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領跌全球疫情形勢嚴峻 印度怎麼了?
2020年09月03日17:05

  原標題:經濟領跌全球疫情形勢嚴峻,印度怎麼了?

  最近,印度的新聞“三連爆”:在中印邊境搞事,疫情狀況惡化,第二季度GDP下跌創紀錄,都挺吸引眼球。

  印度經濟實際情況可能比數據更糟糕

  近期,印度官方公佈的數據顯示,印度第二季度GDP暴跌,跌幅達到了創紀錄的23.9%,領跌全球——有報導稱“僅次於美國”,這其實是對美國季度GDP統計計算的誤解。美國季度GDP數據是年化計算方式,折算成各國統一口徑為-8.2%。而且,印度經濟的實際情況可能比表面數據更為糟糕。這和印度的國情有關。

  印度的經濟數據是出名的“印度特色測不準”。由於政府結構鬆散、缺乏有效基層治理、工作效率低下等原因,印度統計部門很難獲得準確的統計數據。而且,印度存在龐大的“隱蔽經濟”,城市貧民窟經濟、鄉村自然經濟都存在大量非正式行業,它們平時就是數據盲區,疫情影響下就更難統計了。

  鄉村自然經濟可能受疫情衝擊較小,但貧民窟經濟的受害程度很深。疊加這些“隱蔽經濟”後,到底對印度GDP的影響是正是負、有多大影響,都不得而知。

  因此,印度“第二季度GDP暴跌23.9%”的數據也只能作為參考。

  當然,“印度特色測不準”的數據也不是毫無意義的。印度政府統計數據顯示,三大支柱產業貿易、酒店和交通均跌了近半,近年來方興未艾的建築業跌幅也近半,製造業跌幅接近四分之一。

  這些支持經濟發展的重要產業部門表現讓人失望,印度經濟的整體情況惡化可想而知。

  印度很可能已成全球疫情最嚴重地區

  印度的疫情防控形勢極為嚴峻。

  8月以來,印度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數量連續多日超過7.5萬,甚至創下了新的全球紀錄。照此勢頭,印度很快就會成為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地區。

  實際上,由於醫療數據同樣“印度式測不準”,按照目前疫情蔓延的狀態,估計很可能印度已成為全球疫情最嚴重地區。

  印度在疫情暴發初期的3月24日,宣佈全國封鎖21天。這一舉國封鎖的措施其實是無奈之舉。因為印度人口密度高,且三分之一的人口沒有固定居所,無法採取國際通行的社區隔離措施,因此只能採取嚴厲的“鎖國”政策。

  當時,莫迪在電視講話中說,“準備用21天換21年,是為了拯救無數印度人的生命,要求每一條街道、每一個街區都被封鎖。”決心不可謂不大。但是,當時外界普遍擔心印度是否已做好了相應的準備。

  印度人口高達13.5億,怎樣保障物資供應就是個難題。而且,印度大量進城務工的貧民靠日薪製的短工維生,“鎖國”之後,生計堪憂。

  更為關鍵的是,印度的醫療資源嚴重不足。《印度時報》對此有過專題報導,這方面情況非常嚴重。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根據印度醫學委員會統計,印度大約每1225人配備一名醫生。這一比例不僅遠低於每千人兩名以上醫生的發達國家,而且在發展中國家中也處於很低水平。

  可悲的是,該委員會的統計非常陳舊。該名單中甚至有7.5萬醫生在1947年印度獨立前就已註冊。這些90歲以上的老人即便在世,恐怕也沒有執業能力了。他們被留在名冊上,無非是充數而已。因此,印度很多基層公立醫院平時就缺醫少藥,疫情壓力下更難以指望。

  因此,印度舉國封鎖抗疫的舉動並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

  “鎖國”期間,大量進城務工的貧民不得不返鄉自救。一開始,印度政府還採取嚴格的圍堵措施,但沒幾天,政府只能允許他們返鄉——如果不讓他們回去,城市貧民窟將會爆發嚴重的人道危機。

  此外,加之印度各邦對封鎖的執行力度不一,導致各地疫情防控效果也相差甚遠。

  印度舉國封鎖抗疫的預期目的是限製病毒傳播的範圍,對病毒實施“悶殺”。可是,執行的實際效果並不好,幾十萬返鄉人流把病毒帶回了醫療基礎更為薄弱的印度鄉村。

  城市的情況也無法樂觀。印度城市經濟活動停擺、物流休克後,物資匱乏的問題難以解決。印度的社會矛盾也隨之上升,出現了民眾圍攻防疫醫療人員的事件。

  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問題不斷衝擊“舉國封鎖”。儘管印度直到7月才正式宣佈開禁,實際上,5月以後,該國很多地方就已經封不住了。

  正式開禁之後,印度的疫情數據迅速惡化,每日新增確診病例數先是激增到萬人以上,而後迅速增加到3萬人、5萬人,直至現在的8萬人大關。

  印度“碰瓷”中國操作可能經常化

  隨著印度疫情的惡化,中印邊境也變得不太平了。

  莫迪政府的用意很明白:對內,要把民眾的不滿情緒導向“外敵”,以減輕政府承受的政治壓力;對外,通過對華啟釁,尋求“盟友”支持。

  渲染中國威脅、利用印度流行的對華競爭意識,是莫迪政府慣用的政治權謀。

  從現有情況看,印度“碰瓷”中國的操作很可能會和印度疫情一樣長期化。

  顯然,印度沒有和中國一較高下的國力,對此,莫迪等印度高層人士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印度上下瀰漫著“迷之自信”,對疫情、對經濟都是如此。

  在疫情暴發初期,印度政界、輿論界都自信滿滿,諸如“印度人天生免疫能力強”、“印度曆史上從未被瘟疫打敗過”的言論氾濫。

  然而,自豪感爆棚的“免疫能力強”更像是神話故事,而“曆史上如何如何”更凸顯了印度人對曆史嚴重的健忘——18世紀初的霍亂大流行就是在印度加爾各答始發的。印度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印度,十幾億人在測不準的數據、誇張的神話中樂觀地生活著,希望、失望和絕望交織的光影迷離。

  關不羽(專欄作者 經濟學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