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湖人要想打贏紅隊!哪些點是關鍵?
2020年09月03日18:54

  2分之差,紅隊還是成功笑到了最後。作為勝者,他們將在接下來的分區準決賽里挑戰西岸的榜一洛杉磯湖人。

  兩隊在常規賽里一共交手了3次,但都缺乏足夠的實際意義:

  第一次,湖人贏了,但那時候紅隊還有卡培拉,陣容與打法和現在還有著一些區別;

  第二次,紅隊贏了,可當時交易才剛剛完成,準備不足的湖人甚至還沒搞清楚該怎麼跟紅隊對位;

  再到第三場,已經是泡泡里的故事了,占士、韋斯卜克缺席,鎖定了西岸第一後的湖人選擇了多人輪休,最終上演了一出炒籃好戲。

  所以,對於這兩支球隊而言,系列賽的第一場固然很重要,但未必能決定整輪對決的走勢。那會更像是一次互相間的探底,看看我手裡的這些牌被各自擺到對手面前時,能起到怎樣的效果。而探底之後的變招與拆解,才是決定彼此命運的最大關鍵。

  接下來我所要聊的東西,大抵也就是如此,屬於盲猜,都是一些基於理論所得出的東西。

  先說觀點吧,我不認為紅隊會對湖人造成很大的威脅。

  理由有兩點:

  第一,湖人具備著絕對的形體優勢,這是關鍵;

  第二,湖人的領袖更成熟,整體對於防守的破解方式也更多元。

  先說第一點。

  紅隊是一支極端魔球的小個球隊,先發的四五號位分別只有2米01和1米96,為了追求更強的靈活性,以及更加開闊的陣地空間,他們主動犧牲掉了自己的高度。而這種做法所帶來的弊端,也極為明顯:

  1、他們很難保護好籃板球

  在做完卡培拉的交易後,紅隊是全聯盟同期籃板率最低的球隊。紅隊的籃板球,靠的拚勁,但體型上的劣勢還是讓他們很難做好籃板球的保護,他們是非常怕對手衝搶籃板打二次進攻的。而這方面,湖人是行家,即便是在拓荒者擺出雙塔的情況下,湖人也打出了非常強悍的二次進攻表現,場均可以拚到12.4個前場板。

  2、他們缺乏足夠的護框能力

  紅隊是聯盟同期禁區保護表現做的最糟的球隊之一,對手的攻筐命中高達67.8%,與勇士相當,排聯盟倒數第6。紅隊的防守,強在腳步和伸縮性,他們能換防,能協防,有足夠的輪轉速度,但缺乏可觀的護筐高度。

  而湖人又是這個聯盟里最喜歡捶內線的球隊,在剛剛過去的首輪系列里,湖人場均要挑戰拓荒者的雙塔32.2次,每場能在禁區裡拿50分,都是今年季後賽里的聯盟第一,這是雷霆所做不到。一旦讓湖人將球打到禁區,紅隊幾乎沒有加以限制的能力。

  亞當斯打不疼紅隊,但一字眉可以。他必然會在接下來的比賽中,更多次的去到籃下要位,在常規賽的對決中,他就很多次在低位單吃掉了自己的對位防守人。不過這裏有一個疑問是,塔克這種卡下盤的矮壯型內線,配上在季後賽里更加頻繁的協防干擾,一字眉能不能始終保持在禁區裡的強勢,我們得再看,他的出球是否足夠應對可能出現在低位的夾擊,也需要另作觀察。

  不過,紅隊該怎麼處理占士對於禁區的強突呢?這絕對是個大難題。另一方面,我倒覺得,讓占士多到低位去打打背身,可能也會是一種不錯的解法。

  當然,更大隻的體型在籃球場上未必就一定代表著強勢。大中鋒的存在是會拖累球隊整體防守輪轉的速度的,這就容易給紅隊漏出三分的空當,尤其是蹲伏在底角的塔克。當麥基、侯活這些球員要去做籃下協防時,湖人後續對底角輪空球員的干擾能否做到位,也很重要。

  雖然我不認為湖人需要對開場陣容進行調整,但適當地減少對大中鋒的使用,應該是必要的。在這輪系列賽里,湖人需要增加一字眉出現在五號位上的時間,更多的讓他和古斯馬/莫里斯搭檔打小陣容,在不丟掉形體優勢的前提下,去持續匹配紅隊的靈活性。

  接著再說第二點。

  紅隊是一支特點非常突出的球隊,進攻的發起高度依賴雙核的持球突破,且時常伴隨著大量的三分出手。在第一輪的7場對決中,他們場均能夠投進18.3記三分,這個數字非常驚人,但同樣驚人的還有他們每場多達51次的三分出手。

  當紅隊能夠打出自己的節奏時,光憑著這“三分就是比兩分多一分”的硬道理,他們就能給人一種非常無敵的感覺。但紅隊的奇特之處也在於此,他們幾乎沒有做改變的餘地和想法。

  打的順,也這麼打,打的不順,還這麼打。戰術極為簡單,有時候甚至沒有所謂的突分,就是在上線簡單的傳球,都能變成一個不講理的超遠三分。也正是因為這種打法,造就了紅隊飄忽不定的球隊實力。他們可以很強,但也真的能打的很菜,你幾乎無法對他們的比賽進行準確的預測。

  相比之下,湖人無論是整體進攻的層次感,還是紀律性都要明顯強於紅隊。他們顯然是實力展示更穩定的那一方。這也是他們會更被人看好的重要原因。

  當然,即便我認為湖人的實力在紅隊之上,也並不意味著就一定不會有其他狀況發生。

  有兩個問題是需要湖人注意的。

  第一,湖人的遠投手感。

  這個不用多說了。湖人在這賽季輸給紅隊的兩場比賽中,三分線外的表現分別為31中9,19中2,而紅隊則一共扔進了40記三分,如果一直是這種投射表現,那湖人翻車也是情理之中。

  第二,紅隊雙核的發揮。

  防守紅隊的雙核要比拓荒者的更棘手,而且他們沒有拓荒者雙槍那麼依賴擋拆來啟動終結。同時,在湖人的隊內又沒有多爾特這麼一號人,能在一對一的單防中有效地限制住夏登的發揮。

  所以,該如何限制紅隊雙核的暴走呢?

  我個人認為,湖人應該優先協防禁區,然後再去拚整體輪轉的到位率——有點像熱火防公鹿的思路。

  這話雖然聽著作死,但我的理解是這樣的:

  紅隊基本是沒有中距離的,所以要想降低他的進攻效率,無非就是逼他的核心做高難度的投籃,又或者是分球交給角色球員處理進攻。既然這樣,那湖人就應該選擇至少堵住一頭,先利用好高度把禁區卡住,然後再去逼夏登去大量的後撤步三分投射。

  如果紅隊的射手群投爆了,又或者韋斯卜克的中距離擦板神準,夏登頂著防守人也能個個拔進,那你也只能認命了。但從大樣本的數據來看,紅隊的投射表現沒有那麼穩當,湖人至少是可以在系列賽之初賭上這麼一把的。

  當然除此之外,還是有很多細節是湖人可以去拿捏的。比如說轉換進攻,紅隊大量的三分遠投必然會創造出非常多的長籃板,如何將這些籃板球轉化成一攻,是湖人可以去琢磨的。再比如他們該怎麼佈置退守,才能有效地擋住韋斯卜克的快速推進,是該像別隊阻擋字母轉換那樣阻攔韋斯卜克麼?這些東西,就留到開賽之後再來慢慢品吧。

  最後,雖然一定少不了口水,但我還是希望這台NBA春晚能打的足夠精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