了巨額投資,提前了工程工期,取得巨大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他說:“作為一名水利人,能參與三峽工程是最大的幸福。只要三峽工程需要我一天,我就在這裏堅守一天。”

8月27日,中國科學院院士、腐蝕科學與電化學專家、浙江大學教授曹楚南,因病醫治無效,在浙江杭州逝世,享年91歲。曹楚南得出的動力學理論方程式讓我國的腐蝕電化學在理論上有了重大突破,更為鋁合金在日常生活中的應用工藝提供了理論基礎。他曾寫道:“其實,治學要用笨功夫是大家都知道的道理,只是我對於這個道理,是通過學習中的成功與失敗和工作中的摸索,比較晚才切身領悟到的。”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