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開免稅銷售業績 海南需要的是什麼?
2020年09月05日03:52

  海南離島免稅“新午餐”

  李丹/本報記者/郝成/北京報導

  “人家抓的是囤貨上百萬、上千萬元的代購團夥,你想太多了。”

  王麗(化名)聲稱“手頭有37個代購代理”。當《中國經營報》記者詢問“之前有代購團夥被打掉,現在再做代購生意會不會有風險”時,王麗如是“寬慰”說道。

  近期,由於離島免稅政策的調整和跨省旅遊逐漸恢復,海南免稅購物持續升溫。8月17日,“海南打掉離島免稅商品套購團夥9個”的話題登上微博熱搜,“套購”二字旋即引發網友關注和討論。但記者梳理髮現,套購免稅額度,並非當前海南代購的唯一手段。而免稅銷售的捷報頻傳,也並不意味著海南“國際旅遊消費中心”的建設會一帆風順。

  海南代購的“千百種”姿態

  “44天,海南免稅銷售額突破50億元,想想看我們代購貢獻了多少。”提起自己和團隊的“戰績”,王麗似有些許得意。與海南離島免稅額度“齊飛”的,或許是活躍在大眾朋友圈和社交平台的海南代購們。

  王麗是一名代購代理負責人,也是乘著今年2月份免稅店減價“東風”發展起來的第一批代購。據說,截至目前,王麗已發展了37名代理,每個代理的月收入在5000元到3萬元不等。

  代購代理需要做些什麼?在記者表明“請教”意圖後,王麗詳細介紹了操作流程和分紅方式。一名代理的主要職責就是發展客戶群體,朋友圈、微博、豆瓣、百度貼吧等等都可以作為發展渠道,畢竟,“能掙多少錢取決於是否有優質的客戶圈子”。

  有人買,下一步就是如何賣和怎麼“算賬”。根據王麗的說法,代理需要向她告知客戶需求,並提前把款打給她,由她負責在免稅店官網下單。之後,貨品先統一寄給王麗,王麗再轉寄給各個代理的客戶,郵費由客戶本人自理。

  整個過程中,代理可以足不出戶,扮演著“上傳下達”的角色,拿著“可自己把握”的酬勞。以蘭蔻粉水為例,王麗能通過“內部下單額度”以每瓶200元的價格拿到貨,再以230元的價格賣給代理,代理自己根據市麵價格把握賣出價,可以賣到270~300元一瓶。“單純的遊客下單肯定沒有這種價格”。

  當筆者一再詢問“代購是否有風險”“10萬元額度用完怎麼辦”時,王麗“寬慰”道:“人家(海口海關緝私局)抓的是囤貨幾百萬、幾千萬元的團夥,等你能做到幾百萬元大單的時候再考慮這個問題好嗎?”

  此外,王麗還稱,完全不用擔心額度問題。“我們有一堆護照和本地人的身份證用不完,還有VIP補購的,能用完這些我們也發財了。”

  與過去“人肉代購”“肩扛手提”不同,在海南免稅線上商城和補購平台的“助推”下,代購逐漸發展出“全線上流程”,以及由此衍生而來的“代理模式”。與此同時,“免稅品刷單”也成為一些團隊的掙錢手段。

  記者聯繫到一位刷單團隊的負責人,被告知,一單可以刷20~30個,一個單品10個,酬勞60~80元。但具體到刷單操作方式,對方並沒有透露具體信息。

  儘管王麗一再表示“現在官網可以下單了,誰還跑去排隊,人擠人,熱死了”,但線下代購鏈條還是由於“成本不高”而繼續存在著。

  南南(化名)是一名海南本地人。她告訴記者,坐船離島比較省事兒,往返船票只要80多元。“之前我們學校群裡有打小廣告的,說是坐船往返湛江和海口/三亞,用身份證在免稅店買東西,就可以掙幾百塊錢。”南南告訴記者,自己有同學就做過類似兼職,用個人額度幫買了上萬元化妝品,掙了幾百元。

