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貪賴小民:100多個情婦有所誇張 生兒子觀念特別重易引發生活腐化
2020年09月02日12:35

  原標題:大學老師談巨貪賴小民:100多個情婦有所誇張,生兒子觀念特別重易引發生活腐化

  來源:環球人物

  在當上華融的領導後,賴小民開始頻繁在電視、媒體上高調出鏡。他公開稱自己是“華融的首席業務宣傳官、首席推銷官、首席發言人”“一年行程33.8萬公里,帶領中國華融人拚命地幹”。風頭可謂一時無兩。

  賴小民恐怕沒有想到,再見到母親會是在她去世的時候。

  2018年4月賴小民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後,有媒體報導稱,賴小民的母親和一名保姆在老家江西瑞金生活。2020年8月,《環球人物》記者來到瑞金,當地多人證實,賴母已在2019年去世。“他母親走的時候,他還帶著一個女的回來奔喪。他能回來,說明組織上應該是批準了。但不知道這個女的是他老婆還是情婦,也不知道他被抓是不是加速了他母親的死亡。”與賴母同住綿江路的一名白髮老者告訴記者。

  父親像駱駝一樣負重維生

  賴小民出生於1962年。彼時,中國正經曆自然災害,絕大多數家庭在勒緊褲腰帶過日子。賴小民曾自述:“我們家有五兄妹,我父親就30塊錢工資,在商店站櫃檯,母親沒有文化。我姐姐們還在上山下鄉當知識青年,我是我們家老小。所以這個人均收入也很低,家裡很貧窮,很睏難。我家就靠一年養兩頭豬來補貼生計。”

  當時,賴家住在瑞金市醬油廠附近的上湖洞巷,住宅是十分簡陋的磚木結構二層樓房。老宅保留至今,二層陽台的地板和護欄都是用木頭簡易拚搭起來的,《環球人物》記者走在陽台下面,感覺陽台隨時有可能塌下來。巷子裡的老鄰居向記者談起賴小民時,一開始就提到“他們家那時候很苦的”。“大家都管他父親叫‘生駝(音)’。因為有一段時間,他父親就像個駱駝一樣推著一輛兩輪車,給人家送貨,掙得錢很少。不是說明碼標價,送一次貨就能掙多少錢,而是人家給多少,他就拿多少。那時候大家都不好過,還能給他多少錢?賴小民的母親給人家縫衣服、縫扣子,收入也特別少。”

·位於江西省瑞金市上湖洞巷的賴家老宅。(本刊記者 田亮 / 攝)
·位於江西省瑞金市上湖洞巷的賴家老宅。(本刊記者 田亮 / 攝)

  賴小民就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發奮讀書,於1979年考上了江西財經學院(今江西財經大學)。“我當時考文科,考了瑞金文科狀元。當時就我一個考到了江西財經學院。那時候大學是很難考的,考上的學生很少很少。我們瑞金縣全縣,1979級,瑞金一中只考上5個學生,其他4個學生都在贛南師專,就是現在的贛州師範學院,都是專科,唯獨我一個文科生考上了本科。”賴小民回憶道。

·賴小民於1979年考上江西財經學院(今江西財經大學),就讀國民經濟計劃專業。
·賴小民於1979年考上江西財經學院(今江西財經大學),就讀國民經濟計劃專業。

  當時,改革開放大幕已經拉開,但計劃經濟仍是主要的經濟製度。賴小民就讀的國民經濟計劃專業很吃香。據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回憶,自己高中畢業後本來第一誌願報的是江西大學哲學系,第二誌願是江西財經學院國民經濟計劃專業,父親告訴他:“現在國家開始改革開放,經濟學在未來必然是非常重要的學科。國民經濟計劃專業也是江西財經學院最好的專業之一,建議你把誌願順序換一下。”吳曉求聽從了父親的建議,考入江西財經學院國民經濟計劃專業。

  靠國家助學金讀完大學

  今年86歲的翟業億是賴小民的大學班主任。他告訴《環球人物》記者:“當時只有中國人民大學、江西財經學院等少數高校開設國民經濟計劃專業。江西財經學院有8個專業,每個專業一個班。當時有400多人報考國民經濟計劃專業,只有50多人被錄取,錄取分數線比其他專業高出不少,被錄取者都是江西省各考區拔尖的學生。”

