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賭博"殺豬局":萬元搭建3天上線 用色情直播誘賭
2020年08月31日08:16

  原標題:網絡賭博“殺豬局”:萬元搭建3天上線,利用色情直播誘賭

  近日,多名網友投訴稱,一些賭博網站拉客誘賭,甚至利用色情直播引流。新京報記者在一家投訴平台檢索發現,僅8月1日至20日,就有90餘條關於“網絡賭博平台”的投訴,涉及數十個博彩網站、app。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這些賭博平台使用境外服務器,通過社交軟件發廣告、開色情直播、“代理”發展下線等手段拉客,有的賭博平台在線賭客達10餘萬人。

  一家賭博平台的推廣員稱,這些網站都是“殺豬局”,可通過後台,操控輸贏。而搭建一款賭博網站或app只需3天時間,“網站收費1萬元,app5萬元。”

  近年來,公安部門也對網絡賭博進行持續高壓打擊。今年2月28日至6月份,3個月內,全國各地公安機關偵破跨境賭博案件257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1500餘名;摧毀涉賭平台368個,查明涉案資金2290餘億元。

某博彩平台中設有數十個賭博遊戲。  手機截圖
某博彩平台中設有數十個賭博遊戲。 手機截圖

  做兼職被誘入賭博平台,一年輸光買房款

  從最初5元、10元的謹慎投注,到深陷其中後,把充值的金幣當“數字”,一把甩出幾千元。內蒙古的崔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不到一年時間,他在一個名為“五百萬”的博彩平台里,輸光了29萬元積蓄。

  崔先生今年40歲,在內蒙古某旗的一傢俬企工作,月薪4000元。2019年年初,他在微信里看到有人發佈“幫平台刷流量,每單50元”的兼職廣告,抱著給家裡增加一份收入的心態,他加了對方微信好友。

  兼職內容就是在博彩app“五百萬”中下注。崔先生下載app嚐試發現,流程並不複雜,對方會定期向他註冊的賬戶充錢,而他只需要按照對方給出的金額,在遊戲中下注即可。如此每天操作1小時,就能拿到50元的兼職費用。

  “還有這麼好的事?”崔先生稱,他第一個月輕鬆賺到1000多元兼職費,而他的下注則幫對方賺錢了幾萬元。從不打牌也不購彩的崔先生,有些心動。在招聘者組建的兼職群裡,他看到做兼職的人已自行充值,“幾乎每天都賺錢”。

  第一次充了3000元,三天全賠了。“心裡很不痛快,想把錢撈回來。”崔先生又充值了一萬元,打算撈回本錢,下大注,但贏了幾把後,很快又輸光。

  “賭博這個東西,像鉤子一樣勾著我。輸了就充,一心想翻本。”崔先生稱,斷斷續續一年下來,自己輸光了所有積蓄。“29萬元,本打算買套房,讓孩子在市區上學的,現在都泡湯了。”

  8月20日,新京報記者根據崔先生提供的網址,登錄了這款名為“五百萬”的博彩平台,下載後平台顯示,這個平台仍在正常運行,但已更名為“愛樂彩”。

  平台中設置有彩票、視訊、棋牌、體育等各類博彩遊戲,每個分類中均有至少10餘種遊戲,每款遊戲都有大量玩家正在下注。

  記者注意到,在平台活動欄目中,還推出簽到有禮、每日抽獎等返利活動。規則是,只有當日投注額度達到12888元,才會獲得一次抽獎機會。而“情定七夕”活動要求,用戶在活動期限內,使用銀行卡充值5萬元,可獲得5%的“禮金”。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類似的博彩網站不在少數。記者在聚投訴平台檢索統計,8月1日至20日,該平台上就有90餘條關於“賭博”的投訴,涉及數十個博彩網站、app,投訴者自曝所輸金額從5000元到50萬元不等。

一款博彩平台中的真人百家樂遊戲,千人參賭。  手機截圖
一款博彩平台中的真人百家樂遊戲,千人參賭。 手機截圖

  開色情直播誘賭,一“桌”下注15萬

  由於這類賭博平台並不合規,所以往往會通過社交軟件發佈廣告進行攬客。

  河南南陽26歲的周先生,去年在社交軟件中被人引誘進入澳門娛樂城賭博平台。半年多的時間,月入2000多元的他,刷爆了6張信用卡,套現20萬元,全部充進賭博平台,然後全部輸光。

  “當時走火入魔了一樣,覺得錢就是個數字而已。”周先生稱,自己至今未能將借款還上,戒賭半年後,他才重新開始找工作。

  近日,新京報記者體驗發現,周先生輸錢的“澳門娛樂城”平台中,有上百款賭博遊戲。平台設置有銀行卡、微信、支付寶等6種充值渠道,可充值金額從200元到500萬元不等。

  每款遊戲,下注額度不等。其中“性感百家樂”最低兩元即可下注,最高每把可下注1萬元。三個遊戲房間有10多張“賭桌”同時開賭,頁面顯示,最少的賭桌也有70多名玩家參與,而玩家人數及下注金額最多的一張“賭桌”,2000多人同時下注,賭資共計15萬餘元。

  周先生稱,如果平台顯示的在線人數真實,該平台每天的在線玩家至少數萬人。“澳門娛樂城”的客服向新京報記者印證了周先生的猜測,“我們平台已上線8年,都是真人玩家,每天有幾萬名真人玩家參與。”

