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醫生”蔡衛平:與傳染病交鋒37年
2020年09月02日05:01

原標題:“最美醫生”蔡衛平:與傳染病交鋒37年

“最美醫生”蔡衛平:與傳染病交鋒37年

林潔

  “這是我獲得的最高榮譽。”年近花甲的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感染病中心主任蔡衛平,剛剛被評為2020年“最美醫生”,他也是廣東省唯一一名獲此殊榮的醫生。

  在感染科奮鬥了37年,有著“抗非”功臣、愛滋病專家、全國人大代表等多重身份的蔡衛平,在今年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戰“疫”中,依然堅守著懸壺濟世的醫者仁心。他甚至計劃好退休後,繼續為健全基層醫療出力,推動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村衛生站建設,培訓更多基層醫生。

  儘管獲獎無數,但蔡衛平總是輕描淡寫地說,這隻是對過往工作的肯定。“我希望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為患者多做一點事。”

愛滋病防治的“守護神”

  蔡衛平是全國從事愛滋病治療的臨床醫生之一,在我國較早開展了愛滋病的規範化高效抗逆轉錄病毒治療、愛滋病機會性感染譜的調查以及其藥物預防與治療等研究工作。

  30多年來,他已帶領團隊,成為全世界最大愛滋病抗病毒治療點的“守護神”。他所在的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感染科,承擔了廣東省近三分之一愛滋病患者的治療和隨訪工作。

  “愛滋病剛流行時,好多地方缺醫少藥。”蔡衛平記得,十幾年前他們到河南駐馬店等地駐鎮駐村指導愛滋病防治,村長把村里感染HIV的人叫到一起,大家坐在村委會的院子裡看病。一些患者因藥物引起的皮疹相當嚴重,但村醫無法處理……這些窘況讓他認識到:要改變愛滋病防控困境,必須下沉到基層。

  蔡衛平發現,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在全國都是疾控中心(CDC)管理愛滋病患者,甚至直接參與治療。這一模式往往無法理順CDC與醫院的關係,以至於在治療上出現一些不規範的情況。

  為了改變這一現狀,蔡衛平四處奔走,與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密切合作。終於在2003年,廣東將愛滋病防控和治療的定點醫療機構落在各級醫院。

  後來,蔡衛平牽頭製定了《廣州市愛滋病及常見機會性感染減免費藥物治療實施辦法》,最大限度保障愛滋病患者權益,被稱為至今國內最好的“四免一關懷”地方政策。

  “我喜歡挑戰,做醫生的最高境界就是治好別人看不好的病!”在蔡衛平的推動下,多項針對愛滋病患者的人性化政策落地。在廣東,愛滋病病死率降至3%以下,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從抗“非典”到戰“新冠”的一線老兵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來襲。作為廣東省新冠肺炎專家組成員,蔡衛平像17年前抗擊非典時那樣,再次衝到了救治一線。

  非典時期因為太疲憊,蔡衛平不幸被感染,並迅速發展為重症。病情最嚴重時,他不肯進ICU,堅持無創輔助呼吸,實踐廣東用藥方案。20多天,蔡衛平挺了過來,親身檢驗了正在探索的用藥方案是正確的。“熬過了這樣的痛苦,才真正體會到做病人的感受與對醫生的依賴。”

  新冠肺炎傳播更快、防控難度更大,患者也更多。但這次,蔡衛平很淡定。他強調加強院感防護,保證醫護人員休息;將疑似病例、確診病例分類收治,避免交叉感染。1月17日,該院嘉禾院區綜合ICU接診第一例新冠肺炎疑似患者,蔡衛平憑藉專業素質和敏銳直覺,科學調整隔離病區,迅速製定診療流程,為後來高效救治贏得寶貴時間。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最高峰時,該院收治確診患者近300例,同時有3個重病號上了ECMO(體外膜肺氧合)。許多專家傾向於用重藥,甚至4種抗病毒藥聯用。但蔡衛平反複呼籲,不能多種藥物聯用、大劑量用藥,否則產生的副作用可能比好處還多。

  作為感染科專家,蔡衛平總是盡快回應公眾對疫情的疑問,最早解釋複陽現象、提出超長潛伏期是個案、科普群體免疫……

  當全社會聚焦救治新冠病人時,蔡衛平警惕醫療次生災害的發生。“不能把病區都撤了,否則其他傳染病人得不到及時醫治。”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保留了1個重肝科和2個感染科,讓愛滋病、肝病、瘧疾、重流感等病人有了保障。

人大代表心中的“患者最大”

  經曆了抗擊非典和新冠肺炎兩次戰“疫”,蔡衛平對重大疫情防控機製進行了更深入的反思。作為全國人大代表,他向全國人大提交了“關於建設平戰結合的綜合性傳染病醫院,應對各種重大疫情的建議”。

  兩個多月後,國家發改委發佈《公共衛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設方案》。對比文件中的許多專業提法,蔡衛平相信建議被採納了。“不僅是提法,很多字眼都是一樣的。”蔡衛平開心地說,通過自己的一點點努力,推動公共衛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設方案的落地,還挺有成就感的,“畢竟一輩子能遇到這樣的機會不多”。

  從1983年畢業從醫至今,不管是愛滋病,還是登革熱、伊波拉、H7N9禽流感、非典、霍亂、新冠肺炎等傳染病,蔡衛平總衝在最前。

  在同事眼裡,再揣著提防心的患者,遇到蔡衛平就疑慮全消。“他理所當然是‘最美’的!”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感染三科主任何浩嵐說,除了專業,更重要的是蔡衛平對患者的同理心。

  在蔡衛平看來,醫生是唯一能讓人把命交到自己手上的職業。“每次看到病人的眼睛,我就會告訴自己一定要用盡全力,把生的希望帶給更多人。”

  “只有時刻心繫患者,急患者之所急,才能發現那些平時不易察覺的痛點;只有走出診室,走到基層病患中間,才能開創真正有效的醫治方案。”這是蔡衛平37年從醫的初心。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林潔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9月02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