  79級學生是翟業億帶過的最得意的一屆。“這些學生的學風很好,自習時間沒有一個人出去玩耍、打撲克,吃完晚飯就去圖書館看書。每週上一天勞動課,同學們還在中間休息時記英語單詞。大家也非常團結,沒有人打過架,沒有人挨過批評,四年無一人補考。班上有7名女生,我就把全班分成7個小組,每個小組分一名女生,女生幫助男生做一些針線活,比如縫一縫破了的被子;女生飯量小,還主動把糧票給男生用。可以肯定的是,賴小民在大學時並沒有談戀愛,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學業上。我還鼓勵班上的黨員發展賴小民等人入黨。沒有人因為他是窮人家的孩子就看不起他。這個班是全校的先進班集體,後來出了好幾位博士生導師,就職於多所全國知名高校。副部級以上的幹部也出了一些。”

  上海某知名大學博士生導師、賴小民的同班同學張陸(化名)告訴《環球人物》記者,他們班的學生跨兩個年齡段:“50後”和“60後”。班幹部、小組長等幾乎都是閱曆較深的“50後”擔任。“賴小民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也相對單純。就學習成績而言,他在班上並不十分突出,但中上水平是有的,也比較用功。南昌的冬天很冷,他去教室、圖書館看書,經常穿一件翻新過的大衣。有一次他告訴我說,這件大衣是他爺爺傳下來的,穿了幾十年了。”

  “讀大學時,有一名同學在《江西財經學院學報》上發表了一篇論文。賴小民也寫了些東西,但沒有發表,他也不太在意。”崔業億說。後來,發表論文的那個同學走上了學術道路,現在是北京一所知名大學的博士生導師。賴小民則走上了仕途。賴小民曾回憶,他“受‘學而優則仕’的思想影響很深,那時候家裡面很窮”。

  “我是靠國家助學金讀完4年大學的,那個時候物價很低,生活水平很低。我們在大學,每個月拿到21塊5,甲等助學金。我拿出17塊5把整個月的飯菜票買了,剩下4塊錢買點牙膏之類的生活日用品。”從賴小民的自述中可以看出,他的生活費用略顯緊張,一旦遇到意外就捉襟見肘了。“儘管他的父母收入微薄,但他們還是省吃儉用,攢下錢給上大學的兒子送去,我那時在南昌工作,還幫他們給賴小民送過幾次錢。”上湖洞巷里的老鄰居說。

  就這樣,賴小民度過了“四年艱苦的、又非常新奇的給自己一個新的世界的大學生活”。

  陞遷之快在今天難以想像

  1983年,賴小民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中國人民銀行計劃資金司中央資金處工作。“同學們當中不少人被分配到北京,比如審計署、電子工業部、鐵道部、國家民航總局等。當時看人民銀行不算是最好的去向。”張陸說。

  當年曾任中國人民銀行計劃資金司副司長的王喜義告訴《環球人物》記者:“總行統招了一批畢業生,我們的辦公室主任就選中了賴小民,把他的材料拿給我看。當時我是司支部書記,看他是江西瑞金老區來的,就同意把他留在我們司。當時司里乃至總行的材料、報告主要是我來寫,然後讓人去抄寫,再拿到打印室打印。有幾個人幫我抄過材料,賴小民是其中之一。他在工作上還是比較努力的。後來號召幹部年輕化,我也力主提拔他當中央資金處副處長。”1987年,年僅25歲的賴小民當上了副處長。

  在中國人民銀行,賴小民整整工作了20年,曆任計劃資金司中央資金處副處長、處長,銀行二處處長,信貸管理司副司長、銀行監管二司副司長。2003年,賴小民調任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銀行監管二部副局級幹部。此後又擔任過銀監會北京監管局局長、黨委書記,銀監會辦公廳(黨委辦公室)主任等職務。在仕途上,賴小民可謂順風順水。

