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亞太區副行長:中國貨物貿易開放程度遠超服務貿易,各國監管“五花八門”抬高服貿壁壘
2020年09月05日22:09

原標題:世行亞太區副行長:中國貨物貿易開放程度遠超服務貿易,各國監管“五花八門”抬高服貿壁壘

9月5日下午,在服貿會配套活動——跨國公司視角下的服務貿易便利化高峰論壇上,世界銀行集團亞太區高級副行長Victoria·克瓦指出,服務貿易壁壘包括明確的歧視,也包括更多入境後的監管措施,當前各國監管要求“五花八門”,大幅抬高了服貿成本。她呼籲各國通過簽訂貿易和投資協定等方式降低服務貿易的成本。

她介紹,近20年來,中國的服務出口年均增長近10%,達到了2500億美元。中國也是服務進口大國,每年進口服務價值5000億美元,主要是旅遊、交通、保險和諮詢服務。

在她看來,中國入世以來,貨物貿易自由化改革的程度遠遠超過服務貿易,服務部門對於貿易和外國投資的開放程度低得多,2019年經合組織服務貿易指數指出,在該指數評估的22個服務子部門當中,中國有19個行業的市場準入限製高於各國平均水平。

上述論壇上,Victoria·克瓦介紹,雖然直接服務貿易約占世界貿易的1/5,但如果考慮到所有的服務,如金融、運輸和分銷,在對最終產品的貢獻方面,服務已經占到貿易的一半以上。

她指出,中國是世界第一大貿易大國,對服務貿易的影響舉足輕重。近20年來,中國的服務出口年均增長近10%,達到了2500億美元。中國也是服務進口大國,每年進口服務價值5000億美元,主要是旅遊、交通、保險和諮詢服務。這些服務進口不僅僅為中國消費者提供了更多選擇,降低了成本,而且增加了競爭,讓人們獲得更質量的服務,提高中國企業的生產力。

她認為,服務貿易和投資的開放對中國國內服務和製造業的發展至關重要。因為服務業已占到中國GDP的一半以上,正在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驅動力。

Victoria·克瓦在論壇上呼籲各國降低服務貿易成本。她指出,服務貿易壁壘包括明確的歧視,比如說美國現有企業保留市場、限製外國競爭等,也包括許多政策會在無形中限製服務貿易。

在她看來,服務貿易的成本主要來自於以下領域:透明度、獲取有關適用規則和要求的信息、認證和合格評定程式、缺乏做出管製決定的時間表、做出決定的時限過長、程式性要求的實施、管理方面的不確定性等

“政策製定者為了糾正服務市場失靈,實現合理政策目標,可能會製定一些規章製度,特別是許可的要求,這反而會阻礙服務貿易。國家之間的監管要求‘五花八門’,也會抬高貿易的成本。”

不過,她指出,許多服務貿易壁壘可以通過政策調整來進行解決,包括簽訂貿易和投資協定,貿易協定有助於推動體製改革,取消對國內供應商的優待,避免歧視外國公司。

Victoria·克瓦指出,中國的入世承諾推動了金融、物流、零售和其他服務部門的重大改革,激發了經濟的活力,但貨物貿易自由化改革的程度遠遠超過服務貿易。雖然中國擴大了製造業出口,實現了出口多樣化;但是服務部門對於貿易和外國投資的開放程度要低得多。

她指出,2019年經合組織服務貿易指數指出,在該指數評估的22個服務子部門當中,中國有19個行業的市場準入限製高於各國平均水平。因此,她認為,在保障服務質量和市場穩定的前提下,中國的服務貿易在增強國內外競爭上還有很大的空間。

好消息是,中國正在加大國內改革力度。比如,中國今年1月1日生效的《外商投資法》整合了幾部舊的外商管理的法律,中國進一步修訂了外資準入負面清單。在本輪改革中,中國取消了海運、法律、金融和部分物流等一系列服務行業的外資股比限製。金融領域取消了證券公司和投資基金以及人壽保險公司的外資股比限製。

“這些都是很重要的舉措,接下來要確保落實的同時中國需要進一步深化改革,營造公平的競爭環境,對各類所有製企業作出公平的監管。”她說。

(作者:夏旭田 編輯:李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