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燒腦巨作,上映第2天就被《八佰》反超!
2020年09月07日08:26

看完了克里斯托弗·諾蘭的《信條》,腦子會被燒成漿糊,這部燒腦新片果然難懂,但其實要看懂這部電影,並不需要琢磨太多,去感受即可。

9月4日,荷李活大片《信條》終於上映,讓人意外的是,票房表現低於預期,首日票房5800萬元,而當日《八佰》的日票房收入為5700萬元,《八佰》已上映兩週,但《信條》首映日票房只是險勝。

到了9月5日,《信條》的日票房收入就被《八佰》反超,截至當日22時,《八佰》的日票房收入為8840萬元,總票房突破了23億元,而《信條》的日票房收入則為7980萬元。

就目前的票房走勢來看,預計《信條》的總票房或許才約5億元,而《信條》的製片成本高達2億美元,可惜這部燒腦巨作。

在豆瓣平台,目前《信條》的評分為8分,評分人數已超8萬人,作為克里斯托弗·諾蘭的新作,這評分的確低了。

為何《信條》的票房會低於預期?頗為關鍵的一點是這一部新作太難懂,全力挑戰觀眾的智商,尤其是在只觀看一遍的情況之下,對於觀眾來說,《信條》並不友好。

但不可否認的是,《信條》仍舊充分體現出了諾蘭電影的魅力,結構工整,故事節奏緊湊,且懸念十足,而最具魅力的便是這一部燒腦電影高端而新穎的設定。

時間穿越題材的電影已經多到數不過來,但諾蘭玩的是時間逆流,它所呈現的是一個逆向世界,也正因為這樣的設定,提高了觀看難度係數。

其實,《信條》這部電影的故事並不複雜,整個故事可以分為兩大部分,上半部分是順流,下半部分是逆流,開始就是終點,而終點也就是開始,最終形成故事閉環。

就拿Sator用Kat來威脅男主那一段來說,玻璃兩邊,一邊是順流的,另一邊是逆流的,通過轉換門來連接,當時男主在順流這一邊,看到對面的情況就如同倒流一般,能看懂這一段的話,理解整部電影,其實問題不大。

在《信條》所構建的世界中,過去無法被改變,發生的事情終究會發生,就算是回到過去,也是一種無法改變的現實。

Kat一開始看到一個女人掉入海中,其實看到的是未來的她跳入海中,而男主和Neil在自由港打鬥過的人正是他們自己,為的就是救Kat。

最精彩的就是結尾,經過了前期的鋪墊,這一段內容節奏極快,稍不留神就會錯過精彩的細節。

最容易被忽略的便是Neil通過轉換門,把自己又放進了順流的世界,正是因為他的這一個操作,最終才救出了男主,而在和男主告別之後,又回去逆流的世界中替男主擋子彈,打開鐵門。

還有一點容易搞混,就是回到過去的Kat見到的是同樣回到了過去的Sator,只是Sator不知道眼前的Kat也來自未來。

不愧是克里斯托弗·諾蘭,這一次他同樣沒有失手,但遺憾的是,《信條》的票房表現卻低於預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