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沙特領空的以色列航班背後:阿拉伯國家的曖昧與躊躇
2020年09月01日18:11

  原標題:穿越沙特領空的以色列航班背後:阿拉伯國家的曖昧與躊躇

  當地時間8月31日上午11時13分,一架裝飾有藍色六芒星的波音737客機從以色列特拉維夫的本·古裡安機場起飛,機上廣播傳來機長的聲音:“您好,歡迎您乘坐特拉維夫飛往阿布紮比的以色列航空LY971次航班,很榮幸能在這次曆史性首航期間為您服務。”

  “祝願我們所有人和平(salaam, peace and shalom)。”機長用阿拉伯語、英語和希伯來語三種語言念出了這個珍貴的字眼——這趟以阿聯酋國際電話代碼“971”命名的航班,將作為曆史上首個從以色列直飛阿聯酋的商業航班被載入史冊。

  飛越了約旦和沙特領空,又在阿曼上空短暫繞了個彎,3小時35分後,LY971在阿聯酋阿布紮比國際機場緩緩降落,走下飛機的是美國總統高級顧問庫什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賴恩和以色列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人梅厄·本-沙巴特等人,他們的任務是與阿聯酋就經濟、投資和旅遊等開展多方面談判。

以色列航空飛機上用阿拉伯語、英語、希伯來語寫著“和平”。
以色列航空飛機上用阿拉伯語、英語、希伯來語寫著“和平”。

  兩週前,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促成下,以色列與阿聯酋達成一份曆史性的和平協議,開啟了兩國外交關係正常化的道路。然而,一份沒有巴勒斯坦的和平協議,究竟是否會觸發阿以“建交潮”,前景仍不明朗。

  和平“夢想”怎樣才實在?

  “我們來到這裏是為了讓夢想成真……我們已經實現了願景,我們希望與阿聯酋在各個領域進行合作。”下了飛機,以色列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人本-沙巴特用阿拉伯語發表了簡短的致辭。

  數小時後,美、以、阿三國代表團開啟了高級別會談,會談的詳細內容尚未對媒體公開。《以色列時報》援引以色列外交部聲明稱,“阿以雙方討論了互設使館、簽署雙邊協議以增進兩國關係的可能性。”

  早在8月13日阿以宣佈達成和平協議之時,各方就已經開始展望光明未來,和平的“夢想”很快就落實在了實實在在的交易數據上。據彭博社報導,以色列財政部副首席經濟學家列夫·德魯克表示,以色列財政部認為阿以雙邊年度貿易額的潛力將從20億美元起步,一旦合作成熟,有望達到65億美元。

  8月29日,阿聯酋宣佈廢除《以色列抵製法》,未來在阿聯酋的個人和公司可以在商業、金融業務或其他性質的交易領域與居住在以色列的個人或屬於以色列的機構簽訂協議。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接受採訪時表示,取消“過時的抵製”為自由貿易、旅遊和投資打開了大門。

  然而,即使美國把阿以交往的前景渲染得一片光明,敏感話題依然無法迴避。多家媒體分析認為,除了約旦河西岸吞併問題外,此番高級會談要談妥的一個關鍵問題,就是美國是否向阿聯酋出售F-35戰機。

  F-35戰機是美國與部分盟友合作研製的第五代多用途作戰飛機,為世界上最先進的戰機之一,包括土耳其、日韓和以色列在內的美國盟友都已購入,自然也受到海灣金主的垂涎。但由於美國立法保證在中東地區維持以色列的“定性軍事優勢”,對阿拉伯國家的軍售被嚴格審查,幾年前,阿聯酋作為美國在中東最親密的盟友之一曾要求購買F-35戰機,遲遲未果。

  8月20日,阿聯酋外交大臣安瓦爾·加爾加什對媒體表示,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的協議應“消除美國向阿聯酋出售F-35戰鬥機的任何障礙”。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阿聯酋在“實現中東和平方面取得重大進展”之後,F-35的銷售正在“審查中”。但這種說法被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否認,他表示與阿聯酋關係正常化的前提不包括任何有關向阿方提供先進武器的承諾。內塔尼亞胡似乎一直強調與阿聯酋經貿交往的重要性,國防事務“稍後再解決”。

  “美國對軍事優勢的定性有法律要求。我們將繼續信守這一承諾。”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4日在以色列接受採訪時也試圖“穩定軍心”。

  “鑒於特朗普政府急於促成雙方合作,為大選爭分,接下來很可能將向以色列施壓,迫使以接受讓步。”複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孫德剛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以色列可能最終還是會同意美國向阿聯酋出售F-35,“因為阿聯酋提升武器性能,主要針對伊朗而不是以色列,不會對以色列構成威脅。”

  特朗普點名“跟牌”,阿拉伯國家:先不跟

  阿聯酋是繼埃及和約旦之後第三個同意與以色列正式建交的阿拉伯國家,但由於是第一個拋出橄欖枝的海灣國家,外界猜測此番建交可能會有連帶效應。美國和以色列高官更是頻頻主動曝出“下一個建交國馬上就會出現”。

