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古籍修復專家趙嘉福:中國古籍再修100年也修不完
2020年09月01日20:01

原標題:專訪古籍修復專家趙嘉福:中國古籍再修100年也修不完

人物簡介:

趙嘉福,國家古籍保護中心培訓導師,複旦大學中華古籍保護研究院特聘教授。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古籍修復人才,修復了大批國家一、二級古籍文獻,參與搶救“山西趙城藏經卷”、明代《西廂記》修復。新京報記者 浦峰 攝

新京報訊(記者 倪偉)年近八旬的趙嘉福從上海來,拄著枴杖,在國家圖書館的展廳里仔細地看,十分鍾才移動了幾步。

這次到訪國家圖書館,是為了給“妙手補書書可春”全國古籍修復技藝競賽當評委。去年起,新中國成立以來的首次全國性古籍修復技藝評比在全國展開,最終21個省份43家單位推選的近百部參賽作品會聚在國博,趙嘉福一一經眼品評。

“這個人我知道的,她的手很巧。”走到全國古籍修復技藝競賽成果展上一件作品前,他指指修復師的名字說。這個行業人不多,十幾年前全國才一百來人,現在增加到了一千多。入行近60年,很多人他都熟悉。

趙嘉福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古籍修復師,1961年進入上海圖書館,先是跟古籍版本目錄學家顧廷龍館長和版本鑒定家潘景鄭、刻石搨碑名家黃懷覺等先生學習,黃懷覺與上圖修復專家曹有福是古籍修復“南派”代表人物。1964年,國家文物局開辦古籍修復人才培訓班,他進了班,跟隨北京圖書館修復專家張士達學習,“古書郎中”張士達是“北派”宗師。

上海圖書館與國家圖書館(前身為北京圖書館)是全國古籍收藏兩大重鎮,上海圖書館收藏有“四歐寶笈”(即歐陽詢《化度寺》《九成宮》《虞恭公》《皇甫誕》四碑宋搨本)為代表的170萬冊古籍文獻。京滬兩館也是古籍修復最早發祥之地,在兩館老專家手下學藝的趙嘉福,兼采南北兩派之長,精於修復、裝裱、石刻、碑拓。

60年來,趙嘉福主持過重大文獻修復和拓片製作項目,修復了大批國家一、二級古籍文獻,參與搶救過“山西趙城藏經卷”、明代《西廂記》修復。嘉定、太倉等地古墓出土的霉爛古籍,和清華大學在抗戰中遭日軍破壞的受損古籍,經他之手面目清晰。

他不願細數經手修復過的那些國寶,更看重技藝本身。“你修了一本宋版書,水平就高?不一定。技術跟內容是不對稱的。”他認為,相比在唐代敦煌寫經上簡單修幾筆,能把一件破損嚴重的近代文獻修復好,更能受到行業同仁敬重。

僅靠國有機構修復力量有限,提倡民間參與

新京報:全國古籍的需求量有多大?

趙嘉福:全國古籍修復的需求大得不得了,再修100年也修不完。就說公藏單位,包括公共圖書館、大學圖書館、博物館,據不完全統計,古籍收藏量有5000多萬冊件。一個人一年能修幾十本不得了,全國幾十家傳習所,充其量一年只能修幾千幾萬本。

這也受到體製的限製,能進入公藏單位工作很不容易,很多單位都要求碩士生以上,編製也有限。現在全國有一千多名古籍修復人員,但是老一輩從事這行的沒多少人了,我幹這行差不多60年,是全國最老的一批,現在主要精力是培養新人。

新京報:現在全國古籍修復行業發生了什麼變化?

趙嘉福:古籍修復過去由於曆史原因,沒有得到充分重視,現在開始重視古籍保護,提到很高的地位。但以前做這一行的人很少,全國不到100名,現在已經有一千多名,十幾年來發生了很大變化。這次全國競賽主要是新培養出來的人的作品,他們文化基礎也都很好,最起碼本科以上。

新京報:現在全國很多機構都在修古籍,是不是應該建立標準?

趙嘉福:全國都在修古籍,必須要有組織引導。十幾年來,在國圖設立了全國古籍保護中心,就起到了製定條例、規則,並協調各方的作用。

我們也提倡民營力量參與,僅靠國有機構搞修復力量有限,現在很多省市都有民營機構參與古籍修復。前幾年還成立了中國古籍保護學會,也設在國圖,可以把民間組織的力量調動起來。

前幾年開始還做了一件事,就是發動大專院校參與。過去大學里沒有古籍修復這個專業,現在很多院校都開設了專業,不僅培養本科、碩士研究生,還有博士點。像中山大學、複旦大學、北師大、天津師大、遼寧大學、中科院等,現在都動起來了。動起來是好事,但問題是師資力量緊張,都在搶老師。

希望國家重視古籍修復,改善從業人員待遇

新京報:在你的修復生涯里,最看重的修復作品是什麼?

趙嘉福:這裏存在一個理念問題,有人會問,你修過幾本國寶?最好能講出名字,一鳴驚人。這是不對的,哪怕是光緒年間的、民國的、近代的古籍,同樣有史料價值。有人說民國的古籍算什麼,夠不上等級,我說能把民國的書修得好,照樣會認可他的水平。

你修了一本宋版書,水平就高?不一定。技術跟內容是不對稱的,比如說人人都知道敦煌寫經不得了,但是敦煌寫經有破損嚴重的,也有不太破損的,補兩筆就行。補過唐代的敦煌寫經,說明你的水平就最高?一些光緒年間出的書,破得一塌糊塗,但是很有史料價值,你能補得完整,就是對古籍保護做的一大貢獻,這是觀念理念的問題。

新京報:古籍修復行業需要耐得住寂寞,待遇也不算很高,從事這行的年輕人要怎麼堅持下去?

趙嘉福:首先希望國家重視,改善這個專業從業人員的待遇。對年輕人來說,從事這個工作要坐得下、穩得住,在板凳上能坐十年,才能看出效果,還不一定是成果、成績。沉不住氣、坐不住,學不到東西,要鑽到裡面去。

這是個小眾東西,從事這行業的人少,你要是腳踏實地跨進這個門,也許比搞別的專業“跳”出來快一點。有的行業很多人都擠在一個道上,多則不稀奇,少為貴。

新京報記者 倪偉 陳超

編輯 陳思 校對 盧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