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諾蘭新片沒那麼難懂
2020年09月06日08:01

原標題:相信我,諾蘭新片沒那麼難懂

原創 毒Sir Sir電影

看完《信條》的毒飯緩過來了嗎?

沒緩過來不要緊。

還沒看的也不要緊。

相信大多對《信條》感興趣的影迷,無論你看了全片、預告片,還是解說視頻……

最大感受都是——

我頭呢?

我腦袋里在放煙花。

一刷後,沒人敢說自己完全看懂了《信條》。

沒——有——人!

別慌。

Sir雖不是什麼理科天才,但作為一個帶著筆記本三刷並且查過大部分資料的人。

還是能給你們一點指引的。

今天,為了讓毒飯更舒適地走進“信條”世界。

Sir憑藉最後一點腦容量。

整理出一套《信條》背景知識摸底測試(附部分答案)。

敢說。

掌握了這套題的答案解析,故事框架起碼理解個八九不離十。

(P.S.此試卷含有部分劇透,但相信Sir,諾蘭這次這套題,就算開卷,也難考100分)

準備好了嗎?

開始作答!

名詞解釋題(開卷,Sir會直接給答案):

1.“熵”的概念

諾蘭過往電影中,時間,是主角最大敵人。

事件結局很難被改變。

他借《星際穿越》中女主布蘭德之口,說出自己對“時間”的理解:

它們可以被拉長 可以被壓縮

但是它們不能被逆轉

同理,還有《盜夢空間》里柯布那句:

無論我做什麼

都不能改變那一刻

而這一次,主角一改在“時間”面前的挫敗感。

在《信條》中,人、物體、時間都是可逆的。

其借助的,正是“熵”的概念。

熵,是一個熱力學概念,被用來度量混亂的程度。

事物朝著混亂的方向發展,叫做熵增。

打個比方。

如果你不打掃房間,房間只會越來越亂,這便是熵增。

所以房間變亂,是十分符合自然規律的

熵增,定義了時間的“方向”。

正常來說,時間是不會倒流的。

但假設,用錄像機記錄下房間變亂的過程,然後再將錄像倒放。

你便能看到,時間在倒流(也叫時間反演)。

這就是熵減。

《信條》里,人與物體都能在熵增、熵減中切換。

於是我們看到。

逆向子彈、倒行汽車、反流海浪,和做逆向動作打鬥的人。

舉個例子。

假設你從80歲反演回20歲,你擁有的,是80-20歲的記憶。

在熵減世界,你會先經曆未來,再看到歷史。

先看到果,再看到因。

以上。

是《信條》這個故事運行、演變的大前提。

電影中幾幕讓人大開眼界的奇觀,也都依託於熵減原理。

但。

即使時間能“逆轉”,主角就能輕易改變過去嗎?

這便是諾蘭給你們留下的“附加題”。

2.祖父悖論

請聽題:

如果一個人回到過去,殺死了自己的祖父。

那麼,他便不會出生。

既然如此,他要怎麼去殺死祖父呢?

關於這個原理,Sir之前最支援的是“因果論”。

即,你回到過去,對現在不會產生影響。

因為,你現在看到的“結果”,都是過去的“原因”使然。

因果不能顛倒,否則世界會混亂。

但!

那是Sir沒看《信條》之前。

諾蘭“神”就“神”在,把祖父悖論又玩出新花樣。

嚴格來說,主角並非瞬間回到過去。

而是“倒帶”,讓時間逆流。

在逆向時間里,人必須做相反動作,才能實現正常操作。

這便是為什麼,男主做了“拋出”的動作,才抓起了地上的槍。

因果沒有顛倒,只是發生的順序變了。

先“果”後“因”。

是不是聽得雲裡霧裡?

別急,往下看。

3.時間鉗形運動

軍事術語上,有“鉗形攻勢”。

即兵分兩路,從兩個方向進攻敵方,迫使敵方拉長戰線。

到了《信條》里。

鉗形攻勢扯上“時間”,就更牛掰了——

在同一時間點,分成兩支隊伍:

紅隊正向,藍隊逆向,同時作戰。

藍隊做先鋒,得到戰地的地形、經驗後,告知紅隊。

紅隊是主力,根據藍隊傳回的情報,調整戰術。

正向、逆向同時發生。

這也是為什麼,在預告中我們能看到,大樓從被炸到複原。

二次爆炸,又同時發生。

它的設定是——

時間反演後,兩套或多套人馬,同時存在。

逆向世界,你會看到多個男主。

比如,在片中一場機場打鬥戲里,就同時出現了3個男主。

他們分別來自:

現在的正向時間、未來的逆向時間、未來的正向時間。

是不是又被繞暈了?

