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貿組織總幹事為何提前卸任?“接棒者”面臨太多難題……
2020年08月31日00:04

  原標題:世貿組織總幹事為何提前卸任? “接棒者”面臨太多難題……

  中新網8月31日電(陳爽)當地時間8月31日,世界貿易組織(WTO)總幹事羅伯特•阿澤維多將正式卸任,成為自1995年WTO建立以來,首位提前卸任的“掌門人”。

  在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日漸抬頭、世界經濟受新冠疫情衝擊無比脆弱的當口,阿澤維多的提前謝幕,讓深陷困境的WTO面臨新的變數;面臨多重挑戰的這一國際組織,未來將駛向何方?

資料圖:世貿組織總幹事羅伯特·阿澤維多。
資料圖:世貿組織總幹事羅伯特·阿澤維多。

  從意氣風發到提前退場

  WTO“掌門人”為何急著交棒?

  “這7年非常充實,但我必須劃上終止符。”三個多月前,阿澤維多在一場視頻會議上向WTO各成員國表明了辭職意向,比原定的卸任日期足足提前了一年。

  “這一決定並非出於健康原因,也不是要尋求什麼其他的政治機遇,”在一篇1800餘字的聲明中,62歲的阿澤維多字斟句酌地表示。

  他提到,自己提前離職,一方面有家庭因素,另一方面也使得各成員國得以在未來幾個月中提前選舉出他的繼任者,這樣將不會過多轉移人們對暫定於2021年舉行的第十二屆部長級會議(MC12)籌備工作的注意力。

  阿澤維多稱,WTO各成員國正準備重新設定議程,以應對“後疫情時期”的新現實,“他們應該與一個新的WTO總幹事共同努力。”

  從實際操作層面上來說,新冠疫情使得WTO日常工作放緩,也為遴選新任總幹事提供了良好的窗口期。

資料圖:一女子在位於日內瓦的世貿組織大樓入口處前走過。
資料圖:一女子在位於日內瓦的世貿組織大樓入口處前走過。

  話雖如此,阿澤維多的提前請辭,還是令外界普遍感到意外。

  要知道,2013年他上任時,可是憑藉著“好人緣”贏得了WTO內近100個經濟體的青睞。他自己也曾雄心勃勃地表示,希望更多的實現貿易自由化,消除嚴重的貿易扭曲,“利用貿易為所有人,尤其是最貧窮的國家帶來發展。”

  從初上任時的意氣風發到如今的黯然退場,在任的7年里,阿澤維多都經曆了什麼?

  談判技巧高超、竭力彌合分歧

  “滿分10分的話,我給自己打12分”

  根據路透社2013年的一篇報導,阿澤維多上任之前,WTO便已面臨一系列挑戰:全球經濟正在掙紮,保護主義正在抬頭,許多國家對自由貿易的信心正在下降……

  這個國際機構迫切需要一名可以彌合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分歧的領袖。

  而畢業於巴西“外交官搖籃”里奧布朗庫學院的阿澤維多,憑藉其高超的談判技巧、處理國際貿易與經濟爭端的豐富經驗,以及善於達成共識的能力,在眾多拉美、亞非成員國支持下,擊敗了美國和歐盟支持的候選人布蘭科,成功坐上WTO頭把交椅,成為首位來自拉美和金磚國家的總幹事。

2013年12月3日,世貿組織第九屆部長級會議在印尼峇里島隆重開幕。圖為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致辭。中新社發 顧時宏 攝
2013年12月3日,世貿組織第九屆部長級會議在印尼峇里島隆重開幕。圖為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致辭。中新社發 顧時宏 攝

  上任後,阿澤維多迅速在全球展開磋商活動,力推多邊貿易協定。

  2013年12月,在他的斡旋下,WTO第9屆部長級會議通過了該組織成立以來的首個多邊協議——《貿易便利化協定》,令成員國間的貿易成本降低了9.6%至23.1%,發展中國家尤其受益。

