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騰出了一幢豪華寫字樓
2020年09月04日23:01

  原標題:廣州騰出了一幢豪華寫字樓

  來源:星球商業評論

  今天下午,網上突然出現了很多廣東省菸草局開會的新聞,局長劉依平的名字反復出現在標題里。

  這是一篇奇怪的新聞,明明剛過三伏,但文章開篇就是一句:

  隆冬時節,廣東暖意融融。

  乃悟查了查,這篇新聞的原稿是今年1月份發佈的,之所以現在又拿出來到處發,是因為來自上海的看看新聞,跨地區監督了廣東省菸草局在豪華大樓里辦公的事情,劉局長和300多員工遇到了原稿里說的“向何處去”的問題。

  2018年底,廣東省菸草局正式搬進了珠江城大廈,這是他們投資建設的廣州地標建築物,建築成本超過30億元,連建築師都是杜拜哈里發塔同款。

  當地人說珠江城大廈在廣州的中軸線上,有山龍之氣,309米高度俯瞰無敵江景,遙望日出日落。

  十幾年前,時任廣東菸草局長向晉成規劃了這座大樓,2005年獲得國家菸草局批準,有了自己響亮的名字:

  廣東新菸草大樓。

  風水這麼好的地塊,拍地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出來跟菸草局搶拍。就這樣,投資16億元的廣東新菸草大樓開建了。

  這之後,廣東新菸草大樓改名叫了珠江城大廈,投資一路暴漲到了32億元。

  那幾年,廣東菸草系統很不太平。有領導被曝光一個月能用公款吃200多萬,有領導安排自己家幾十個親戚進菸草系統,還有領導去了好幾次杜拜就為了住帆船酒店。

  菸草是納稅大戶,政府有時候也禮讓三分。比如2012年3月,廣州市還專門自掏腰包近300萬改造了珠江城大廈旁邊的天橋。當地的羊城晚報說:

  因為擋了大廈的風水。

  當然,這種有損精神文明的消息,後來被闢謠了。

  2013年,北京開始嚴禁各機關單位營建新的亭台樓閣,並且給出了一個期限:

  5年。

  那時候的廣東省菸草局,局長已經換成了戶春河。別說春河了,護城河什麼也不行,他不但沒能帶領大家搬進珠江城大廈,還因為愛買豪車被行政警告處分。

  真正把大家帶進珠江城大廈的,是現任局長劉依平。廣東菸草局輿論壓力很大的那幾年,他從廣東局調到了河北中煙任總經理。

  雖然身在河北,廣東靚仔還是很掛念家鄉的。在河北中煙已經在廣州設有辦事處的情況下,以河北中煙營銷中心的名義,在廣州珠江城大廈成立“荷花品牌研究中心”,主要用來搞品牌策劃、媒介宣傳、營銷推廣。

  大家都知道,菸草是不能打廣告的,所以劉依平的說法是:

  揮灑荷花獨特的正能量,精氣神,時代光華。

  2017年,劉依平殺回了廣東菸草局,就任局長,第一件是就是啟動搬家工程。為此,劉局長還發了紅頭文件,自己當搬家工作組組長,下面還有很多小組,比如傢俱組。

  其實,上一任局長在的時候,已經花了6000萬裝修珠江城大廈里的菸草局辦公室,就是顧及北京的“5年政策”,一直不敢搬進去罷了。

  6000萬裝修10層,顯然不能讓劉局長滿意,決定再花4300萬。

  2018年12月19日,廣東省菸草局全面進駐珠江城大廈。劉局長很高興,兩任局長沒辦成的事情,他給辦成了:

  搬遷是對國家改革開放40週年最好的獻禮。

  看看新聞的記者詳細描述了這份獻禮。300個局機關員工,占了10層2.7萬平米辦公面積,每年的租金和物業費加起來超過7000萬元,年人均辦公費用20多萬。

  乃悟有一事不明,這個大樓不是廣東菸草局自己的嗎,租金是付給誰的?

  劉局長的辦公室,花費了記者很多筆墨。63層的局座辦公室,看起來就像高檔酒店的套房,配有衛生間、衝涼房、臥室、高檔衣櫃:

  還有舒適的席夢思,連床上用品都是單位提供的。

  劉局長對床上用品很重視,2017年底,他在扶貧活動里送給貧困戶的禮品就是一套床上被單。

  對於廣東人來說,衝涼房永遠是重點項目。

  一個頭頂花灑一萬八,局座能就一個花灑嗎?另外倆花灑,頭頂淋浴花灑和冷熱水混合手持花灑,這兩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花灑,加起來:

  三萬二。

  洗臉盆水龍頭7500和毛巾掛鉤3000在這些花灑面前就是弟弟。

  搬家不到10天,媒體監督就來了。劉局長那時候忙得腳不沾地,他經常對員工們講面對這個輿情事件,我們發揚鬥爭精神,敢於鬥爭,善於鬥爭:

  成功防範化解了惡意炒作和不實輿情的影響。

  廣東菸草局的300個職工里,還是出了“壞人”。自從搬家後,不斷有員工向相關部門舉報該局違規搬遷豪華辦公樓,一開始,他們向菸草系統巡視組反映情況,不了了之。

  堅持不懈的他們在今年5月等到了北京來的欽差——中央第三巡視組。據說,調查持續了一個星期,大有收穫。

  前段時間,廣東菸草局開會宣佈要搬出珠江城大廈,回到原來的“老破小”。

  不知道那些花灑和席夢思他們會不會掛上閑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