沒關係。

相信以諾蘭的敘事能力,只存在我們看不懂,不存在他圓不上。

想徹底搞清楚這一切,Sir後續還會出一篇詳細解讀。

4.拉丁回文秘符

TENET,這個片名公佈之初。

影迷就紛紛猜測,諾蘭要玩回文結構。

關於這個單詞,最有名的典故是,它出現在薩特廣場石碑的最中間位置。

石碑上有一組拉丁回文秘符。

從左向右,從右向左,都是同一個單詞。

更絕的是,連接上下、左右的中位線,無論正讀反讀,也是同一個單詞——

Tenet。

Tenet在拉丁語中,意思是擁有和掌控。

這塊石碑並未出現在電影中。

但稍一琢磨,就是密密麻麻的信息點。

比如,石碑的第1行,Sator,是片中俄國寡頭的姓氏。

第4行,Opera(歌劇院),則是片中第一場戲發生的地點。

還有藏得更深的。

該石碑最早出現在意大利的龐貝遺址。

電影里,俄羅斯寡頭曾提過,要把兒子送到龐貝古城渡假。

腦闊疼……

讓Sir緩緩……

總之記住一點就好,《信條》最牛X的,是一個大循環套著無數小循環。

整部電影事件發生的順序,也遵循回文結構。

開頭即結局,結局即新的開始。

聽起來繞,但只要你看過,一定懂Sir在說什麼。

好。

開卷考試結束。

下面進入閉卷部分。

學霸可直接答題,點擊空白處,對答案。

滿分算你贏!

學渣也不要緊,可自行抄答案。

選擇題(單選,共4題)

1.紅色和藍色,在片中意味著什麼?(送分題)

A.夢境vs現實(參見《駭客帝國》的紅藍藥丸)

B.自古紅藍出CP(參見《哪吒魔童降世》藕餅CP)

C.正向vs逆向世界

D.致敬《紅白藍》三部曲

查看答案

C.正向vs逆向世界

紅色房間→藍色房間,正→逆。

藍→紅,反之。

劃個重點——

正或逆是相對的,取決於從誰的視角“看”。

你在逆世界。

你看自己的動作是正向,你看別人是逆向的。

同樣在這個世界。

其他人看你,則是逆向的。

2.面罩,在電影中可能起到的作用是?

A.裝X神器

B.防毒氣

C.防新冠肺炎

D.供氧

查看答案

D.供氧

在逆世界,呼吸系統同樣逆行。

所以肺部無法自如呼吸。

需要佩戴特製的氧氣面罩,供給氧氣。

Sir友情提示:

上圖中,男主戴的是氧氣面罩。

下圖中戴的,則是防毒面罩。

兩者有明顯差別,作用也不同。

一個防毒,一個供氧。

不要搞混。

3.如果在正向世界,被逆向子彈打中,會發生什麼?

A.傷口自動複原

B.傷口惡化

C.相當於沒被打中

D.變性了(沒錯我是湊數的)

查看答案

B.傷口惡化

世界還是在正向發展,傷口如果致命,會越來越惡化。

逆向的只是子彈軌跡。

想讓傷口複原,要想辦法令時間反演。

於是,就有了一道門。

4.片中有一道逆熵傳送門,男主穿過傳送門,可能發生什麼?

A.動作、時間變逆向

B.動作、時間恢復正向

C.出現多個男主

D.以上情況都有可能

查看答案

D.以上情況都有可能

有人說《信條》的難懂,來自於考驗逆向思維能力。

更準確地說,你很難分清正向和逆向的起始點。

我去?

怎麼突然逆向了?

我去!

咋就又“正”回來了?

傳送門的存在,便是解開以上迷惑的關鍵。

注意,《信條》的設定是——

人穿過傳送門後,時間可以反演。

事物開始逆向運動。

但,這不是穿越。

傳送門無法立刻送你回到3天前。

想回到3天前,必須穿過傳送門,花費3天時間,從現在走回過去。

另外,人無法在逆向狀態中長期生存。

在逆世界,想變回正向,唯有再次穿過傳送門,達到“負負得正”效果。

什麼?又被繞暈了?

挺住,這才只是從正→逆→正。

兩次逆轉。

在影片最終的大戰中,尼爾這個角色到底完成了幾次逆轉,Sir恐怕要四刷才能完全搞明白!

以下是佈置作業時間。

附加題:

(Sir就不解析了,記得看完回來交流答案)

1.片中有一關鍵物件,紅色銅錢吊墜,數數它出現了幾次?

2.最後的大戰中,尼爾總共逆轉了幾次?

3.信條組織到底是誰建立的?

不說了。

Sir趕著去寫明天的影評了。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布拉德特皮

原標題:《相信我,諾蘭新片沒那麼難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