  “今天的突破是為了明天打下基礎,這將為其他國家與以色列的關係正常化鋪平道路。”就在以色列代表團飛往阿布紮比的前日,內塔尼亞胡對記者透露,他目前已經與蘇丹、乍得和阿曼的領導人進行了會談,還與另外一些國家進行了“秘密會晤”。

  以色列情報部長科恩此前也透露,巴林和阿曼在達成建交協議的議程表上,而蘇丹也很有可能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與以色列達成和平協議。美國總統特朗普更是點名了沙特。8月19日,特朗普對媒體稱“還有意想不到的國家也想跟隨”,隨後表示“希望沙特是下一個”。

  但這些訊息立刻被當事國“屏蔽”。8月19日,蘇丹外交部宣佈解除此前公開宣稱蘇丹與以色列“為關係正常化而進行接觸”的發言人職務,並強調對巴勒斯坦的支持。同日,一直未對阿以和平協議作出官方表態的沙特打破沉默,否認將與以色列建交,並表示仍遵循2002年達成的阿拉伯和平倡議(編註:該倡議由沙特提出,將以色列全面撤出1967年以來占領的所有阿拉伯領土、承認巴勒斯坦國作為阿拉伯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的前提)。

  8月26日,巴林國王哈馬德會見蓬佩奧期間也表示只支持“兩國方案”,含蓄拒絕了美國試圖推動以色列與其他阿拉伯國家關係正常化的意圖。

  曖昧的“盟主”和不滿的民眾

  然而,分析認為,沒有遜尼派盟主沙特的默許和背書,阿聯酋與以色列似乎無法如此順利地開啟關係正常化。8月31日的LY971次航班的飛行軌跡更是顯露了這種跡象——以色列航空的飛機罕見地直接越過了沙特領空,大大縮短了飛行時長。

計劃航線穿過沙特領空
計劃航線穿過沙特領空

  事實上,2018年就有一架印度航空公司飛往特拉維夫的航班從沙特領空過境,成為了70年來首次飛越沙特領空的赴以航班。但一直以來,以色列航空公司仍然必須繞過紅海飛行,很難想像此次直航背後沒有沙特的點頭。

  以色列第12頻道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稱,沙特在收到美國的請求後授權以色列航空使用其領空,而且只有在確認美國高層代表團將搭乘飛機的情況下才會做此決定。該消息人士稱,“以色列和沙特沒有正式外交關係,但據信會秘密合作。”

  同樣值得玩味的細節是,從特拉維夫起飛的LY971次航班在即將到達阿布紮比之前偏離了航線進入阿曼領空,幾分鍾後才回到阿聯酋上空。《以色列時報》報導稱,對於以色列飛機的短暫偏航,一種可能的猜測是“出於外交原因炫耀與阿曼回暖的關係”。

航班抵達阿聯酋前偏離航線短暫飛向阿曼
航班抵達阿聯酋前偏離航線短暫飛向阿曼

  這種半推半就的曖昧態度,看起來更像是等待合適的時機。正如以色列專家漢娜·雅克寧-道森所說,“過早亮出底牌可能會輸。”

  “沙特、阿曼、巴林、摩洛哥與以色列的務實合作早就開始了,只不過沒有擺到檯面上。蘇丹巴希爾政府去年被推翻後,過渡政府積極改善與美國關係,同時加強與海合會國家的合作、獲得援助,故在發展對以色列關繫上同沙特和阿聯酋等步調一致。”孫德剛對澎湃新聞指出,“沙特暫緩同以色列建交,主要是因為自己在伊斯蘭合作組織中的特殊地位;阿曼、巴林、摩洛哥和蘇丹等國家不急於同以色列建交,主要是擔心國內民意的反對。”

  近幾年海灣國家與以色列關係有所改善後,受到了一些其他伊斯蘭國家的敵意。而在阿聯酋宣佈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後,生活在國外的阿聯酋民眾認為這是“背叛國家和人民”。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阿聯酋有80%的人反對與以色列建立關係。

  “我們還沒有和以色列正式建交,阿拉伯人就罵我們叛變了。”沙特人拉哈芙告訴澎湃新聞,“我們要是真的和以色列建交了,整個伊斯蘭世界都會憤怒的。”

  對於這份能夠帶來可觀經濟收益的和平協議,一些普通以色列民眾也表示不感冒。右翼狂熱分子認為這會阻撓以色列對西岸的吞併,另一些普通人則擔心這會加劇與巴勒斯坦的對立情緒。

  “我們曾希望看到阿聯酋的飛機降落在被解放的耶路撒冷,但我們生活在一個艱難的阿拉伯時代。”巴勒斯坦總理穆罕默德·阿什塔耶稱8月31日以色列飛往阿聯酋的航班讓他“異常痛苦”。哈馬斯發言人則表示,阿聯酋與以色列的“交易”助長了地區的分歧。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美國所謂的“和平計劃”能否成功實現似乎還難以琢磨,尤其是,這些計劃幾乎是在沒有巴勒斯坦參與的情況下單方面作出的。

  “阿以衝突的解決方案一方面在於解除武裝、停止暴力,另一方面在於將巴勒斯坦納入談判。”以色列人戈德法布對澎湃新聞表示,“以色列應該有一位有勇氣的領導人願意去和巴勒斯坦直接對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