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貼腿、卡屁股”的leggings上班,到底冒犯了誰?
2020年09月07日07:16

原標題:穿“貼腿、卡屁股”的leggings上班,到底冒犯了誰?

原創 簡單心理 簡單心理

江湖邊、Doubleqian ✑ 撰文

Leggings是一種緊身打底褲。跟普通褲子的不同之處是:它非常鮮明地勾勒了臀部和腿部線條。

通俗說法就是:“貼腿、卡屁股,還有非常明顯的襠線”。

現在這種褲子是運動人士的標配。它的設計靈感最初來自於舞蹈演員,後來伴隨20世紀80年代合成纖維技術的成熟和有氧運動而興起,又碰上了21世紀的瑜伽而變得廣受歡迎。

放在以前,人們會在穿leggings時有意選擇稍長的上裝,遮擋臀部。

但如今,女孩們直接穿著它(和短上衣)走出健身房。

在城市的拳擊館、普拉提、健身房、街舞社周圍,你可以常常見到這種leggings出街的都市麗人。

Leggings也分長短版。最近流行的短版“騎行褲”,體感也更涼快、更舒服。

如果你已經非常明白leggings是什麼,那我們先來做個小調查:

穿leggings上班,奇怪嗎?

我意識到這可能“是個問題”,是從上一份工作離職,開始健身以後。

為了方便,我每天在家便換好運動T恤和leggings,直接去健身房(坐標深圳)。在路上,即便淹沒在匆匆趕路的“社畜”大軍中,也總有人忙裡偷閑地不時打量我。

我的長相其實很普通——所以,“問題”八成出在那緊緊包裹臀部的leggings上了吧?我挺好奇,如果真的穿去上班,會怎麼樣呢?

網上有人說,覺得被冒犯之處是“勾勒了內褲線條”。

正好朋友推給我一篇《大西洋月刊》的文章:Is it weird to wear leggings at work(穿打底褲上班奇怪嗎)?
文章寫道,根據美國人力資源管理協會(Society for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2018年所做的一項非正式網絡調查,在9000名受訪者中,有90%的人認為“leggings不適合在辦公室穿著”。

作者自己也在50名曾穿leggings上班的女性中,做了一個小範圍的社交調查。這些女性反饋說:

“舒服,比牛仔褲舒服400倍。”

“確實違反了辦公室規定,但我們都沒把它當回事。”

“真的穿去上班過,確實有點擔心會讓自己看起來不專業、沒有威懾力,或者太性感”。

“總的來說,不太舒服。雖然我在街上穿得自在,但在辦公室里它變成了另一種讓人退縮和羞恥的東西。所以那天我儘量就呆在座位上不動。”

“主管話裡有話地說我穿得太舒服。”

不難看出,當你覺得穿leggings上班有點尷尬,那它就是束縛。

如果你覺得完全沒關係,那也是一種選擇。

對此我非常同意《The cut》的一句評論,leggings are more of a mentality than a garment(穿leggings上班是否合適,這更關乎你的心理狀態,而非穿不穿它本身)。

但在個人選擇、職場規定之外,社會文化框架下的“緊身褲羞辱”確實是存在的。

如果你簡單認為“這不是什麼問題”,或“只是個人心態問題”,就忽略了它會讓一部分人不舒服的背景事實。

人們一直認為,女性在公共場所不應該顯得太性感

關於人際邊界(Personal boundaries),我們已經探討過多次。

它是指個人所創造的規則和限度,以此來界定別人如何對待自己是合理的、安全的。而職場著裝規則,就是關於在工作場合,被允許穿什麼、如何穿的規則,也是人際邊界的一部分。

穿leggings上班如何侵犯到人際邊界的呢?我們注意到,一些人的理由是“女士穿leggings上班會吸引男士注意力,讓男士分心”。

這類指責仍然發生於當代的各種公共場合。比如,2017年,美聯航拒絕兩名穿leggings的女性登機,理由是“著裝不當”。

事情鬧大後,人們組織了抵製美聯航的社交運動。

有人說:你們的政策是對女孩兒們進行身體羞辱嗎?那我要為你們鼓鼓掌——沒什麼比“在飛機上穿著舒適的女性”更能冒犯我的事了。

網友調侃:“美聯航眼中的規範著裝”

校園中也有發生。

美國印第安納州聖母大學的一位學生的母親在學校報紙上寫信,懇求女學生不要穿leggings,理由是“性暗示”。

“這些leggings非常緊身,就像花紋被畫在了臀部和腿上,請替男學生們的母親想一想”,這位母親寫道。

如果你覺得這件事有一些宗教因素,那麼就在前幾天,中國的廣西大學發了一則相似的聲明:

2020秋季迎新,廣西大學發佈《女生安全攻略》

《安全攻略》的第一條,就是教育女學生:“不要穿過分暴露的衣衫和裙子,不低胸、不露腰、不露背,防止產生誘惑”。

但卻沒有針對男學生發佈相關規定(高讚評論說:“也得讓男生不要光著上身打籃球”)。以安全之名加深性別刻板印象,是另一種形式的“蕩婦羞辱”。

“作為一個企業家,你的嘴巴太紅了”。圖/《秘密森林2》

“著裝邊界”不該只受限於某個性別

所謂的“著裝邊界”,應該適用於環境中的每一個人,而不能只針對某一群體。

日本某些行業不允許女性員工帶眼鏡,因為 “顯得冷酷”,會“遮蓋妝容”。對此有一位受訪者抱怨說:“如果在工作中戴眼鏡是一個真正的問題,就應該禁止所有人戴,包括男員工”。

再多說一句,遛彎的大爺們喜歡在公園里露肚子、打赤膊,原因怎麼就不是“產生誘惑”,而是“影響市容”了呢?

“北京比堅尼(Beijing Bikini)”指在北京夏季街頭的一種常見景象:男性為了涼快打赤膊,將上衣撩起透風,或是公園、胡同里光著臂膀、脫鞋晾腳的行為。人稱“膀爺”。圖/BBC

另外,邊界並不是僵化死板的,隨著時代的進步、個人需求的發展,著裝的邊界也在變化。

上世紀70年代,人們還曾抱怨過女性穿的這種半透明襯衫(sheer blouses),可以隱隱看到內衣:

在更遙遠的30年代,路人會對穿無袖上衣(sleeveless tops)的女人側目。可能覺得她們實在太前衛了,接受無能:
聖母大學的歷史教授Linda Przybyszewski說,在leggings出現之前,人們對乳溝、腰腹,甚至“能不能露出整隻胳膊”都有爭議。

邊界的建立和打破是基於人的需求,所以不會一成不變。比如,2018年,國泰航空宣佈,將允許空姐穿褲子。

2019年,英國維珍航空公司宣佈,取消空姐執勤期間必須化妝的規定。維珍發言人馬克·安德森說,“新規定將確保空乘人員更加舒適,也將給團隊提供更多表達自我的選擇”。

在辦公室穿leggings是不是奇怪,並不只是一個邊界問題。在這個話題里,更重要的疑問是:

你為什麼會感覺被一個穿leggings的人冒犯?

你感覺不舒服的理由,是否促進了女性身體的性化?

我們真正想問的只有一句:

女性在被評價為“誘惑他人”之前,可以首先是她自己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