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州陷29年來首次經濟衰退
2020年09月03日07:30

原標題:澳州陷29年來首次經濟衰退

原標題:澳州陷29年來首次經濟衰退

  澳州引以為傲的經濟增長神話正式終結。隨著二季度GDP創紀錄地大跌,澳州陷入了29年以來的首次經濟衰退,原因無他,疫情帶來的封鎖措施仍舊是最大的衝擊。但對於澳州來說,疫情卻不是唯一的衝擊,早在疫情來臨之前,澳州經濟便已出現疲軟,疫情不過是其經濟衰退的最後一擊。

  當地時間2日,澳州統計局公佈了最新的經濟數據。統計數據顯示,澳州二季度GDP跌幅達到了創紀錄的7%,同時,澳州統計局也確認了一季度GDP跌幅為0.3%。連續兩個季度的萎縮意味著技術性衰退已經到來。澳州廣播公司報導稱,澳州上一次陷入衰退還是在1991年。

  澳州統計局國民經濟核算主管邁克爾·斯梅茲稱,受為防控疫情而採取的限製措施影響,二季度澳家庭服務支出顯著減少,這是當季經濟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數據顯示,澳州家庭最終消費支出下降12.1%,其中服務支出下降17.6%,受影響的服務行業包括運輸、車輛和旅館運營、咖啡廳和餐館等。具體來看,當季私人需求拖累GDP增長7.9個百分點,公共需求對GDP增長貢獻0.6個百分點,淨貿易對GDP增長貢獻1個百分點。

  今年3月,為加強對新冠疫情的防控,澳州也開始實施限製措施,基本上處於“封城”狀態,除必要的工作、運動、購買生活物品、醫療以外,人們被要求“禁足”在家。6月初澳州多州開始逐步解封,但卻迎來了疫情的再次反彈。

  7月7日,澳州Victoria州州長Daniel Andrews在發佈會上表示,從8日午夜開始,該州首府墨爾本市及其相鄰郊區將再次實行“封城”,為期6周,到8月19日結束。據瞭解,墨爾本是澳州第二大城市,上述措施預計將影響490萬人。

  “我們連續28年經濟增長紀錄,如今已正式結束。原因就是百年一遇的疫情。”澳州國庫部長喬希·弗賴登伯格認為,這場危機與眾不同,他同時表示,“今天的國民經濟核算結果證實,新冠病毒對澳州經濟有毀滅性影響”。

  弗賴登伯格也提到,墨爾本所屬Victoria州的“封城”措施將嚴重影響三季度GDP。此外,弗賴登伯格還曾稱,墨爾本實行的全面封鎖措施導致數十萬人失業,澳州實際失業率9月末前將升至13%以上。

  疫情彷彿成了澳州經濟衰退的罪魁禍首,但若將時間線放長,情況可能就會是另一個樣子。去年澳州連續28年增長的經濟便已出現疲軟的跡象,消費低迷成為最大的警示燈,去年12月,澳州新年假期前的零售額觸及過去十年來的最低點。

  此外,澳州主要城市的房地產市場持續萎縮,企業信心也已經下滑,投資出現下降。統計數據顯示,去年二季度澳州公共固定投資總額同比減少了5.41億澳元,降幅為2.3%,預計投資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貢獻率將減少0.1%。為此,一些企業正在計劃減少資本投入。

  本就已經疲態盡顯的澳州經濟又在去年末遭遇了嚴重的林火。有專家及諮詢機構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大火將給澳州經濟造成數十億美元的損失。林火將拖累澳洲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長,尤其會挫傷該國旅遊、區域貿易、建築以及農業生產等領域的經濟活動。單是雪梨平均每天的損失便達到5000萬澳元,而天氣變化導致的酷熱和風暴,也使雪梨的經濟承受著日益增加的壓力。

  不過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稱,疫情更多是給澳州帶來外部衝擊,相比較而言,澳州地廣人稀,疫情產生的內生影響是比較小的,主要是影響其外需。但所幸我們能夠看到,整體上半年澳州的經濟跌幅仍舊比很多西方國家小,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中國的復工復產,包括中國對鐵礦石等礦產需求的增加以及中澳自貿協定等。

  至於澳州整體的經濟情況,白明認為,主要在於太過於依賴向外部出口原材料,基本上相當於“看天吃飯”,本身增值部分並不高,內需部分也因人口少而帶不起來。北京商報記者 楊月涵

(責編:李都也(實習生)、李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