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留在了巴薩,但巴薩早已失去了梅西
2020年09月05日13:38

原標題:梅西留在了巴薩,但巴薩早已失去了梅西

巴塞羅那街頭巨幅海報挽留梅西。圖/Osports

梅西和巴塞羅那的第一次別離,顯然被無限扭曲和誇大了。

隨著梅西的發聲,如今塵埃落定。我們才看到,最近圍繞這個暴風眼產生了多少喧嘩與躁動。現在,好像一場規模宏大的夜市剛剛結束,人群散去,杯盤狼藉。然而黎明初現,太陽照常升起,一切又都不重要了。

這段時間,相信很多人在每一個清晨醒來,都會迫切地打開手機去證實,是否一個新紀元到來了——一個梅西從巴塞羅那離職,然後穿起其他單位工作服的新世界。曼城的藍白工作服、尤文的黑白工作服以及其他許多辣眼睛的工作服照,在人們腦海中閃回。對於世界足球來說,這會是一次影響深遠的新陳代謝,四方為之震動,為一人而震。

其實有兩種結局都很好。一種是戛然而止,曲終人散。畢竟歲月悠長,四時之序,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喜歡“黃鶴一去不複返,白雲千載空悠悠”的那種悵然。

繼續和巴塞羅那相守完最後的歲月,也很好。人們可以用讀秒來告別這個韶華盛極的時代。我們所有人都預訂到了一場事先張揚的離別,來目送這最後一段路。不單是巴薩球迷告別梅西,全世界球迷都在告別梅西以及刻在梅西身上的這20年。我們每個人也在送別過去的自己。

不會再有其他結局了。梅西在專訪中也談到,他不會和深愛的俱樂部對簿公堂。“那是我愛的球隊,從始至終給予我一切的球隊,我生命中的球隊,它給了我所有,我同樣如此。”

不過甚囂塵上的質疑聲浪,還是讓當局者傷,“當我對巴薩的愛被質疑時,我感到很受傷,無論是走是留,我對巴薩的愛從未改變。”足球的工業化、公司化乃至於金元化,從來都斬不斷人和球隊那初始的溫情,它含蓄而又堅韌。

在2020年入秋後的一天,我們就這樣集體見證了梅西和巴薩第一次別離的結束,雖然它被推遲到了2021年。這一場告別為世界足球21世紀前20年畫上了一個緩慢的休止符。暮色蒼茫,從此梅羅各奔天涯,巴薩夢之隊遠去,傳控足球沒落,一切都無可挽回地走向了下一個地平線,下一個20年。

在採訪中,梅西透露,他早已決定結束巴薩生涯,並且在私下裡和俱樂部主席多次談起過。他確信巴薩需要更多的年輕球員來重建,雖然他曾很想終老巴薩。終於,在歐冠巴薩對拜仁恥辱性慘敗後,梅西發出了那封離隊郵件,用他的話說,那是一種官方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決定。

詫異之餘,我很佩服梅西做了這個勇敢的決定,緣深緣淺,畢竟時辰到了。雖然很多人還沒醒。

□牛東平(媒體人)

編輯 王希翀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