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如何應對衛生巾貧困?莫迪發聲+政府補貼
2020年09月04日08:45

  原標題:印度如何應對衛生巾貧困?莫迪發聲+政府補貼

  五分之一的英國女生曾因月經遭到校園霸淩,近一半的美國女性經曆過月經羞恥,2016年的報告顯示只有15%的尼泊爾女孩在使用衛生巾,同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報告估計撒哈拉以南非洲有十分之一的女孩在月經期間缺課……許多地區的貧困女性無法獲得安全的經期用品,許多文化將經期女性視為“不潔”和“不吉利”的人,月經禁忌和經期貧困現象存在於世界各地。

  而在月經禁忌根深蒂固、許多地區依舊貧困的印度,情況正在漸漸變化。就在今年8月15日,印度總理莫迪首次在獨立日演講中提到月經健康問題,也讓月經羞恥和經期貧困問題得到廣泛討論。與此同時,印度政府正在推廣一盧比(約合人民幣0.09元)一片的廉價衛生巾計劃,印度民間和演藝明星也參與到社交媒體活動之中,呼籲打破月經禁忌。

莫迪在2020年獨立日活動上發表講話 央視網 圖
莫迪在2020年獨立日活動上發表講話 央視網 圖

  總理演講首談月經問題

  當地時間8月15日,印度總理莫迪在獨立日演講中強調應當消除月經禁忌,這是印度總理首次在獨立日講話中談到月經健康問題。

  據《印度斯坦時報》8月16日報導,莫迪在演講中稱:“本屆政府一直關注我們女兒和姐妹的健康。通過6000多個大眾藥品中心(Jan Aushadhi centre,以低價出售非專利藥物的專營店,由印度政府主導),大約有5000萬女性以一盧比(一片)的價格獲得了衛生巾。”莫迪還表示,“我們致力於為女性賦權。一些女性在海軍和空軍中擔任著戰鬥職務……女性正在成為領導者。”

  《印度斯坦時報》評論稱,莫迪在獨立日講話中提到衛生巾,這向印度13億人口傳遞了一個強有力的信息:月經就像吃飯和睡覺一樣,是一個自然的生理現象,也需要被正常對待。

  在印度,對於月經和女性衛生用品的汙名化使女性不敢公開談論這一話題,許多女孩也因為缺乏月經意識等原因輟學。《印度斯坦時報》評論指出,在某些地區,經期女性被認為是“不潔”的“賤民”,不能參加宗教和社會活動;在衛生用品廣告中,血液會被天藍色的墨水替代;由於尷尬,藥劑師和商店老闆在出售衛生巾時會用舊報紙和不透明袋子將其包裹。即便是在現代社會,人們也對經期女性持有虛弱、能力不足、更加情緒化和敏感的偏見。

  據新德里電視台今年5月的報導,2015年至2016年印度全國家庭健康調查估計,在印度3.36億有月經的女性中,大約只有1.21億(約36%)的女性在使用衛生巾。而如果女性無法獲得經期衛生用品,可能會增加患宮頸癌、生殖道感染、乙型肝炎、真菌感染和尿道感染的幾率。

  “一盧比一片”的衛生巾計劃

  在這次“破天荒”的獨立日演講後,莫迪政府也意欲擴大廉價衛生巾計劃。據印度新聞網站“The Print”8月28日報導,莫迪政府計劃投入1200億盧比(約合人民幣112億元)擴大原有計劃,以確保全印度各地都能買到廉價衛生巾。

  據報導,印度化工和化肥部的兩名高級官員證實了這一計劃,而該部門下設的印度醫藥部正是負責在大眾藥品中心內銷售廉價衛生巾的機構。莫迪政府2015年推出了“總理大眾藥品計劃”(PMBJP),在全國設立名為“大眾藥品中心”的專營店售賣低價藥品,衛生巾此後也被納入其中。

  該計劃採用的是印度衛生巾品牌Suvidha(印地語,意為“方便,舒適”)。Suvidha品牌於2018年推出每片2.5盧比的衛生巾,自2019年8月開始,印度政府對其進行零售折扣補貼,Suvidha衛生巾開始以每片一盧比的價格在全國6550家大眾藥品中心銷售。據報導,這種衛生巾還可以生物降解。

補貼後折合一盧比一片的Suvidha衛生巾
補貼後折合一盧比一片的Suvidha衛生巾

  化工和化肥部的一名官員介紹稱,印度每月衛生巾的使用量為50億片。根據衛生巾的生產成本(每張2.5盧比)來算,該計劃每年需要花費大約1200億盧比。這名官員還表示,相關部門現在打算擴大該計劃的規模。

