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跨國藥企又現高管人事變動!諾華中國總裁尹旭東離任
2020年09月05日17:09

  原標題:大型跨國藥企又現高管人事變動!諾華中國總裁尹旭東離任!

  業界流傳諾華製藥亞太、中東及非洲區域總裁兼諾華集團中國總裁尹旭東因個人原因決定離開諾華。9月5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也從可靠途徑證實此消息。

  據瞭解,諾華內部已經向員工發佈了相關郵件。

  尹旭東擁有北京大學生物學學士學位,哈佛商學院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以及斯坦福大學生物科學(癌症研究)博士學位,是中國醫藥界比較知名的一位商業領袖,被醫藥界稱為“東哥” ,但為人比較低調。

  在加入藥企之前,尹旭東為波士頓諮詢的諮詢顧問,與阿斯利康做中國市場研究結緣,後於2004 年加入阿斯利康,2008 年4 月出任阿斯利康中國區總裁。

  2011 年1 月,尹旭東離開阿斯利康加入諾華擔任諾華大中國區總裁職務,並於2017 年3 月晉陞為升任諾華亞太、中東和非洲(APMA)市場負責人,兼任諾華集團(中國)總裁。

  在員工通告中,諾華公司對其為諾華在中國及APMA 地區的業務發展所做的空前貢獻表示感謝,“建立了一個面向客戶的業務組織,推動強大的合規思維,變革了中國區的產品組合。”

  同時,諾華公司也肯定了他在人才培養方面的貢獻,“非常注重發展未來各級領導人才成長管道,使得APMA 區域的人才在諾華內外全球各地的關鍵崗位上任職。”

  另據瞭解,諾華公司也宣佈了尹旭東的兩位繼任者,將由Iris Zemzoum 擔任APMA 總裁,Dan Brindle 擔任諾華中國區總裁。Dan Brindle將彙報於諾華首席法務官Shannon Thyme Klinger,自9 月1 日起生效;自10 月1 日起,Iris Zemzoum加入諾華製藥全球管理團隊,直接彙報於諾華製藥總裁Marie-France Tschudin。

  加入諾華之前,Iris Zemzoum 在楊森公司擔任歐洲、中東和非洲(EMEA)戰略部副總裁職務,負責商業策略、準入和醫學事務,在此之前,她曾在楊森製藥德國公司擔任了5 年總經理,在此期間,業績卓越,公司收入表現保持兩位數的增長,公司排名從第10 位躍居第3 位。

  Iris Zemzoum 原是慕尼黑工業大學附屬醫院婦產科的一名醫生,後在2003 年加入百時美施貴寶進入製藥行業,並在BMS 德國、比利時、法國和瑞士多個國家的醫學事務和商業部門擔任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就此人事安排,有業內分析認為,這是諾華公司整體策略的一個體現,最先體現在全球管理團隊的配置上,尤其是APMA 地區和中國這些對全球業務有重大貢獻和戰略意義的地區,如此次任命的Dan Brindle 主要是企業公共事務和政策背景,而Iris Zemzoum 是醫學事務背景,兩大領域專長的人才都是拓展未來的醫藥市場所需要的。

  實際上,今年以來,跨國藥企高管離職潮起。如8月31日,GSK副總裁、呼吸業務負責人王虹因個人原因離職;8月19日,吉利德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經理羅永慶為尋求外部發展離職;8月份,默沙東中國院內專科醫療事業部負責人為尋找外部機會離職。

  較早一些時候,也有多家跨國藥企高管人員發生人事變動。如在6月份,執掌中國區6年的原GE國際業務總裁兼CEO職務段小纓宣佈辭職。

  5月份,前BMS腫瘤事業部副總裁郭安峰離職後加盟1藥網任首席創新官,全面負責公司互聯網醫療平台運營與創新。

  4月份,拜耳作物科學大中華區總裁黃偉東加入億騰醫藥任首席運營官,全面負責億騰醫藥集團的商業化運營工作。

  3月份,原默沙東中國腫瘤事業部負責人牟豔萍辭職後加入上海艾力斯醫藥公司任首席執行官,全面負責公司業務運營。業界分析,跨國藥企頻現“離職潮”實際是受國內醫藥市場劇烈變化,行業洗牌加劇有關。目前集采成為常態化,不僅是國家層面在推動,各省(聯盟)也在推動,甚至包括非過評的藥物。

  集采常態化之下,部分跨國藥企業績已經受到了一定的影響,賽諾菲、輝瑞普強、拜耳等藥企2020年上半年在華的業績已經受到很大影響。拜耳二季報指出,由於帶量採購的實施,其阿卡波糖銷售額出現了急劇下降,二季度僅為4000萬歐元,而去年同期則為1.55億歐元。而從2020年上半年來看,阿卡波糖銷售額為1.56億歐元,同比下降54.4%。阿卡波糖銷量的增加並不能抵消其價格大幅下降帶來的損失。

  在剛結束的國家第三批集采中,共有189家企業參加,產生擬中選企業125家,擬中選藥品品規191個,平均降價53%,至高降幅達到95%。而跨國藥企出現集體“大撤退”現象,很多企業直接報價超過至高有效申報價格而提前出局,其中GSK甚至高於有效申報價格超過80倍,直接放棄集采市場。一位跨國藥企中國區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國內仿製藥已經進入了微利時代,倒逼跨國藥企謀求業務轉型,積極尋找院外市場合作的機會,並同時專注於新藥的研發創新。在此背景下,必將帶來因為業務發展而做出的一系列人事調整,也引發中國醫藥行業的人事大調整。

  (作者:朱萍 編輯:李清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