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軟件大漲40% 中國工程師支起一片天?
2020年09月02日11:23

  文|劉碩

  新浪財經北美站 美國東部時間9月1日 Zoom軟件上季度的銷售額增幅在納斯達克100強公司中位居第二,這進一步證明了以家居股為核心的軟件依然如日中天,受到隔離影響,未來更多在家辦公的公司進一步幫助了Zoom股價的上漲,使該公司股價週二一度飆升了47%,最終收漲40%。

  截至7月31日的三個月,Zoom收入增長355%,達到6.635億美元,超過了分析師預期的5.050億美元。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是納斯達克100指數成分股公司中唯一一家在同期實現更大銷售增長的公司。

  Zoom股價的暴漲也使得持公司逾5000萬股的CEO袁征(Eric Yuan)身價暴增。據彭博億萬富豪榜,袁征身價週二增加了66億美元,今年迄今已暴增了195億美元。

  Zoom的市值從一年前的250億美元上升到現在的1290億美元,新用戶增長勢如破竹。該公司現在的規模已經超過了IBM和AMD。首席財務官Kelly Steckelberg在Zoom電話會議上告訴分析師,新客戶訂閱帶來了81%的收入增長,客戶流失比預期要少。根據雅虎提供的數據,有988位“大客戶”在軟件上花費了10萬美元以上,是一年前的兩倍多。

  加拿大皇家銀行分析師Alex Zukin在報告中寫道,Zoom在本季度平均每月活躍用戶為1.484億人,同比增長4700%,分析師對Zoom股票的評級為買入。

  其CEO袁征顯然沒有止步於此。Zoom給出的預測表明,爆炸式增長將繼續下去。公司預測在截至明年1月的財年中,銷售額將高達29.9億美元,這意味著僅在一年內,收入就將增長近四倍。

  瘋狂增長的收入背後,Zoom的秘密軍團也逐漸浮出水面。紅點創投(Redpoint Ventures)的托馬什-湯古茲(Tomasz Tunguz)曾在其博客表示,“Zoom盈利能力的一個關鍵驅動因素是勞動力套利”,即將工作崗位轉移到人力成本低廉的地區,這在科技公司中是一種日益增長的趨勢。

  就連Zoom在招股書中也承認,其在中國的多個研發中心僱用了500多名員工,約占其員工總數的30%,佔據非美籍員工總數的 70%。低成本的勞動力自然帶來了Zoom如今的高盈利。而有趣的是,與大多數在中國建立研發中心的跨國公司不同,Zoom並沒有尋求增加其在中國的市場份額,甚至在最初,亞太地區也僅占Zoom收入的9%,目前更是完全捨棄了中國直接銷售業務。

  並且在2020財年中,Zoom的研發費用為近6708萬美元,占運營總費用的13.6%,但是僅占總營收的11%。2019財年,Zoom在研發上花費了3300萬美元,占運營總費用的12.5%,占總營收的10%。

  托馬什稱,這一比例比其他企業軟件製造商少得多,不到同行研發比例中值的一半。例如,Atlassian的研發成本占其總營收的40%以上,而Zendesk和Hubpot等較小的公司則將其總營收的20%以上用於研發。

  但這恰恰也構成了新用戶瘋狂增長的原因之一-因為它足夠簡單,簡單到任何從未接觸此軟件的人,在收到鏈接的幾分鍾里就能註冊好姓名,迅速出現在會議室里,幾乎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它,並在幾分鍾內向他們的朋友,同事或晚輩們介紹。在在家工作的時代,視頻會議是必不可少的工具。

  太多的科技公司在這一點上犯了錯誤。在他們鎖定新客戶時,平台們常常忘記了簡單和開放的吸引力是多麼強大,拿蘋果手機來說,幾乎沒有人用已經內置的視頻軟件-Facetime開會,因為Zoom的設定是如此簡單和單一-它幾乎成為了居家工作視頻會議的代名詞。

  自今年3月多國實施隔離措施以來,Zoom、以及其競爭對手思科、Webex和微軟團隊都發現,他們的視頻會議平台使用率大幅上升。這個行業不會出現“一家獨大”的場面,唯一的問題是誰會分到最大的市場份額。

  接下來,Zoom將把國際增長作為一項優先任務,加強了在印度的業務,以在這個世界第二大人口國家獲得更多用戶。該公司在最近一段時期僱傭了500名員工,並在一次電話會議上告訴分析師,未來幾個季度將擴大在銷售、市場營銷、資本支出和研發方面的支出,以充分利用市場機會。

  與此同時,Zoom的人氣飆升也給它帶來了壓力。上週,隨著美國許多地區的學校恢復了虛擬上課,一些學校網絡出現了中斷。Zoom也受到了影響,因為巨大的關注量促使了黑客劫持會議,暴露出一系列安全漏洞,也披露該公司曾向Facebook發送用戶數據等新聞。袁征表示,Zoom正在探索進入線上活動市場,但尚未決定是否會有合作或收購行為。未來為了搶占更大的市場,Zoom必須在網絡安全上打出更狠的牌。才可以穩定如今的地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