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演愈烈的綜藝衍生戰,有必要嗎
2020年08月30日16:20

原標題:愈演愈烈的綜藝衍生戰,有必要嗎

原創 壹娛觀察編輯部 壹娛觀察

文/王心怡

“每週六正片更新過後,週二到週五又有衍生節目提供新的內容,週日、週一無正片、衍生節目更新的日子也不那麼難熬,因為選手會不定期地進行線上直播。”《明日之子樂團季》(以下簡稱《明日之子4》)》的一位忠實粉絲對壹娛觀察分享了她在一週時間里都能收穫一檔節目帶來的快樂。

這對於綜藝節目來說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正片+衍生節目”早已成為綜藝的標配,如《明日之子4》一般的選秀節目更是不滿足於一檔的衍生內容。

對於大多數品類的綜藝來說,就算達不到《明日之子4》一般填滿整週時間,最起碼也得來個會員加長版或plus版,播點正片沒有的內容。如今,想要找到個只有正片的綜藝似乎成了一件難事。

《明日之子4》部分衍生節目

除了常見的將花絮、未播素材作為內容,綜藝衍生節目還逐漸開闢出了新的玩法:做遊戲、訪談類、vlog形式,直播風口下還能來幾場直播等等,另外,也有一些基於節目本身IP的開發和延續,形成了新的節目。

綜藝衍生節目更多的是滿足節目本身的粉絲和深度用戶,以及選手、嘉賓的粉絲,他們也常常對內容有更多的需求。衍生的補給起到了提供更多的內容、鞏固粉絲、促進會員增量、延長IP鏈條的作用,從而補充、反哺節目本身,也為節目提供更多的話題和熱度等。

因此,優愛騰芒關於自己的頭部網綜項目的設置,都將衍生放到了戰術必備。

但同時,對於不同品類的節目,尤其是選秀節目,多檔不同衍生節目的輸出,也會引來選手過度“透支”的爭議。最新一期的《明日之子4》就出現了被網友戲稱“選手互爭淘汰名額”的節目內容,不少選手粉絲相繼吐槽節目組衍生節目太多導致選手沒法認真做音樂,所以個個想淘汰解壓。

《明日之子4》劇照

另外,在高頻率的上新和衍生節目成標配的情況之下,綜藝節目需要面對的是正片與衍生節目更加困難的突圍和殘酷的競爭,以及觀眾可能會出現的審美疲勞和觀感疲勞。

就連每場直播都不錯過的《明日之子4》忠粉也在最後對壹娛觀察感歎:“希望這個綜藝趕快結束,我快撐不住了!”

從每週花絮、談心、遊戲不重樣到剝離單獨成季播節目,衍生的花式玩法

正片之外,綜藝節目似乎也想用衍生節目來決一勝負,不論是在數量上或是在玩法上。

上述提到的《明日之子4》以超過4檔的衍生節目霸占了一週的大部分時間,近期騰訊視頻上線的《認真的嘎嘎們》也有四檔衍生節目輸出。而不久之前完結的《創造營2020》也通過正片、會員加料版、練習室、“宿舍日記”等內容完美地填充了整週時間。

《青春有你2》也有五檔左右的衍生節目來試圖提供更多內容和更立體地呈現選手;相似的數量和方式也出現在《少年之名》的衍生節目;《這!就是街舞3》也在正片的基礎上,推出了《一起來看流行舞》《一起火鍋吧》《街舞營業中》《Just Dance》《街舞開課啦》《這!就是舞者》《街舞潮流圖鑒》《街舞要One More》等節目。

數量轟炸之下,節目組也貼心地送上“追綜日曆”,更新日程明了之下,卻也讓衍生節目數量多的觀感一目瞭然。

選秀和垂直選拔類節目是擁有衍生節目數量較多的綜藝品類之一。這與近乎全方位紀實下的節目素材豐富,選手基數大、受眾希望看到更多選手的鏡頭和表現,以及與粉絲經濟、養成屬性契合有關。

但對衍生綜藝的開發不止於選秀綜藝。比如,《我是唱作人》《樂隊的夏天》擁有連續兩季的衍生節目《開飯啦!唱作人》《樂隊我做東》等。

當衍生節目成為標配和常態之下,常見的會員加長版、花絮早已不能滿足創作者和受眾的需求。衍生節目開始尋求更多花式玩法。《青春有你2》的衍生節目《青春加點戲》將劇本殺搬到台前;《開飯啦!唱作人》《樂隊我做東》《一起火鍋吧》都選擇了“吃飯+聊天”的形式。

相比於常見的花絮、練習室記錄等形式和內容,不少衍生節目開始呈現出來源於衍生、卻又可以獨立成節目的趨勢。

上述所提到的《樂隊我做東》是以聊天形式,揭開樂隊背後的故事,可以算的上一檔訪談節目;《明星大偵探之名偵探學院第二季》包含劇本殺,通過推理找出“真兇”,以及名偵探學院成員合宿等內容,每期一個小時的時長,足夠撐得起一檔正式的獨立節目。