·2003年—2005年,賴小民任銀監會北京監管局黨委書記、局長。
·2003年—2005年,賴小民任銀監會北京監管局黨委書記、局長。

  這期間,賴小民的墜落始於銀監會辦公廳主任任上。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的起訴指控顯示,2008年至2018年,賴小民利用擔任銀監會辦公廳主任及中國華融系列職務上的便利,貪汙、受賄。一位曾在中國人民銀行工作的金融學者告訴《環球人物》記者:“賴小民陞遷之快在今天是難以想像的。起訴資料說他2008年開始出問題,然而2009年、2012年他又兩次陞遷,這裡面還存在帶病提拔的問題。”

  張陸等老同學們發現,2008年之後,隨著官場得意,賴小民變得高調了。“我們班的同學搞一些聚會,賴小民也來參加。他還帶著手下的人來,手下的人做得讓他不滿意了,他就當眾訓斥他們。”

  有一次聚會,賴小民見到了班主任翟業億,就問:“翟老師,想不想到我這裏來幹?”翟業億覺得沒必要,就沒有接這個話茬。但是很多江西人被賴小民籠絡到身邊,放在重要崗位上。

  在當上華融的領導後,賴小民開始頻繁在電視、媒體上高調出鏡。他公開稱自己是“華融的首席業務宣傳官、首席推銷官、首席發言人”“一年行程33.8萬公里,帶領中國華融人拚命地幹”。風頭可謂一時無兩。

  《環球人物》記者在江西採訪期間,當地人提到賴小民時,紛紛談論到媒體披露的“3個100”中的100多個情婦。對此,翟業億、張陸都認為,100多個情婦的說法有所誇張。翟業億說:“說他重婚我信。因為多年來聽說賴小民的老婆沒給他生兒子,但他是老區出來的,生兒子的觀念特別重。老一輩人大多希望子孫後代枝繁葉茂、香火旺盛。賴小民也有這種忠孝觀、子孫觀,很可能拿這個做理由去找別人生兒子,生活變得腐化荒唐。”

  很多人找賴母“拜碼頭”

  經曆了幾十年風雨,上湖洞巷里的賴家老宅越來越不宜居。到2019年,賴家老宅和其他老房子一道,被瑞金市政府列為“瑞金市第一批曆史建築”。

  賴家大約在上世紀90年代就在綿江路置地,建起一座四層樓房。在賴小民小時候,綿江路一帶還是農田。後來,道路兩側接連建起了一座座四五層高的樓房。賴家新樓房的裝潢與旁邊的聯排樓房並無太大差別,只是別人家的樓房一層多是沿街店舖,而賴家不是,大概也不需要。

·江西瑞金市綿江路街景。
·江西瑞金市綿江路街景。

  環境一變,人心易變。

  據綿江路的老街坊透露,賴小民的父親死得早,賴家與鄰里的關係主要靠賴母來維持。賴母很少與外人來往,特別是在賴小民步步高陞之後,賴母和街坊鄰居的關係“不是一般的不好,是很不好”,因為她“看人家不起了”,鄉親們也就不再和他家來往,對他家的事也知道得少了。

  有個細節可以佐證這一點。據賴小民自述和媒體報導,賴小民的父親有5個孩子,而上湖洞巷和綿江路的老人們聽到這一說法時均略顯疑惑。他們都提到,賴小民有一個姐姐在瑞金本地生活、工作,但對於賴小民的其他兄弟姐妹,老人們並不知情。

  儘管瑞金的鄉鄰很少與賴母來往,但賴家門庭並不顯得那麼冷落。附近居民透露,前些年,經常有人到賴家“拜碼頭”。據媒體報導,賴母銀行賬戶上收到的禮金高達3億元。如今,母親去世,兒子服法,賴家門庭終歸於冷清。

  這幾天,翟業億的學界老友看到他都問:“你們班的賴小民能保住一條命嗎?”他難以回答。他也打電話給當年的學生,問同樣的問題,已成各行各業棟樑的學生們同樣回答不了這個問題。“我心裡很不是滋味。我們那個班是江西財大的一面紅旗,它被抹黑了,我的老臉上也沒有光啊……”翟業億喟歎道。

  當年賴小民的爺爺把那件大衣傳給賴小民父親,賴父再把它傳給賴小民時有怎樣的交代,今天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那件大衣經曆了艱苦年代的洗禮,如今,賴小民情婦所生的兩個兒子恐怕再也聽不到大衣背後的故事了。

  作者:田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