  2015年,阿澤維多又在第10屆部長級會議上促成各成員承諾全面取消農產品出口補貼;50多個成員就《信息技術協定》擴圍達成協議。

  此外,其任內各成員間談判的透明度和靈活度,也得到了增強。

  當被問到如果滿分是10分,他會給自己過去7年的工作打幾分時,阿澤維多半開玩笑地答道,“我給自己打12分“,因為“我已竭盡全力“。

資料圖:美國總統特朗普。
資料圖:美國總統特朗普。

  美國施壓、威脅“退群”

  WTO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儘管阿澤維多促成了多項曆史性協議的達成,但世貿組織仍面臨全球範圍內貿易保護主義勢力不斷抬頭的挑戰。

  具體來說,該組織的貿易政策監督、多邊談判和爭端解決三大功能,均面臨日益增多的國際貿易摩擦和美國等國家的單邊主義行為的挑戰。

  在貿易監督功能上,歐盟委員會認為,WTO在監督各成員正確執行WTO協定、確保貿易措施的透明度等方面,未發揮應有的作用;

  而早在2002年便啟動的多邊貿易談判——多哈回合談判,隨著美國的退出,於2015年基本宣告破裂;

  就連WTO“最鋒利的牙齒”,爭端解決機製也遭遇了滑鐵盧。

  2017年起,美國特朗普政府開始對WTO爭端解決機製中的上訴機構發難,頻頻濫用“一票否決權”,單方面阻撓上訴機構遴選新成員,導致該機構因成員人數不足於2019年年底停擺。

  不僅如此,美國政府還數度公開挑戰WTO的權威。2018年8月,美總統特朗普威脅要退出WTO、2019年又在預算問題上施壓、2020年5月14日,特朗普再度稱WTO“很糟糕”“對待美國很惡劣”……

  由於WTO秉持成員協商一致原則,決策權多掌握在成員手中,因此,對於美國的單邊主義行動,阿澤維多顯得有些無力招架。

  在“內憂外患”的夾擊之下,被譽為“共識築造者”的阿澤維多,只能黯然退場。

資料圖:世貿組織總幹事羅伯特·阿澤維多。
資料圖:世貿組織總幹事羅伯特·阿澤維多。

  “後新冠疫情時代”,

  誰來帶領WTO走出困境?

  那麼,誰能接替阿澤維多,帶領WTO迎接內外挑戰呢?

  目前,參加WTO新總幹事競選的共有8位候選人,總體上可以分為熟悉國際貿易的“圈內人”和政治經驗較為突出的“圈外人”。

  歐洲大學學院針對全球貿易專家的調查顯示,在各項專業素質中,貿易專家更看重管理經驗和政治經驗,其次才是經濟學教育背景和作為貿易談判代表的經驗。

  此外,考慮到WTO曆史上從未有過非洲籍總幹事,很多非洲成員都強調新任總幹事應來自非洲國家。

  鑒於此,兩位來自非洲的女性候選人——肯尼亞貿易部前部長阿明娜•穆罕默德,以及尼日利亞經濟學家、財政部前部長恩戈齊•奧孔喬-伊韋阿拉呼聲較高。

當地時間8月14日,巴黎被法國官方列為新冠病毒傳播“高風險地區”。圖為當天在巴黎香榭麗舍大街的民眾,其中一些人仍未戴口罩。 中新社記者 李洋 攝
當地時間8月14日,巴黎被法國官方列為新冠病毒傳播“高風險地區”。圖為當天在巴黎香榭麗舍大街的民眾,其中一些人仍未戴口罩。 中新社記者 李洋 攝

  無論是“圈內人”還是“圈外人”,對WTO的新任“掌門人”而言,其必須直面的三大難題包括:如何消弭各成員國間的利益分歧、約束超級大國的霸權行徑和單邊主義、以及推動WTO的自我改革。

  “危機是伴隨WTO的永恒命題,”阿澤維多最後一次作為WTO總幹事出席記者發佈會時表示,他希望新任總幹事,能為該機構注入其迫切需要的“精力和耐力”。(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