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電影里那樣去拆一顆真炸彈,會發生什麼?
2020年08月29日10:29

  來源:SME科技故事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1847年被意大利化學家發現的硝酸甘油,既可以治療心臟病,也是極危險的烈性炸藥。

  硝酸甘油它對震動極敏感,撞擊和摩擦都有可能引發爆炸。諾貝爾一生最重要的發明之一,就是利用矽藻土吸收硝酸甘油的方法製造出了較安全的矽藻土炸藥。

  矽藻土炸藥可以扛得住撞擊甚至是火燒,卻需要極高的起爆能量才能爆炸,於是諾貝爾又發明了用雷酸汞(Hg(ONC)2)製成的雷管以引爆炸藥。

  美劇絕命毒師S1E6中,老白把一塊手指大小的雷酸汞摔在地上,引發了大爆炸

  現代炸彈的模樣從此被奠定,除了炸藥不同外,各種炸彈的結構基本相似,離不開炸藥、保護層、雷管和引信這個4個部分。

  炸藥的發明使得開山修路等工程變得容易,極大地促進了全球的工業化進程,但也給後人帶來了戰爭的痛苦,留下了諸多隱患。

  在許多社會矛盾激化的地區,即使資源匱乏,恐怖分子也能製造出各種殺傷力極強的改製雷彈、土製炸彈(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IED)等。爆炸恐怖活動易施難防、後果嚴重,已成為恐怖活動的主要形式,一項04年的調查稱,爆炸恐襲占恐襲總量的70%以上。

伊拉克2007年被土製炸彈摧毀的史崔克裝甲車
伊拉克2007年被土製炸彈摧毀的史崔克裝甲車

  為了能在更精準的時間引爆炸彈、製造更大的破壞,恐怖分子還發明了電話炸彈。將手機中振動馬達的電路連接到雷管,炸彈就會在來電時被引爆。

  在這個老人都在學用智能機的時代,Nokia估計怎麼也沒想到恐怖分子是自己的大客戶。英國武器監控組織(CAR)的報告顯示:ISIS的恐怖分子一致選擇使用Nokia功能機作為遙控引爆裝置。

  原因也很簡單:Nokia價格低(30美元)、待機久(35天)、質量好(說不定可以循環使用)。據說恐怖分子已經用Nokia實現了遙控炸彈的流水線作業…

  就算是在Nokia的加持下,電話炸彈也有它的阿喀琉斯之踵。2011年的新年前夜,俄羅斯一名攜帶電話炸彈的‘黑寡婦’在計劃襲擊莫斯科市中心一廣場時,一條運營商發來的祝她新年快樂的短信立刻引爆了她身上的炸彈,‘黑寡婦’當場身亡。計劃落空,兩名同夥逃跑,沒有其他人員傷亡。

  垃圾短信立功,史無前例。

  通過炸藥、外殼、引爆方式的排列組合,土製炸彈的組成有著無限的可能性。看似普通的汽車、包裹都有可能被恐怖分子加工成土製炸彈。

  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尺半,現代爆炸物檢測技術能讓這些土製炸彈無處遁形。

  地鐵等公共區域常配備電磁感應設備和X射線成像設備,可以檢測出爆炸物起爆組件中金屬和電子元件等。進入機場時,安檢人員會用一張小試紙在旅客的衣服和行李擦拭,然後把試紙放入儀器中與數據庫進行比對檢測。檢爆儀器常採用離子遷移譜技術,可以檢測出空氣中的微量爆炸物分子,精度可達皮克級(10­-12g)。

  於是土製炸彈往往只能在影視作品里尋找自己最後的歸宿,卻常常並沒有露臉的機會,只給我們留下一朵美麗的蘑菇雲。唯有定時炸彈,在電影中總能保全自己,和拆彈的男主角一起成為劇情的高潮。

  人們對定時炸彈的外觀總是有一種刻板印象:隨意裸露的電線、粗大的炸藥管和一塊閃爍著倒計時的液晶屏…

  這個刻板印象的形成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雙線困境’橋段的流行,也就是我們經常看到的‘紅線藍線二選一’。在上世紀70年代,這個劇情已經出現在了許多荷李活大片中。紅藍本是火線和零線的顏色,在電影中卻成了生和死的代表。在倒計時的緊張氛圍下,拆彈者需要利用有限的信息,完成和炸彈製造者的心理博弈,做出正確的選擇。

  ‘雙線困境’的橋段,既清晰地展現了拆彈者內心面臨的掙紮,又很好地釋放了觀眾的腎上腺素,這或許是它得以流行的最大原因。

  其實上這個橋段存在著很多BUG,比如製造者完全可以使用斷路觸發電路,使得任意一根線被剪斷都會觸發爆炸;再比如紅藍兩根線只是擺設,都是和引信無關的電路,剪哪根都沒用…

  所以炸彈設計成什麼樣,全取決於歹徒的腦洞有多大。在1980年,美國內華達州一賭場就曾驚現過一個8重引信28個開關的‘完美炸彈’:破壞外殼、拆螺絲、傾斜、填充水或泡沫等都會引爆炸彈。

  FBI最終也沒能搞定它,當這個1000磅炸彈爆炸的時候,賭場被炸穿了幾層。

  想要像電影主角一樣短時間內親手拆除炸彈、拯救世界,其實最應該做的不是思考該剪哪根線,而是找到雷管並使之與炸藥分離,或者通過超高溫火焰點射/液氮低溫處理使電子引信失效。如同早期的矽藻土炸藥一樣,離開雷管或引信的大多數炸藥是非常穩定的,TNT就算受到槍擊也不容易爆炸,而C-4在明火中只會緩慢燃燒,在戰場上甚至被拿來加熱罐頭。

  電影歸電影,現實中的排爆工作可不會歌頌個人英雄主義,讓一個人扛下所有。我國特警的排爆流程往往遵循以下4個步驟:一、確定爆炸物周圍環境 二、疏散人群,設立警戒區域 三、確定爆炸物類型,預估威力 四、決定處理方式

  在第二步中,排爆組往往需要設置信號屏蔽裝置,以防炸彈被遙控引爆。最終處理方式主要有3種:轉移、就地銷毀和就地拆除。

  機器人在排爆工作中發揮的作用不可磨滅。早在1972年,英國陸軍就已經做出了使用電動車來將爆炸物轉移現場的嚐試;在確定人群撤離,爆炸物威力不會破壞附近建築物的情況下,機器人還可以通過射擊爆炸物或在其附近引爆其他爆炸物的方法,使其失效或就地引爆;配備激光或高壓水槍的機器人,可以破壞起爆組件的電路;配備機械臂和鏡頭的拆彈機器人,則可以在遙控下進行更複雜精密的拆彈操作。

  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刻,排爆手才會親自上陣。

  但是他們心裡都清楚,如果眼前面對的是千克以上的烈性炸藥,穿或不穿重達40公斤的防爆服,並沒有什麼區別。很多炸彈故意使用多重觸發裝置、設置二次爆炸炸彈,極大地威脅了拆彈者的生命安全。

  在伊拉克、阿富汗地區,武裝分子更是把拆彈專家視為眼中釘。很多拆彈專家並非因為拆彈失敗而犧牲,而是在護送途中被路邊的炸彈炸死的。

  當所有人驚惶逃離危險的時候,他們是唯一的逆行者。

  但願炸彈只出現在電影中,永遠不給他們當烈士的機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