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有多恨奧巴馬 前律師出書爆了這樣一個猛料
2020年09月07日12:16

  原標題:特朗普有多恨奧巴馬,前律師出書爆了這樣一個猛料

  繼博爾頓曝“欽佩普京”、親侄女欲出書曝學曆造假後,特朗普又被曾經的超級心腹擺了一道。

  特朗普的前律師、如今已反目成仇的科恩,日前披露其即將出版回憶錄。這本回憶錄中有關特朗普對前任總統奧巴馬的“特殊仇恨方式”,引發廣泛關注。

  科恩吐槽了些什麼

  這本回憶錄名為《不忠:我的回憶》(Disloyal, A Memoir),由新興出版社天馬發行,既定上市日為北美當地時間9月8日。

  科恩現年54歲,在美國司法界和政壇摸爬滾打多年,但其江湖知名度基本上都是圍繞自己與特朗普的恩恩怨怨攢下的。

  毫無懸念地,新書將主要篇幅用於吐槽“我與特朗普不得不說的事”,且十分知趣地以曝光特朗普“糗事”為主。

  這本被書評人士評價為“拉雜拖遝”的書,提到了關於特朗普的許多負面信息。

  比如,從骨子裡認同種族歧視論調,曾在2015年宣佈參選後,私下將墨西哥裔稱為“天生的罪犯和強姦犯”。當團隊中有人質疑“這樣會得罪拉美裔選民”時,他表示“這有什麼關係,反正我永遠也得不到他們的選票”,“他們和黑人一樣智商太低,沒辦法理解我,他們不是我的人民”。

  他曾用尖刻辭藻貶低“黑人不占多數但由黑人領導的國家”是“落成後的茅廁”,並用惡毒語言抨擊當時剛剛去世的南非前總統曼德拉。

  書中還提及某些頗堪尋味的細節,如看似淩亂古怪的“特朗普髮型”,其實“是刻意精心設計的”,目的是掩飾上世紀80年代一次失敗植皮手術留下的難看疤痕。

  曾雇“假奧巴馬”拍羞辱視頻

  但最引人關注的吐槽是與特朗普-奧巴馬恩怨有關的橋段。

  CNN獲授權披露的情節中,顯示了一個異乎尋常的橋段:特朗普給奧巴馬起了個“謬巴馬”(Fauxbama)的外號,還特意花錢雇了個形似奧巴馬的替身,將他叫到自己辦公室貶損一番後“開除”。

  儘管科恩未對CNN披露事發時間、地點和替身姓名,但發佈了一張視頻相關圖片。圖片顯示,事發地點應在特朗普大廈的一間辦公室,特朗普辦公桌上放了兩本書,其中一本上寫有奧巴馬的名字。

  之後,據稱是“視頻完全版”的信息在網上不脛而走。傳播者稱,這段視頻確有其事,系2013年錄製,錄製者是如今一腦門子官司的前“白宮沙皇”班農控製的極端保守派新聞網布列特巴特新聞。

  在整段視頻中,特朗普對奧巴馬品頭論足,從其樣貌、“靠平權運動才獲得常春藤盟校學位”、“做總統太嫩”到高爾夫球“打得太爛”,無不加以嘲弄,但並未說什麼“粗口”。

  視頻最後是特朗普那句經典的“你被開除了(you‘re fired)”,以及“謬巴馬”被趕出特朗普辦公室的情節。

  據說,當時這段視頻曾打算在當年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RNC)上播出,但被時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拿下”,理由是擔心“太過分”、“引起法律糾紛”。

  對於科恩的吐槽,白宮新聞秘書麥肯尼於當地時間9月5日通過《華盛頓郵報》發表聲明,稱科恩是“對國會撒謊的卑鄙重罪者和被褫奪律師資格的人,已喪失一切公信力”,但並未就《不忠》中所描述的具體細節加以置評。

  ▲現場曝光:特朗普支持者船隊海上活動 至少4艘船突然沉沒。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特朗普-奧巴馬及特朗普-科恩間的恩怨

  特朗普對奧巴馬的深惡痛絕,從來就不是個秘密。

  2011年例行白宮記者晚宴,當時還是個脫口秀兼職主持人的特朗普,被奧巴馬從一大堆“蹭飯者”中挑出來“示眾”,予以奚落。

  而“特朗普成了美國總統”,在世紀之交還一度成為美國喜劇片的諷刺性“架空橋段”。

  許多熟悉特朗普的人都證實,特朗普將之視作奇恥大辱。以至於有人稱“正是那次白宮晚宴上的羞辱,讓特朗普下定參選總統的決心”,這未必是事實——此前特朗普已經嚐試過參選總統,但此後特朗普也的確沒說過奧巴馬幾句好話。

