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的腦機接口靠譜嗎?專家:距離人佩戴還很遠
2020年08月31日13:21

原標題:馬斯克的腦機接口靠譜嗎?專家:距離人佩戴還很遠

馬斯克。來源:Neuralink官網

北京時間8月29日6點40分,埃隆·馬斯克召開Neuralink發佈會,向世界展示了一隻大腦植入腦機接口設備的“賽博朋克豬”,植入設備後,小豬不僅仍然活蹦亂跳,且其每一步動作的大腦電信號都可以直觀的在大屏幕上顯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瞭解到,Neuralink成立於2016年,為馬斯克旗下公司,該公司行事低調,2017年才正式進入人們的視野,其在官方賬號中表示致力於“開發高帶寬的腦機接口來鏈接人類和機器”。

但在業內人士看來,馬斯克此次的腦機接口試驗距離Neuralink最終的目的——人類腦機接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國科學院大學模式識別與智能系統博士OwlLite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目前腦機接口學科要實現工業應用面臨控製理論的原則性限製與複雜性理論缺失兩個根本性難題。“換言之,馬斯克這次展示的內容在應用價值上並沒有突破,人類臨床實用仍然不大可能。”

腦機接口試驗。來源:Neuralink官網

新技術——硬幣大小的腦機接口,植入當天即可出院

在發佈會一開始的PPT中,馬斯克就拋出了他的“宏偉構想”:“腦機接口可以解決的問題包括聽覺缺失、記憶力缺失、中風等等”,他接著拿出了一枚硬幣大小的設備,表示這就是最新研製的腦機接口。

馬斯克表示,植入該設備只要一天即可出院,手術會繞開血管,不會有明顯損傷。他接著向觀眾展示了一隻已經植入Neuralink設備兩個月,但依然活蹦亂跳的健康小豬,當小豬在場地中行走時,其腦電波信號通過腦機接口設備傳輸到了大屏幕上,以圖像+聲音的形式向觀眾展示了出來。“若通過這樣的方式試驗在人體上,可以感知甚至改善大腦的活動。”馬斯克表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此前Neuralink2019年夏天曾對外公佈過的腦機接口設備在耳邊設置了一個信號接收盒,對比來看此次馬斯克展示的設備有了很大升級。

多倫多大學神經科學研究人員莫法認為,這一技術的突破點在於新型芯片的尺寸(Neuralink的芯片直徑約為23毫米)、可移植性、儲存信息的能力和無線傳輸的功能。

但相對於此次的技術突破,Neuralink公司目前正陷入窘境。

美國醫療媒體STAT近期對Neuralink的五位前僱員,以及四位相關領域專家和競爭對手進行了匿名採訪。報導稱,Neuralink 希望用科技公司的方式——即快速行動,打破常規,來實現醫療上的目標。科學家被要求在幾週內來完成需要幾個月才能完成的工作,這造成了巨大壓力,情況最終演變成為神經科學家和工程師之間的反複爭執,雙方對公司的領導和策略問題發生分歧。幾位前僱員表示,在這類衝突中,馬斯克通常站在工程師一邊。

STAT表示,Neuralink公司初期有8位科學家,最近公司只剩下了2位科學家。

在此次發佈會上,馬斯克也為Neuralink站台招人,他表示,Neuralink需要生物、外科、材料、化學等各種背景的人,“你不需要有大腦相關的工作經驗。”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瀏覽Neuralink官網發現,該官網首頁極其簡潔,馬斯克此次發佈會的視頻被放在了顯眼位置,而後就是大幅的“招聘廣告”,招聘的職位包括植入系統工程師,神經學工程師等,

腦機接口距離科幻電影還有多遠?

在科幻電影中,人們可以直接通過機器轉移記憶,學習技能。那麼,馬斯克的腦機接口未來能否實現科幻電影中的場景?此次發佈會展示的科技成果讓人類在腦機接口領域走出了多遠呢?OwlLite對此表示,馬斯克此次展示的腦機接口“僅僅是一個好的實驗設備”,不足以扭轉基本的物理和生理原理。

有生物學領域相關專家告訴記者,Neuralink此次的演示在工程學方面有所突破,“比如腦機接口更小了,安裝更便捷了,但仍然只是‘看上去很美’,因為腦機接口要實用,就必須做到在人腦皮層/神經元中解析出有用的控製信號,但目前這類理論嚴重缺失,我們並沒有破解人類大腦的能力,馬斯克的演示成果也沒有一點涉及這方面。”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查閱資料發現, 目前科學界支持人機接口領域的理論基礎較為陳舊,目前人類科學水平對人類大腦神經元通信的理解非常有限,還無法破解完整的大腦信號。此外,腦機接口技術的最終目的是達成腦-機接口閉環,但目前的技術僅僅支持從大腦到機器的通路,即從大腦提取信號再反映到外部世界,控製機械等。外部信號通過機器直接傳入大腦是無法做到的,因此例如《黑客帝國》中直接從電腦下載程序學習功夫、開飛機等橋段在現實中無法實現。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瞭解到,早在2003年,美國杜克大學醫學院神經生物學教授米格爾·尼科萊利斯團隊就成功讓恒河猴通過腦機接口控製了機械手,而根據浙江日報今年1月的報導,浙大求是高等研究院“腦機接口”團隊1月16日宣佈,已經完成了中國第一例植入式腦機接口運動功能重建臨床轉化研究。72歲的高位截癱患者完全利用大腦皮層腦電信號,精準控製外部機械臂與機械手,實現三維空間的運動。

相比這些此前的研究成果,馬斯克的演示並未有多少新鮮內容,有從事相關工作的網友表示,“雖然現在是2020年但我覺得自己活在10年前”。

在OwlLite看來,過去幾十年,腦機接口技術中的電極和探針越來越精密,但對於人腦的複雜性來說,提高十個數量級也不到九牛一毛,遠不到用腦機接口解讀人腦的時候。

馬斯克稱,目前已經拿到了FDA(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許可,但OwlLite告訴記者,FDA的試驗許可不難拿,但從目前馬斯克展示的成果來看,尚不足以說服審查機構放行人體實驗,“個人估計至少還需要補充恒河猴這樣的靈長類動物試驗”。OwlLite介紹,目前在腦機接口領域較為前沿的是匹茲堡大學的一個研究小組,“他們已經有截癱病人配合試驗,馬斯克基本是重複他們的路線。”

而對於馬斯克在發佈會開場時表示腦機接口可以解決的聽覺缺失、記憶力缺失、中風等問題,OwlLite表示目前這些問題都不能解決,“現在人工耳蝸只是接線,沒有任何編碼解碼,而對於解決記憶力缺失問題,記憶和意識是什麼?目前沒有人知道。”

“現有腦機接口技術僅僅是初步解決腦—機方向的輸出和控製問題,但控製效率和準確率很低,這主要在於基礎原理限製,因此不從根本上重構現有腦機接口技術,腦機接口應用還將繼續是一個‘有潛力的方向’,根據現有情況來看,腦機接口技術還離大規模商業實用有很遠的距離,它更適合待在實驗室里。”OwlLite總結道。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羅亦丹 編輯 徐超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