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蔚來汽車李斌,高瓴資本張磊錯了嗎
2020年08月29日12:54

  原標題:放棄蔚來汽車李斌,高瓴資本張磊錯了嗎

  文|字母榜 張津京

  編輯|馬鉞

  小鵬汽車登陸紐交所,高瓴資本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總算又扳回一城。

  一個月之前,小鵬汽車C+輪融資5億美元,高瓴參投。小鵬上市首日股價大漲41.47%,市值超過150億美元,高瓴這筆短期投資的回報率超過20倍。理想汽車上市前,高瓴資本也參與了認購,金額不詳。

  搭上理想和小鵬上市的末班車,可以視作高瓴掌門人張磊在對自己所犯錯誤進行亡羊補牢式的修正——2019年第四季度,高瓴資本清空了持有的蔚來和特斯拉這兩家新能源汽車公司股份。

  大半年之後,曾經接近崩潰的新造車勢力鹹魚翻生,重新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特斯拉市值超過4200億美元,蔚來市值超過230億,今年以來股價上漲了418%,理想上市首日大漲——這些新能源車賽道傳來的好消息,難免令高瓴資本陷入尷尬境地。

  早在今年5月份,張磊就開始修正錯誤:高瓴資本重新持有了特斯拉13.04萬股。火線投資理想和小鵬,表明高瓴資本試圖重返國內新能源車賽道。差不多在投資小鵬同時,高瓴還“曲線救國”,進軍動力電池行業, 7月中旬,A股寧德時代完成197億元定增,其中高瓴資本認購了100億元,占比過半。

  今年以來,當同行都在不斷收縮投資規模時,張磊則帶領著高翎資本在健康、實業和互聯網等賽道上全力播種和收割。僅七八月份,高翎資本在健康領域的投資已超過210億元,而除此之外,高瓴還4億美元重倉買入台積電,以及10億美元投資百濟神州。

  在新能源車領域的失誤可能是張磊唯一的瑕疵,但正因為唯一,所以更加顯眼。

  就在小鵬汽車上市前一天,張磊出版了新書《價值》,在書中,張磊再次闡釋和強調了其信奉的“長期主義”。

  張磊在書中表示,無論對企業還是個人,長期主義不僅是中國企業轉型的必然路徑,也是一條個人修煉和自我價值實現的根本方法,“更關鍵的是,在投資的旅途中,發現創造價值的門徑,與一群誌同道合的人,與擁有偉大格局觀的創業者,勠力同心,披荊斬棘,為社會為他人創造最有益的價值。”

  何小鵬想必會收到一本《價值》,不知道李斌會不會得到同樣的待遇,畢竟在高瓴清空蔚來股份之前,李斌肯定與張磊“誌同道合”。

  A

  張磊與李斌的第一次融資談判,是在一個頗具戲劇性的場合進行的。

  2015年已經是朋友的張磊和李斌,在長白山相約一起滑雪。當時剛創辦蔚來汽車的李斌,向張磊描述了自己心目中真正新能源汽車的樣子。

  此後高瓴資本一直以蔚來汽車最重要的投資者的身份出現,在外界看來,強調價值投資的張磊和李斌堪稱是珠聯璧合。

  張磊在一次演講中說過,他相信那些長期能夠給消費者帶來價值的、能為產業鏈提供高效的、“護城河”足夠深的企業,能夠為高瓴帶來長期高資本的回報。

  “李斌帶領的整個創業團隊非常有理想,他們是想改變世界的,這撥人不管他們做什麼,我都願意支持。”

  張磊說到做到。

  在蔚來汽車的A輪融資中,高瓴資本領投一億元,此後,高瓴也一直是蔚來的主要投資方,2016年6月的C輪以及2017年3月的戰略融資中,高瓴資本均持續跟投。

  2016年蔚來上市時,高瓴在蔚來的持股比例高至7.5%,是蔚來除李斌和騰訊外的第三大股東。

  上市後張磊對蔚來汽車的喜愛依然沒有減少。在2016年,他曾發表過一次演講《在中國尋找鐵甲奇俠》。雖然沒有明確指出誰是中國的鐵甲奇俠,但外界大都認為,張磊說的就是李斌。

