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航司四巨頭上半年虧損148億美元
2020年08月29日01:18

原標題:美國航司四巨頭上半年虧損148億美元

目前美國四大航空公司——美國航空、美聯航、達美航空和西南航空共約有10萬名員工自願休無薪或低薪假,該人數相當於這四大公司2019年底員工總數的26%左右。

8月,國內外多家航空公司披露2020年上半年財報,全球航空業遭受數十年來最嚴重的重創。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理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亞曆山大·德·朱尼亞克表示,“2020年將是航空史上最糟糕的一年,平均每天損失2.3億美元。”該協會預測全球航空業2020年預期損失或超過840億美元(約合5932億元人民幣)。

這是全球航司有史以來的“至暗時刻”。尤其是美國航空公司,該國四大巨頭半年虧損超過148億美金,甚至比“9·11”後最糟的年份還慘。

“今年必然是21世紀以來美國航空史上最糟糕的一年。”中國民航大學臨空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曹允春8月28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不同於“9·11”和金融危機,疫情對航空業的影響是全面的,廣泛而深遠。

截止記者發稿前,我國四大航空公司也發佈了今年中期報告,四家航司上半年共虧損超過365億元。

美國航空業陷入困境

受“9·11”事件的影響以及國際燃油價格的不斷上漲,美國航空、運輸業曾在21世紀初出現過不景氣的局面。2007年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更使其受到嚴重衝擊。因此,2009年曾被稱為航空史上的“大衰退”,IATA的報告曾公佈2009年全球航空業虧損達110億美元。

可這個數字在今年的虧損額面前恐怕不值一提。僅今年上半年,美國航空、美聯航、達美航空、西南航空四家美國航司的虧損就高達148億美元。

已持續盈利45年的美國西南航空的案例尤其值得一提。這家以成本控制聞名的美國航空公司今年上半年虧損10.09億美元,同比下降189.45%;營業收入為52.42億美元,同比下跌52.6%。

此前,全行業陷入困境時候,西南航空依然實現了連續盈利。2008年該公司淨利潤1.78億美元,2009年淨利潤9900萬美元。但此次疫情打破了其穩健的盈利步伐。西南航空公司CEO表示,航空業至少在未來一年內不太可能恢復到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前的水平。

美國最大的航空公司——美國航空業績更差些。財報顯示,美國航空2020年上半年營業收入為101.37億美元。盈利方面,去年同期淨利潤為8.47億美元,今年淨虧損43.08億美元,比去年同期下跌608.62%。

而據美航此前披露的年度報告,該公司2008年淨虧損21億美元,2009年淨虧損15億美元。如今,2020年上半年的虧損額就已超過以往業績最糟糕的兩個年份虧損之和。

相比於以上兩家航司,美聯航和達美航空都曾在本世紀初經曆過破產的命運,如今的虧損依然是“創紀錄”的新高。

美聯航今年上半年共虧損33億美元。其中,美聯航第一季度營收79.8億美元,同比下降16.8%,淨虧損17億美元,終結了此前連續十年的盈利紀錄。第二季度營收為14.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下跌87%,虧損16億美元。

相比之下,達美航空的業績顯得更為慘烈。達美航空今年上半年淨虧損62.51億美元。其中第二季度虧損高達57.17億美元,同比下降496.19%;營業收入為14.68億美元,同比下跌88.29%。

此前2001年至2005年,達美航空曾累計虧損近100億美元,其中2004年虧損達52億美元,創美國航空企業年度虧損額最高紀錄。由此可見,達美航空今年第二季度的虧損已創下自2004年以來的最大虧損紀錄,虧損額也超過美聯航、美航、西南航空本季度淨虧損之和。

除了停飛航班、尋求政府幫助外,裁員成為美國航司減少開支的一項重要手段。美國航空集團表示,將於10月1日裁員1.9萬人。美聯航表示,如果政府不延長援助計劃,以幫助航空公司支付員工工資,公司將在10月1日至11月30日之間裁掉2850名飛行員。這一裁員人數將占其飛行員總數的21%。

而目前美國四大航空公司——美國航空、美聯航、達美航空和西南航空共約有10萬名員工自願休無薪或低薪假,該人數相當於這四大公司2019年底員工總數的26%左右。

“飛行員裁員對美國社會的影響將是很大的。”曹允春告訴記者,目前美國航司的裁員結構包括了地勤和飛行員,而飛行員這一職業具有很強的專業性和針對性,他們的職業競爭力主要體現在飛機駕駛上,一旦這一群體大規模失業,那對社會的影響是難以估量的。