優酷和燦星的《師父!我要跳舞了》則由舞蹈“師父+萌娃”為主角,以引出《這!就是街舞3》的回歸,八期節目、每期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長,也算得上一檔獨立的節目,這也是衍生的最理想狀態,實現剝離原本IP而單獨存在。

而跟著《極限挑戰6》完結上線的《極限挑戰寶藏行·三區三州公益季》,以及計劃接檔《中國好聲音2020》的《奔跑吧·黃河篇》,與其說是衍生節目,更像是IP的特別季、特別篇。除了全新的內容和足夠的時長之外,兩檔節目也進行了新的招商。有消息顯示,《奔跑吧·黃河篇》在進行招商活動,而《極限挑戰寶藏行·三區三州公益季》的冠名、贊助商也不同於《極限挑戰6》。

綜藝都愛上了衍生節目,並從剪輯、包裝、玩法等多方面越來越重視對其的開發。這背後,是衍生節目看得見的優點。

增加內容和曝光還是透支觀眾和選手,衍生節目有必要嗎?

不論是電視綜藝還是網綜,創作者們早已不滿足於僅向受眾提供正片的內容,儘管不少網綜正片的時長正在逐漸增長,甚至趨近電影體量。

壹娛觀察在中提到,電視綜藝單期時長較為固定;網綜單期接近兩個小時的節目已經常出現,不少單個節目一週僅正片就會向受眾輸送三個小時左右的內容,甚至多次出現接近四小時的情況。

《認真的嘎嘎們》第八期時長168分鐘

但通過增加單期節目來豐富、輸出內容的做法畢竟會遇到天花板,時長不可能無限製延長,這也與當下受眾觀看習慣不相符。

但對於節目來說,尤其是選秀類、慢綜藝佔據綜藝市場創作主要方向的當下,長時間的觀察、記錄為主要的拍攝手法,註定節目擁有大量的素材。在保證正片內容之外,也可以支撐更多內容的輸出。

因此,加長版、會員專享版是不分類別的最常見的“衍生節目”之一。同時,也能借助網絡平台,打破電視綜藝與視頻網站的壁壘。比如,《嚮往的生活4》最後的《加更篇》就是在芒果TV上線。

從某種程度上看,這也是節目素材可利用最大化的途徑之一。

同時,衍生節目,尤其是網綜的衍生節目,又大多與視頻網站會員權益相關,專屬為vip內容。從這方面來看,衍生節目又在促進會員增量上起到一定的作用。《嚮往的生活4》Plus版就需要芒果TV會員才可觀看。《極限挑戰6》也有優酷會員專享版,單期時長較衛視版有所增長。

《極限挑戰6》優酷會員專享版

不可否認的是,想要觀看衍生節目的群體大多是節目的深度受眾,他們更可能為衍生內容買單,而衍生節目最先要做的其中之一是吸引、霸占他們的關注,滿足他們的需求。

這一點在選秀類節目中較為明顯。選秀類,尤其是偶像選秀類依託的是粉絲經濟,帶有濃厚的養成色彩。

由於擁有數量較多的選手,近乎24小時的記錄式拍攝,以及票選出道的玩法設置,節目需要也可以全方位、展現更多的選手給受眾——不論是秀粉還是選手的粉絲,而粉絲的黏性和忠誠度又相對較高,對於正片之外的更多內容需求也一直存在,衍生節目的存在有足夠的合理性。

同時,節目又可以通過衍生節目的設置,來吸引粉絲投票、為贊助商提供更多的曝光和增加權益的機會。

以《明日之子4》為例,贊助商之一的自嗨鍋設有打榜榜單,根據規則,每一期人氣榜前五的學員將會獲得曝光獎勵資源,包括但不限於寵粉視頻、節目內品牌中插拍攝、直播等等。這也是偶像選秀節目常見的方式之一。

而在《創造營2020》播出期間,贊助商之一的榮耀30系列聯合B站up主小片片說大片推出了固定的衍生節目,主要為對當期節目中熱點話題進行點評。這也是另一種方式的對於IP價值的挖掘。

小片片說大片《創造營2020》系列視頻

然而,即便是增強節目受眾黏性,滿足目標受眾的需求,數量不少的衍生節目也會引來他們的質疑。

有選秀節目的粉絲表示:“粉絲想多看點是真的,但這些娃也不鐵打的,每天要準備音樂還要錄視頻吸引粉絲,每週還要搞長時間的直播來刷人氣,好好的娃到後面都崩潰了,開始懷疑自己了。”

適當的衍生節目會助推和補充正片,還能帶來額外的話題,但數量、頻率過高,尤其之於選秀節目,更多內容的輸出反而也會透支受眾和選手。更何況是在綜藝上新頻率高、同類節目紮堆打架的當下,重合的受眾又會有多少精力和忠誠度為衍生節目買單呢。

不過,好的現像是,衍生節目已經更加的精緻,與正片的風格、包裝、核心等等都有了一致的、明確的連接。這對於投入了大量資本和資源的項目來說,更有利於價值挖掘的最大化,甚至形成IP和後續完整的產業鏈。

但歸根到底,正片仍是核心,衍生節目只是加分項。如果出現“衍生節目比正片好看”或“期待節目結束,太累了”等的聲音,也就適得其反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