  高瓴資本對蔚來的加持仍在持續,哪怕後者漸漸陷入困境。

  2019年1月,蔚來汽車發行總額為6.5億美元的可轉換優先債券,張磊購買了其中的3000萬美元債券。在二級市場上,高瓴資本於2019年二季度翻倍增持蔚來汽車股份至4194萬股,持股比例超過12%。

  這是張磊對李斌支持的最高峰。

  就在幾乎同時,在張磊的授意下,高瓴資本還新買入66.83萬股特斯拉的股票。

  當時,高瓴資本持有兩家中美新能源汽車企業股票市值超過2億美元。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2019年三季度,蔚來汽車的資金鏈越來越吃緊,李斌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高瓴資本開始大幅度減持相關股票,最終在第四季度,蔚來和特斯拉這兩家曾被認為是張磊找到的鐵甲奇俠企業,一起被高瓴資本清盤。

  對此,李斌說:“這是他的自由”。

  B

  進入2020年,張磊重注大健康產業。

  2月16日,凱萊英發佈2020年度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擬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約23.11億元,全部由高瓴資本以現金認購。

  3月,高瓴以12.42億元成為華蘭生物子公司華蘭生物疫苗有限公司戰略投資者,入股估值138億元。同月,高瓴資本旗下基金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出資13.2億港元增持心血管微創治療企業微創醫療。3月16日,泰格醫藥宣佈擬發行H股並申請在港交所主板掛牌,5月22日,泰格醫藥旗下控股企業在韓國證券期貨交易所上市,高瓴位列泰格醫藥第九大股東。

  6月29日,海吉亞正式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高瓴資本是在海吉亞上市前引入的9名機構基石投資者,合共認購1.43億美元(約11.08億港元)股份。同一天,中國微創外科手術器械及配件(MISIA)平台康基醫療於港交所成功掛牌上市。此次新股發行引入高瓴資本、貝萊德、橡樹資本、OrbiMed等7家基石投資者,合計認購1.65億美元(12.87億港元)。

  ……

  據不完全統計,迄今為止,高瓴在生物醫藥、醫療器械、醫療服務、醫藥零售等領域累計投資了160多家企業,其中中國企業超過100家。總投資金額超過1200億元人民幣,投資企業總市值超過2.5萬億元。

  而根據《2020胡潤中國百強大健康民營企業》的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市值排名前十的民營醫藥公司,張磊已經投資了七家。

  種種跡象表明,張磊似乎已經找到了填補新能源汽車這個賽道空缺的新選擇,而且頗有一種要在大健康領域“買下賽道”。

  但在資本市場,風水輪流轉是一個常態。

  先是特斯拉。3月開始,受國產model3上市以及價格下調的相關利好因素影響,在國內的銷量逐漸上升,穩定超過萬台。受此影響,6月11日,特斯拉股價突破1000美元,市值達到1901億美元,首次超過豐田汽車躍居全球第一市值車企。

  如今,特斯拉股價更是超過2000美元,市值達到4000億美元。

  而國內造車新勢力領頭羊蔚來汽車,也迎來二季度交付過萬輛的成績。理想汽車和小鵬汽車則是迅速抓住了這一波資本熱潮。

  “特斯拉其實是所有新能源車企的參照對象,由於特斯拉在華季度銷量也是過萬台,其剛剛達到的4000億美元市值說明,中國的幾個頂級造車新勢力廠商資本市場的估值空間依然存在”。

  香港某國際知名投行合夥人陳晨表示,這麼巨大的想像空間,必然使得二級市場的投行對於參與中國造車新勢力廠商在美國上市募資過程非常感興趣。

  “據我所知,理想汽車和小鵬汽車這兩個月赴美上市的過程中基本上都是超募的,投行經理的積極性很多人都無法想像”。

  整個上市進程,也因為參與投行的大力支持下被飛快推進。

  7月11日,理想汽車公開提交招股書,7月30日IPO發行,僅用了19天時間,就募資超過14億美元,而小鵬汽車從公開交表到上市的時間相同,IPO募資額則更多,達到15億美元。

