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李世鵬:深圳是人工智能研究者的樂土
2020年09月04日18:21

  文|王茜

  李世鵬位於深圳龍崗鬧市區的新辦公室,面向著一潭碧綠的湖水和連綿起伏的山丘,窗外景緻宛如油畫。而在這裏,他也正培育著人工智能基礎研究的“綠洲”。

  頂尖科學家“回流”為何選擇深圳?

  作為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和國際電氣電子工程師學會會士(IEEE Fellow),李世鵬在多媒體、物聯網及人工智能等領域極具影響力,他擁有200項美國專利併發表了330多篇國際論文(H指數:76),培養出四位MIT TR35創新獎獲得者。

  李世鵬的事業發展是典型科學家“回流”路線。

  上世紀九十年代,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獲得無線電碩士學位後,李世鵬赴美國理海大學(Lehigh University)攻讀電機系世鵬學位,並在畢業後發明和研製了世界上第一個高質量低成本的高清電視解碼器。1999年,他選擇回國作為創始成員加入微軟亞洲研究院,曾擔任副院長、首席研究員及多媒體計算組主任研究員。

  2015年,揮別微軟後,李世鵬先後加入了智能硬件公司硬蛋科技和智能語音公司科大訊飛,並曾任科大訊飛集團副總裁及研究院聯席院長。2020年5月,應深圳市人工智能與機器人研究院(Shenzhen Institut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Robotics for Society,簡稱AIRS)的邀請,他來到該院擔任執行院長一職。

  談及深圳這座城市,李世鵬表示“我準備在深圳紮根發展,這不需要去猶豫。”深圳是人工智能研究者的樂土嗎?“這個答案是肯定的。你可以在深圳找到人工智能的全產業鏈條,從基礎研究到產業化。同時,深圳當前又在加大對人工智能基礎研究的投入,積極引入人才。這些都是在為深圳未來能走在科技前列做準備。”他說。

  深圳市人工智能與機器人研究院(Shenzhen Institut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Robotics for Society,簡稱AIRS)是深圳市政府設立的十大基礎研究機構之一,成立於2019年年初。該院依託香港中文大學(深圳),聯合多個世界頂級研究機構,重點開展人工智能與機器人的基礎、共性、關鍵技術研究。

  2017年,深圳市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到將於當年實施“十大行動計劃”,包括佈局十大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十大基礎研究機構、十大諾貝爾獎科學家實驗室、建設十大製造業創新中心、推進十大人才工程等。其中,關於十大基礎研究機構,工作報告指出要“開展前沿科學探索、關鍵技術研發、高端人才培養等,強化創新的基礎支撐。”

  AIRS的科研團隊陣容堪稱華麗——有中國工程院院士1位、美國工程院院士2位、加拿大工程院院士1位、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2位、IEEE Fellow 9位;已申請專利20多項;在頂級期刊發表多篇有影響力文章,如Nature及 Nature Communications等。

  李世鵬介紹道,立足深圳的AIRS,其成立緊扣粵港澳地區乃至國家的戰略需求,致力於開創一個集政府引導、國際聯合、大學依託、企業合作、創投融資、雙創孵化等多方面於一體的嶄新研究院模式。

  目前,AIRS已建立普適人工智能應用、計算機視覺、群體智能、智能機器人、物聯網與智能雲、機器學習與應用、特種機器人、無人系統和擴展現實等九個研究中心。

  根據深圳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3年),到2020年,深圳市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要突破100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達到3000億元。到2023年,深圳市要成為國際一流的人工智能應用先導區。建成20家以上創新載體,培育20家以上技術創新能力處於國內領先水平的龍頭企業,打造10個重點產業集群。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突破300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達到6000億元。

  在AIRS,李世鵬世鵬和他的團隊正在為上述目標奔跑。

  基礎研究+產業賦能=新物種

  如何看待AIRS在國內人工智能領域扮演的角色?

  李世鵬說, “包括人工智能在內的很多領域,繼續往前走都會涉及到基礎研究。我們當前採用的人工智能框架存在數據瓶頸, 即從一個行業跨越到另一個行業,需要人工去採集數據。人工智能作為產業來講,數據標註占了成本的1/3。所以業內會有玩笑說,‘人工智能實際上真正變成了人工的智能’”。

  他認為,將來的人工智能框架與現在會有很大的不同,可能會引入邏輯推理、神經學、認知科學和行為科學等等,讓人工智能可以“更像人”,依靠自身的邏輯做出判斷、引申和推廣。

  “我們的核心問題是,真正的人工智能框架是繼續基於大數據之上學習,還是模仿人腦去學習?這需要我們通過做基礎研究來解答。”

  新框架的設計需要強大的基礎研究做支撐。李世鵬指出,目前我國的基礎研究還非常薄弱。“基礎研究在整個產業的最底層,就像材料是很多供應鏈的根本,基礎研究就是材料。基礎研究的週期長、投入大,但是要真正讓國家在下一個大浪潮里不落後,就要從基礎研究做起。尤其在當前國際環境複雜的情況下,國家和政府需要獨立自主地去做這件事情。”

  而這就是AIRS和李世鵬世鵬在做的事情。

  AIRS有著盈虧自負的目標。“政府給我們五年建設期,未來研究院一定要實現自我造血,通過技術推動產業化,賦能產業創造價值。這是打造一個閉環的過程”。要培養這樣一個新物種,李世鵬直言“有壓力”,但他對未來持樂觀態度。

  “企業做研究看經濟效益,高校注重頂級論文的發表,但是技術研究跟產業經常脫節。而我們是新型的技術研究機構,我們是混合模式。我們會有規劃地將成熟的技術放到市場上去賦能產業,然而(收益)反過來支持我們做研究。”

  他表示,AIRS當前正在進行中的三十餘個項目中,主要是涉及國計民生的重大應用,例如雲計算、自動駕駛、運載機器人,又例如與虛擬經濟發展緊密關聯的增強現實技術,可檢測維護橋樑的特種機器人、人工智能輔助問診等。“我們在尋找研究院的‘兩彈一星’,聚焦去做一些真正能對產業、對學術界甚至是全球人工智能領域產生較大影響的項目。”

  值得注意的是,AIRS 物聯網與智能雲研究中心建立的智能工業雲與數據中心 —— AIRS Cloud 平台就是一個與國計民生息息相關的項目。AIRS Cloud平檯面向大灣區,融合四個服務器集群,可支持雲計算、大數據計算、人工智能和5G服務。該項目由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長講座教授、AIRS中心主任、IEEE Life Fellow 黃鎧教授領導。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經管學院校長講座教授、AIRS主任研究員賈建民教授作為通訊作者的研究論文——《人口流動驅動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國的時空分佈》近日在國際頂級期刊《自然》(Nature)在線發表。該文章主要構建了一個全新的“人口流動-風險源模型”,便於決策者在抗擊新冠疫情時根據人口流動更有效地評估風險並分配有限的資源。

  此外,AIRS普適人工智能應用研究中心的朱熹教授團隊近日在其搭建的雲端實驗室中,通過機器人自動化和AI算法成功合成出具有光學活性的手性無機鈣鈦礦納米晶體。這也是學術界首次報導在純無機鈣鈦礦材料中發現手性吸收的現象。

  下一個人工智能的新世代會誕生在深圳嗎?李世鵬等科學家或許將告訴我們答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