  這名官員稱,在過去的兩週里,有關部門已經舉行了一系列會議,對該計劃進行了初步探討,其中包括要求擁有資產較多的個人和企業“認領”村莊,並幫助向印度各地的貧困婦女分發衛生巾,以實現普及衛生巾的目標。這名官員說,企業可以將“認領”鄉村或地區作為其企業社會責任(CRS)的一部分。

  但是這一廉價衛生巾計劃還面臨不少挑戰。據“The Print”去年8月的報導,一些大眾藥品中心的低價衛生巾常常斷貨,分銷物流環節存在問題,另外並非所有人都能知道這一低價衛生巾計劃。上述化工和化肥部的官員也於近期承認:“政府需要確定最佳的全國衛生巾分銷機製,必須考慮到分銷渠道很少的偏遠農村地區。”這名官員還說,除了指導如何使用衛生巾、處理使用過的衛生巾之外,農村地區的婦女可能需要有人鼓勵她們使用這些衛生巾,此外還需要找到有效的使廢舊衛生巾處理機製。

  除了印度政府主導的大眾藥品中心,印度地方官員也將目光投向了學校。據《印度斯坦時報》8月27日報導,為了在女生中推廣個人衛生觀念並鼓勵她們上學,印度北部的北阿坎德邦傑莫利縣(Chamoli)的公立學校將安裝衛生巾自動售貨機。

  傑莫利縣的地方長官斯瓦蒂·巴達烏里亞(Swati Bhadouriya)8月26日要求在女生人數最多的學校安裝衛生巾自動售貨機。她說:“男孩和女孩之間沒有區別,只有當女孩得到救助,社會才能存續。這一信息需要傳播到每個村莊,讓人們意識到平衡性別比的重要性。我們應該列出縣里女生最多的學校,並在這些學校安裝衛生巾自動售貨機,以鼓勵女孩來上學。”

  寶萊塢和板球隊聲援

  2018年,印度電影《印度合夥人》(又名《護墊俠》)上映,在印度國內外掀起了關於月經話題的討論。該片根據印度一位草根企業家的真實事蹟改編,講述了主人公衝破層層阻力,發明低成本的衛生巾生產機,為印度農村的經期衛生觀念和女性生活帶來變革的故事。在製作電影之外,寶萊塢也有許多明星在繼續關注月經問題。

  據《印度斯坦時報》8月30日報導,在今年新冠疫情期間,一個致力提高月經衛生意識、名為“人類為了人道”(Humans For Humanity)的非政府組織為保證宣傳活動照常進行,在社交媒體上啟動了“紅布運動”,旨在打破月經禁忌。參與者只需要在手腕上繫一塊紅布,拍照上傳至社交媒體並加上該活動的話題標籤,就可以參與其中,包括寶萊塢知名演員和歌手在內的許多用戶紛紛支持這項活動,並在明星之間形成了連鎖效應。

  報導稱,印度女演員庫布拉·薩伊特(Kubra Sait)表示:“談論月經健康是極其重要的。我非常感謝印度的電影製作人和製片人,他們把這一話題從印度帶到了全世界。”薩伊特還強調了學校教育的重要性,她認為把月經相關討論普及到每一所學校也至關重要,這樣女生和都可以談論這個問題。

  另一位支持這項運動的女演員迪維婭·塞特·沙阿(Divya Seth Shah)認為,數個世紀以來的社會禁忌讓月經變得不可言說。“是時候改變了。月經是我們長大成人的儀式,讓我們真實地、有尊嚴地看待它。”

拉賈斯坦皇家隊球員展示印有衛生巾品牌商標的球衣  拉賈斯坦皇家隊社交媒體視頻截圖
拉賈斯坦皇家隊球員展示印有衛生巾品牌商標的球衣 拉賈斯坦皇家隊社交媒體視頻截圖

  在印度體育界同樣有挑戰月經禁忌的行動出現。今年8月,印度板球超級聯賽的拉賈斯坦皇家隊(Rajasthan Royals)與印度衛生巾品牌Niine簽署了讚助協議,該品牌商標將出現在這一男子板球隊的球衣上。拉賈斯坦皇家隊發表聲明稱,板球是印度最受歡迎的運動,“這為探討健康問題、推動社會改變提供了理想的平台”,並且能夠“幫助教育男性”,以“增強相關意識”“促進理解”。Niine公司負責人也說,此次合作可以幫助“消除許多人對衛生巾和經期的尷尬情緒”。

  澎湃新聞記者 南博一 實習生 徐藝芠 徐小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