  記者在各社交平台看到,用自己的免稅額度幫忙帶貨,似乎成為了大學生賺外快的一種方式。在海南上大學的小韓(化名)告訴記者,自己身邊的一些同學就從今年暑假開始嚐試代購業務。“家人、朋友、同學一般會在商品價格之外給點勞務費,也算是掙點外快”。

  此外,對於半年內曾去過海南的遊客們來說,“人走了,額度還沒用完”可謂一大憾事。為了彌補遺憾,也為了把額度換成錢,一些人開始在鹹魚上“出售免稅額度”。

  記者在鹹魚平台搜索看到,出售額度的價格普遍在10元/次。一位賣家告訴記者,幫買一件商品,酬勞10元,郵費由顧客自理。根據該賣家為記者展示的額度截圖,還賸餘8.8萬元。按照一件商品均價500元來算,他可以用剩餘額度換回1760元。

  免稅政策升級短期作用或有限

  海南省新聞辦公室在8月19日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宣稱,7月1日至8月18日,海南4家離島免稅店銷售額突破50億元,同比增長2.5倍,日均銷售額超億元。

  7月1日,也就是海南離島免稅政策經過第六次調整後正式實施的第一天。自當天起,離島免稅額度從每人每年3萬元調整至10萬元,取消單件商品8000元免稅限額規定,除個別品類外,其他免稅商品取消數量限製。

  “當初中國香港地區就沒有放開免稅額度限製,現在海南能否靠增加額度達成建設‘國際旅遊消費中心’的目標,或者該作用機製能否達到政策希望達到的效果,都還是有待觀察的。”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陳經偉坦言。在他看來,短期內免稅政策的升級,對促進海南發展的作用可能不是特別大。

  陳經偉告訴記者,離島免稅只是海南自貿港“三區一中心”佈局中很小的一部分,當前,過多宣傳免稅額度和免稅品銷售額,難免有些“誇大了”,是一種“短平快”“賺快錢”的“旅遊思維”。

  拋開免稅銷售業績,海南需要的是什麼?

  中國旅遊研究院國際所所長楊勁鬆告訴記者,要想成為真正的國際旅遊消費中心,除了要在消費環境、旅遊產品和配套服務上下功夫外,也需要提升對免稅品本身,以及國貨精品的認知。

  “當前有些網友反映,‘不會專門為了買免稅品去海南,代購有其存在的土壤’,這恰巧和韓國形成鮮明對比。”楊勁鬆坦言,韓國的一些免稅品,往往是本國生產、其他國家買不到的,海南當前的免稅品則不然。“免稅品以及國貨精品的創新,不僅關乎我國免稅業的成長,也關係到中國製造、中國創造的整體環境。”

  海南旅遊不具備獨特吸引力,疊加免稅品減價、額度提升等因素,一定程度上為代購的發展提供了沃土。

  陳經偉認為,現在的海南“帶貨”有點像當初中國香港的“帶貨”,即沒有自己的產品,扮演類似於“免稅品倒賣”的角色,主要靠低價吸引消費者。“‘以購物帶動旅遊’是否能行得通,還有待觀察。除此之外,旅遊只能作為一個地方的輔助產業,最終還是要回歸供給側,即通過產品供給帶動本地資源的發展。”

  10萬元免稅額度,對推動海南建成“國際旅遊消費中心”有多大促進作用,還有待時間檢驗。但離島免稅額度的升級,從某種程度上看,為相關人員賺外快提供了一定途徑。

  海南本地人小張(化名)曾向記者表達過一種觀點:“作為海南人,我個人對海南代購業務的發展持開放態度,這能在一定程度上解決海南的就業,掙點外快。”

  為此,北京市煒衡(南寧)律師事務所律師劉金鑫告訴記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對海南離島旅客免稅購物監管辦法》是特別針對海南免稅商品的監管規定。由於免稅額度提升了很多,監管也就特別嚴格,“是不允許任何以牟利為目的的代購行為的”。

  除了嚴打代購,海南還需要做些什麼?在陳經偉看來,回歸到中央12號文件,即《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海南需要的是切實發展現代產業體系,生產出產品來,“現在的海南還是沒有產業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