  “判斷一個投行對企業感不感興趣,可以看投行經理是不是能出差去見企業的創始人”,美元投資基金PAC的創始人廖明表示,如果投行經理在系統中根本審申請不出飛機票的話,證明這家準備去的企業在這個投行沒有什麼投資價值。

  “現在華爾街的各大投行,只要是想去跟中國造車新勢力廠商溝通,所有的機票和酒店費用申請全部會被通過”。

  在他看來,這就是造車新勢力廠商被華爾街的大佬們看好的表現。

  “大家都在賭,這三家中國廠商借助那麼龐大的市場,能再跑出一個特斯拉。”

  C

  錯失抄底新能源汽車機會,張磊未必是判斷出了問題。

  高翎資本是一傢俬募美元基金,張磊雖然是掌門人,但也得遵從背後那些投資者的意誌。

  在亞洲,張磊一直對標孫正義的願景基金,高翎跟願景類似,也是一種投資風險項目和穩定項目相結合的長線基金。

  這種基金的性質就決定了,在基金存續期內,投資人對基金使用方向的影響非常巨大。畢竟,與投資人的意願相背離,不可能給投資人帶來安全感,更不可能完成基金超過原始額度的銷售。

  2018年張磊發行高翎四期基金的時候,利用全盤收購百麗集團的過程,給所有的投資人講了一個無與倫比的故事,從而完成了超募狀態下106億美元資金的募集。

  這被很多私募基金的管理者奉為經典。

  “四期基金中有超過20%被張磊投給了蔚來汽車和特斯拉,結果2019年下半年這兩隻股票表現非常差”,香港某國際知名投行合夥人陳晨認為,現在遲遲不能完成募集的5期基金就是受到了4期基金在這方面投資回報較低的影響。

  2019年下半年,先是新能源車補貼大幅退坡75%,接著是國六排放標準出台引發燃油車大量甩貨,而到2019年底,又迎來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

  一系列衝擊讓本來就處於脆弱期的新造車企業陷入低穀。

  蔚來首當其衝,股價在去年10月逼近1美元退市紅線,吉利、長城併購的消息也在公司內部流轉。

  甚至李斌都在公司內部對高管作出了這樣的保證:“大不了換個老闆,你們該賣車賣車,該做服務就做好服務。”

  因此,不光是為了穩定投資人的心理,也是為了降低損失,從而提升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以便於新一期基金銷售的展開,張磊忍痛從蔚來汽車來和特斯拉的股東名單中撤出。

  轉型大健康賽道,也跟背後的這些基金投資人對今年中國經濟活躍領域的判斷有關。

  “高翎5期基金的募集在5月份就開始了,目標規模高達130億美元,而且是在香港和美國同時進行的,”PAC基金創始人廖明認為,這隻基金很可能將以併購作為主要的投資方向,“畢竟這是張磊的長處。”

  投行人士分析,這次張磊閃電投資小鵬汽車,固然有想利用自己的品牌為小鵬汽車赴美IPO背書,從而獲得更高估值的想法,但未嚐不是一種自我糾錯。

  雖說2018年小鵬汽車b+輪融資的時候,張磊就已經入股。但他那個時候的投資,更像是一種風險分散的行為。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奉行投資長期主義的張磊,卻不得不去面對這樣一個短視的問題,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蹊蹺的事情。

  幸好在理想和小鵬上市之前,張磊搭上了“末班車”,要不然的話,這些造車新勢力廠商就都跟他沒有什麼關繫了。

  張磊能不能從小鵬汽車把他投資蔚來汽車造成的損失都追回來,答案無從得知。

  不管怎麼樣,亡羊補牢,依然猶時未晚。

  參考:

  《焦點分析 | 曆經冰與火,新造車進入擴張和效率戰》 36氪 2020年8月

  《投資5年後分手,高瓴清倉蔚來,為什麼張磊能投資劉強東十年?》侃見財經2020年2月

  《頭號重倉股暴漲400%高瓴資本又火了!760億持倉大曝光更有這個大動作》東方財富 2020年3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