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吉林放寬落戶政策 人口低增長省份能否“逆襲”?
2020年09月04日15:05

  原標題:河北、吉林放寬落戶政策,人口低增長省份能否“逆襲”?

  短短10天之內,河北、吉林兩省宣佈放寬落戶門檻。

  8月中旬,河北印發《關於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製機製改革的實施意見》,提出以戶籍製度改革牽引區域流動,全面放寬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的設區市市區落戶條件並全面放開重點群體落戶限製。全面放開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設區市市區、縣級市市區、縣政府駐地鎮和其他建製鎮落戶條件。

  8月下旬,吉林出台《吉林省全面深化戶籍製度改革的意見》,提出全面取消城市租房落戶對繳納社保年限限製,非戶籍人口只要在居住地城區或建製鎮有合法穩定住所(含租房居住)即可申請落戶。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近期放寬落戶的省份,都是常住人口低增長甚至負增長的省份。在逐步放寬落戶門檻之後,這些省份能否“逆襲”?

  京津冀進入人口低增長期

  曾經人口快速增長的京津冀都市圈,近年來卻陷入人口緩慢增長的局面。

  2019年,河北年末全省常住總人口7591.97萬人,比上年末增加35.67萬人。然而,該省當年出生人口82.03萬人,死亡人口46.36萬人,自然人口增長數正好等於常住人口增長數量。

  從河北來看,這一局面已經持續多年。而儘管原因不同,天津在2014年之後,北京在2016年之後均進入常住人口低增長期。這使整個京津冀都市圈的人口增長都較為緩慢。

  河北的11個地級市,石家莊 、邯鄲、 邢台、 保定、張家口、 承德、 唐山、 秦皇島 、滄州 、衡水 、廊坊,只有靠近北京的廊坊,由於北京落戶政策較嚴而人口“外溢”,出現常住人口增長超過10萬人,其他城市無一個常住人口增速超過10萬人,有5個在0-3萬之間,2個城市為負增長。

  以河北省省會石家莊位列,2019年該市常住人口為1103.1萬人,較前一年增長7.93萬。但是,全年出生人口10.98萬人,死亡人口5.38萬人,自然人口增長達5.6萬。

  而河北GDP排名第一的唐山市,年末常住人口796.4萬,比上一年增長2.8萬人。

  缺乏一個人口吸納的“中心”,讓河北省對人口的吸引力有限。

  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孫不熟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北京進行人口控製之後,大批不能落戶的人才並沒有流向天津或者河北,而是選擇去了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

  這也能從廊坊的情況看出來,不少無法在北京落戶的人口,選擇前往北京周邊落戶,主要的工作地仍然以北京為主。根據廊坊市人民政府發佈的數據,2019年末,該市常住人口492.05萬人,比年初增加12.55萬人。其中有大批是從北京前來落戶的人口,甚至有新聞報導廊坊大廠人才落戶的預約號“一號難求”的局面。

  因此,從河北的情況來看,即使多個城市完全放開落戶,吸納人口進入的城市吸引力也相對有限。

  人口流出難遏製

  和河北相比,吉林的常住人口增速更為緩慢,2019年的常住人口為負增長。

  2019年末吉林省常住人口為2690.73萬人,比上年末淨減少13.33萬人。從人口出生率來看,全年出生人口16.32萬人,出生率為6.05‰;死亡人口18.62萬人,死亡率為6.90‰;自然增長率為-0.85‰。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採訪一位瞭解東北三省的專家後瞭解到,吉林等東北三省的人口流出,並不僅僅是青壯年的流出,還包括正在讀書的青少年的減少。

  從數據上也能看出這一局面:2016年,0-15歲(含不滿16週歲)人口數為378.95萬人,2017年0-15歲人口數為358.43萬人,2018年0-15歲人口數為352.61萬人,2019年2018年0-15歲人口數為348.14萬人,占比跌至12.94%。

  與之相對應的是60歲以上人口老齡化的比例不斷增長,2016年60週歲及以上人口477.75萬人,占比17.48%;2019年60週歲及以上人口551.11萬人,占比20.48%。

  為此,吉林提出,全面放開放寬城鎮落戶條件,全面取消城市租房落戶對繳納社保年限限製,非戶籍人口只要在居住地城區或建製鎮有合法穩定住所(含租房居住)即可申請落戶。取消投親落戶限製,配偶、子女、父母相互投靠落戶城鎮的,不受年齡限製,可根據本人意願辦理投親落戶。

  此外,優化戶口遷移業務辦理流程,全面推行“業務網上受理、材料網上流轉、審批網上進行”的業務辦理模式。

  目前來看,吉林的基礎教育良好,高校資源也比較豐富。

  2019年,吉林普通高校62所,其中,普通本科院校37所(包含5所獨立學院),普通專科(高職)院校25所;普通本、專科招生21.95萬人,普通本、專科在校生70.01萬人,比上年增加4.18萬人。成人本、專科招生7.00萬人,在校生13.48萬人。

  吉林提出,大中專院校畢業生、國民教育同等學力人員及留學歸國人員、技術技能人才不受穩定就業、穩定住所等條件限製,可在工作地、居住地、直系親屬戶口所在地城鎮申請落戶。

  然而,由於GDP增速低於全國平均水平,2019年吉林省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1726.82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3.0%,如何找到新的發展動力,才是吉林省能夠吸納更多人口流入的關鍵。

  上述專家指出,如果不能提供足夠有吸引力的就業崗位,一個地區很難從人口流出的頹勢中擺脫。儘管置業、基礎醫療和教育條件不差,但是吉林省還需要找到新的發展路徑。

  (作者:陳潔,實習生李舒婷 編輯:耿雁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