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非洲女主播周埃樂:曾上央視春晚,今教同胞做口罩抗疫
2020年09月01日12:28

原標題:對話非洲女主播周埃樂:曾上央視春晚,今教同胞做口罩抗疫

一個非洲女孩,不遠萬里來中國學物流工程,卻做了電視主播,甚至登上過央視春晚舞台。這是周埃樂在中國的“奇遇”。

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將於9月初舉行,周埃樂供職的四達時代集團將參展。四達時代總部設在北京,其在非洲構建的節目平台有630多個頻道,以十餘個語種播出,擁有1300萬數字電視用戶,2000萬互聯網視頻移動端用戶。

在四達時代北京總部,有近20名像周埃樂一樣來自非洲的僱員,從事主播、配音等工作。今年疫情期間,周埃樂和同事們一道製作疫情防控短視頻數十集,教家鄉的朋友們做口罩、科學洗手。

疫情期間,周埃樂和同事一道製作疫情防控短視頻數十集,教家鄉的朋友們做口罩、科學洗手。受訪者供圖

“中國發展很快,能和非洲取得共贏”

新京報:你是哪年來中國的?為什麼選擇這裏?

周埃樂:我是2008年來中國的,剛開始學中文,後來學物流工程。在做主播之前,我曾在大使館實習,工作內容包括幫忙翻譯資料、接待到中國來經商的客戶等。

我來中國是因為我爸爸覺得中國的發展很快,非洲也很願意跟中國合作,能取得共贏。能說中文,找工作會比較方便。所以,當初我和弟弟一起來中國學習中文,但他因為沒學好,又去法國上學了。我學好了中文,就留下來了。

新京報:你的祖國加蓬是什麼樣的?

周埃樂:加蓬是中西非的一個國家,很小,有180萬人口,靠海,很好看的。

新京報:你為什麼取名叫“周埃樂”?

周埃樂:我剛到北京語言大學學習時,老師覺得我的名字太長了,他自己也讀不出來,所以就從我名字裡拿出幾個音,給我取了“周埃樂”這個漢語名字。

新京報:你最初學物流工程,為什麼當上了電視主播?

周埃樂:當初我學的是物流工程,這是比較有就業前景的專業。不過,在非洲,人們還無法接受一個女人要工作、不想結婚、不想生孩子,這在他們看來很奇怪。我的想法比較自由,恰好四達時代給了我這樣的機會,我就來試一試。

周埃樂正在錄製節目。受訪者供圖

做視頻短片,教同胞做口罩、科學洗手

新京報:你主持幾個節目?用什麼語言主持?

周埃樂:我現在有5個節目,內容涉及新聞、娛樂、美妝、美食。我現在一般上午錄製節目,下午做案頭工作,寫稿。

主持節目時,我會用中文、英文和法語。我來自加蓬,但加蓬當地的語言我不會,因為我爸覺得這些小語種沒用,所以就沒學。加蓬有50多個小語種。

新京報:你當年的同學、鄰居如何看待你現在的工作?

周埃樂:我的很多同伴,女性大多數30歲之前成家,不少人已經有三四個孩子了,所以我現在壓力有點大。與中國女性相比,非洲女性更加缺乏嚐試不同生活的機會,所以,我有時候也跟她們說,女性要靠自己。但是她們很難接受,因為環境不同。

新京報:年初新冠疫情剛發生時,你的家人有沒有擔心你?

周埃樂:疫情剛發生時候,我家鄉的朋友問我,你不害怕嗎?我確實不害怕,我覺得中國的防控措施比較靠譜,讓我們不要出去。吃飯方面,我主要靠外賣,也吃公司食堂,這期間公司還在給我們發工資。

新京報:聽說疫情期間你們還做了一些疫情防控的節目?

周埃樂:是的,我們考慮到非洲很多人買不到口罩,就在美妝節目中教大家做口罩。口罩不用時,要用塑料袋把它包起來,還可以接著用。不少人學了,他們在社交媒體上說:我自己會做了,謝謝你。

新京報:一共做了多少期?

周埃樂:從1月下旬開始,一共做了30個小片。這些抗疫小片長度大約三五十秒,教大家怎麼洗手、每天洗幾次、病毒是怎麼傳播的、與人保持距離等。這些節目都免費給當地電視台播放,四達時代也在自己的頻道中播放。這些節目對很多人有幫助,不少人在社交媒體上說過。

“北京帶給的我最大改變是要有長遠想法”

新京報:你習慣中國的飲食嗎?

周埃樂:習慣,喜歡吃。不過,還在學習。北京每天都有新東西,沒吃過的東西一直還有,沒見過的人也有很多。比如,臭豆腐,有點臭,但是也很好吃。

新京報:在中國多年,你感覺中國跟來之前想像中有什麼不同?

周埃樂:以前我覺得,所有中國人都會武術。我們看電視都是這樣的,李小龍、成龍,就感覺中國人都能上天,很能打。來了之後我才發現不是這樣,特別失望。

不過,我在學校學了太極拳。我爸覺得以前我脾氣特別大,他的朋友推薦讓我去學太極拳。我學了,還真有用,慢慢地學會控製自己。以前看中國功夫,是快;我練太極拳,是慢。

新京報:中國與非洲有什麼不同?

周埃樂:想法不一樣,觀念、思想差別很大。中國人很認真,做事無論怎麼樣都得做完。但是,我們非洲人比較隨意,能做就做,想做就做,不會特別努力地去做。

習慣也不一樣,我們在非洲比較熱鬧,喜歡跳舞、唱歌,在中國比較安靜,你得尊重別人,不能在公共場合太大聲地放音樂聽。

新京報:在北京,你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周埃樂:北京帶給我最大的改變,是想法。人不能說“今天這麼過,明天看著過”,要有長遠的想法。

新京報:你對未來有什麼規劃?

周埃樂:年齡小的非洲女性看到我,說以後要跟我一樣。這讓我感覺壓力比較大,所以我得表現得更好。我的主播職業讓我發現,世界很大也很小,你能通過電視影響很多人,所以要表現得更好。

新京報:對加強中非之間的文化交流,你有什麼建議?

周埃樂:中國和非洲的文化差異很大。中國需要更多地“走出去”,走進非洲,讓非洲人瞭解中國人的文化、思想、習慣。文化交流多了,才能減少摩擦,因為有時候從中國人的角度覺得沒問題的,可能其他國家的人看來就有問題。

如果能讓非洲更多地瞭解中國文化,就能更好地互相理解。現在,電視、小視頻、網站等,都是很好的交流方式。我希望未來中國和非洲的關係會越來越好,希望中國人能幫助非洲人學習保護、發展自己的文化。

新京報記者 沙雪良

編輯 白爽 校對 陳荻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