亞太航空出現複蘇曙光

西半球尚在至暗時刻,東半球開始迎來複蘇曙光。全球旅行和數據分析公司Cirium表示,疫情導致全球空中運力出現前所未有的重創後,航空業正迎來逐步複蘇,尤其是在中國大陸和亞太地區。中國民航管理幹部學院教授鄒建軍也在採訪中告訴記者,全球航空業的複蘇不能一概而論。“一方面,疫情控制好的地區航空業會恢復得好一些。另一方面,各航司內部機隊配置好、經營策略好的話,業績也會好一些。”

根據已披露的數據,亞太部分航司已經扭虧為盈,中國市場加速回暖。

大韓航空第二季度營收1.69萬億韓元,同比下降44%,實現淨利潤1485億韓元。韓亞航空第二季度營收8186億韓元,同比下降45%,營業利潤1151億韓元,結束連續六個月的虧損。

這兩家航空公司實現盈利,主要得益於貨運收入的大幅增長。二季度大韓及韓亞航空的貨運收入激增95%,分別達到1.23萬億韓元和6391億韓元。

與這兩家航司的盈利原因類似,中國台灣的中華航空也在第二季度實現225.3萬美元的淨利潤。

台灣中華航空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整體客運收入較去年同期減少;然而各國醫療物資於疫情嚴峻期間運送需求急遽上升,使航空貨運市場需求熱絡,公司因應貨運市場變化,充分利用18架747-400全貨機運能優勢,及善用客機腹艙運能,使整體貨運收入較去年同期增加。

雖未能充分享受貨運需求增長帶來的利好,但受益於國內疫情的有效防控和航運市場逐步恢復,國內航司進入複蘇快軌。

華夏航空發佈中報,2020年上半年實現營收19.84億元,同比下降19.96%,歸母淨利潤為822.77萬元,實現盈利。截至6月底,該公司航班執行率恢復至82%。洪都航空上半年營收22.18億元,實現淨利潤1000萬元,同比增長118.77%。春秋航空國內客運量在6月實現同比增長12%,7月又實現同比增幅超過24%,率先實現國內客運量正增長,整體客運量也恢復至去年同期90%以上。

不過,除了這些亞太航司外,其他亞太大航司虧多盈少。國航、南航、東航和海航四大航空公司也遭遇史上最糟業績。據這四家航司8月28日晚上披露的最新中報數據,今年上半年南航虧損84.18億元,東航虧損87.87億元,國航虧損95.96億元,海航虧損97.24億元。四家航司的虧損額超過365億元。不過,國內航司的表現,可能在第三季度回轉。航司的最新運營數據也顯示,7月的旅客周轉量、客座率、乘客數量環比都有顯著提升。比如7月國航及所屬子公司的客運投入同比下降52.5%,環比上升21.1%,旅客周轉量環比上升29.4%,平均客座率環比上升4.6%,乘客人數環比上升31%。

此外,以國際航班為主的亞太航司,仍然處於業績持續虧損的寒冬。

新加坡航空2020—2021財年第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8.51億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79.3%,客運暴跌99.5%,淨虧損10億美元。亞洲航空繼首季創紀錄淨虧8.0355億林吉特(約合人民幣13.28億元)後,第二季度虧損額擴大至9.9289億林吉特(約合人民幣16.41億元)。國泰航空上半年淨虧損98.65億港元,每股虧損2.508港元,去年同期則取得盈利13.47億港元。國泰航空表示,2020年上半年是其72年歷史中最具挑戰性的一段時期。

虧損加劇之下,受衝擊的航司也不得不採取裁員、減少航班等“非常舉措”,有的甚至會申請破產。

相比於逐漸走向複蘇道路的亞太航司,美國航空業因受製於國內疫情的嚴峻形勢,複原能力更為脆弱且難以預見。全球權威金融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公司執行董事菲利-普巴格利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所催生的金融影響將在可預見的未來內改變整個美國航空業,以及航空旅行部門。

IATA預測,“疫情給航空運輸業帶來的影響將持續數年,航空客運量至少在2023年以前都無法恢復至疫情之前的水平。”面對全球航空業的“黑天鵝”,又有多少航司能夠扛到2023年?

(作者:高江虹,嶽永婕 編輯:包芳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