  8月20日,根據投訴人提供的線索,新京報記者下載進入一款名為“玫瑰”的賭博app中。頁面顯示,僅棋牌分類的遊戲,就有超過10萬名在線玩家。

  與其他賭博平台不同的是,“玫瑰”app中,除了有博彩遊戲,還有色情直播內容。約有30名主播在線直播,人氣高的觀看人數達數萬人。

  在一個5.6萬人觀看的直播間內,女主播穿著性感的內衣,做著大尺度動作,並不斷用低俗語言與觀眾互動,誘導打賞,打賞禮物的金額從0.1元到1988元不等。

  新京報記者觀察發現,色情直播在平台中幾乎24小時進行,人氣高的主播,一天可得到萬元打賞。而在直播屏幕中,同步播報著博彩遊戲的開盤信息和玩家下注的消息。

  一位博彩平台搭建商告訴新京報記者,色情直播是博彩網站的一個新興的引流渠道,可以誘惑觀看者參賭,賭客也可以用充值的錢打賞主播。

  除此之外,一位做過博彩平台推廣專員的人士介紹,色情網站也是博彩平台一個主要的流量來源,有些大的博彩平台甚至搭建了一條龍的“色網-博彩”平台,相互導流。

博彩平台中的色情直播,誘導觀看者參賭。  手機截圖
博彩平台中的色情直播,誘導觀看者參賭。 手機截圖

  “傳銷式”推廣,代理拉客充值獲利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除了靠色情直播引流,大多數賭博平台都會發展“代理”,用發展下線、充值返利的傳銷手法攬客。

  上述“玫瑰”平台的頁面顯示,賭客拉攏其他人註冊充值,就可獲得下注流水的千分之三返現。“澳門娛樂城”平台,把“火熱招募代理,月入百萬夢想成真”廣告打到首頁。

  一款名為“樂天”的賭博平台,把賭客充值的金額劃分為青銅、白銀、黃金、星鑽、王牌等9個等級,充值金額越高,推廣者就能拿到更高的提成。該平台還在頁面中介紹了“如何讓自己成為老闆”的推廣方法:批量加微信、QQ群發佈消息;利用論壇、貼吧發帖推廣;找各種自媒體、微博紅人,有流量的網站投廣告等。

  一位博彩平台的“代理”告訴記者,2019年開始,他做了“巴黎人”賭博平台的代理,早期,拉客充值他能獲得4成返點,也就是說,賭客充值1萬元,他可提成4000元。半年之後,因為業績好,上家把他的返點從4成提高到5成。

  這名代理向新京報記者發來的後台數據顯示,目前他已經發展8名代理下線幫他拉賭客。“下面的代理還可以再發展代理。我上面還有上家,頂級的代理,至少能拿到7成的返利。”這名代理稱,除了發展下線,他還得拉到“大戶”,去年他拉一位賭客到平台參賭,對方輸掉了50萬元。

  做賭博平台的“代理”,成了很多人的撈錢手段。一位曾在澳門參與賭場運營的人士向新京報介紹稱,要想成為平台的頂級代理,還需要向平台交錢,今年8月,他向一個賭博平台繳納了80萬元才得到頂級代理權限。

賭博網站後台截圖:可預設開獎,設置賠率。  受訪者供圖
賭博網站後台截圖:可預設開獎,設置賠率。 受訪者供圖

  1萬元、3天建成網站,後台操控輸贏

  “如此高的返利,平台肯定會‘殺豬’。”上述代理告訴新京報記者,有些博彩平台是通過計算賠率賺錢,有些則直接操控輸贏。

  新京報記者臥底進入一個“賭博網站”的社交群,一名自稱公司在菲律賓的博彩網站搭建商,向記者發來多個“自己公司搭建的”網站鏈接,其中就包括上述內蒙古崔先生輸掉29萬元的博彩平台。

  他向記者透露,搭建一個賭博網站收費僅1萬元,若想在網站內嵌入真人發牌、色情直播等模式,價格則在2萬-5萬元不等,從搭建到上線運營只需3天。賭博網站如果要做成app,需要加收3000元。

  除了幫忙搭建,對方還稱公司能在後台預設開獎、操控輸贏。群裡的另一位搭建商也表示,根據平台測算好的賠率,客人玩久必輸,“你說怎麼殺,就怎麼殺。”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這類賭博網站屢遭查處。2019年,公安部共督辦各地偵破網絡賭博刑事案件7200餘起,抓獲犯罪嫌疑人2.5萬名,查扣凍結涉賭資金超過180億元。今年初,公安部還開展了專項整治行動。

  據公安部官網消息,自2月28日部署打擊治理跨境賭博工作專題會議以來,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迅速行動,截至6月份,各地公安機關偵破跨境賭博案件257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1500餘名;摧毀涉賭平台368個、技術團隊148個,打掉支付平台和地下錢莊187個。

  今年7月,重慶市公安局九龍坡區分局發佈的打擊跨境網絡賭博的消息中曾提到,線上網絡賭博往往是由莊家設局,利用提前算好的賠率、內外串通、app外掛等手段,使參賭者“逢賭必輸”。

  “殺大賠小”“後台做假”是跨境網絡賭博平台常見的套路,不法分子通過後台修改勝率,輸贏全靠電腦操控。有賭客在平台上可以看到其他玩家贏錢,殊不知,那是後台通過技術手段偽裝、製造的贏錢假象。

  新京報記者 程亞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