  問題是,如此另類的視頻,若出自一位美國現任總統之口固然過分,可如果錄製時特朗普還不是總統也不是總統候選人或總統候選人黨內提名競爭者,而只是個脫口秀節目主持人,那性質就完全兩樣了。

  從錄製地點(特朗普大廈)和最後那句“你被開除了”可知,這段視頻本來可能是準備用於特朗普“脫口秀時代”的招牌欄目《學徒》(The Apprentice)的,但在被RNC“退票”後,也一併從《學徒》節目單中消失了。

  至於特朗普和科恩間的恩怨,就更加讓人一言難盡了。

  科恩原本是民主黨支持者,1988年當過民主度總統候選人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的義工。2008年,他還在總統大選中投了奧巴馬的票。

  但此後不久,他就突然轉變為特朗普的“死忠”(2006年起他被聘任為特朗普私人律師),先後出任“特朗普支持者組織”副主席、特朗普競選團隊法律顧問以及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不僅如此,他和特朗普的關係一度被認為“超越總統幕僚層面”——他擔任特朗普私人律師達12年之久,還兼任特朗普娛樂公司聯席總裁、埃里克·特朗普基金會董事,負責在特朗普任職總統後,處理其與家族企業的善後等“私密事項”。

  特朗普宣誓就職後沒多久,“通俄門”事件暴發,此後特朗普“逃稅”以及和兩名豔星克利福德、麥克杜加爾間的“遮羞費醜聞”,也都和科恩扯上瓜葛。

  最初科恩百般維護特朗普,特朗普也竭力為科恩開脫,儼然“好兄弟一起扛”的架勢。

  但沒過多久,特朗普團隊就開始疏遠科恩,與之拉開安全距離。

  2018年5月,科恩被特朗普解僱,一氣之下,科恩在當年8月21日“認罪”,承認對其包括違反競選財務、稅務欺詐和銀行欺詐,共計9項司法指控中的8項。同年11月,又對最後一項“幫助特朗普在‘通俄門’問題上作偽證”也認罪,一度讓特朗普頗為尷尬。

  但結果卻出乎科恩預料:特朗普並未被科恩潑出的兩盆髒水弄得灰頭土臉,相反,科恩卻因為“認罪”,於2018年12月12日被“從輕”判處3年徒刑,外帶5萬美元罰金,翌年2月26日還被吊銷了律師執照。

  科恩原本應該在大牢里蹲到2021年底,但新冠疫情暴發讓監獄當局提前有條件地釋放了一批輕犯。科恩也以“接受監視居住;定期向司法部門報到;不得與媒體交流”等條件,在2020年5月21日被提前釋放。

  可想而知,此時的科恩對特朗普是何等“念想”:他迫不及待地和媒體、出版社頻繁接觸,以至於7月9日被重新拘留。

  但7月23日他被法庭裁定勝訴,不但重獲釋放,針對他的“媒體禁製”也在心照不宣中被放鬆了——接下來,就是我們所看到的“不忠”了。

▲話筒前為科恩。視頻截圖。
▲話筒前為科恩。視頻截圖。

  這本回憶錄會產生多大動靜?

  科恩在接受CNN採訪時,形容特朗普是“種族主義者”、“掠奪者”和“騙子”,但正如許多媒體所指出的,他本人的信用也不怎麼高。

  他針對特朗普的諸多吐槽應該“真假參半”,但必定經過他帶有主觀情緒的加工和剪裁,目的自然是“報仇雪恨”,希望借此破壞特朗普連選連任的大計。

  但他的這番折騰能有多大動靜?即便人們相信所有吐槽都屬實,又能如何?

  在美國選民二元分化、特朗普團隊又只討好“我們的人民”(指特朗普鐵杆支持者)的背景下,絕大多數原本打算投票給特朗普的選民,心裡恐怕和特朗普一樣憎惡奧巴馬,科恩的吐槽除了讓他們更加堅信“我們選對了人”,還能如何?

  到頭來,也只能是美國政治惡鬥劇再增添些許談資而已。

  □陶短房(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