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量換價”是解決藥價虛高的殺手鐧
2020年08月29日03:47

  “以量換價”是解決藥價虛高的殺手鐧

  梁發芾

  8月20日,採購規模達數百億元的第三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在上海開標,並產生擬中選結果。本次採購共納入56個藥品品種,涉及糖尿病、高血壓、抗腫瘤等常用藥,平均降價53%。

  藥價虛高,是二三十年以來的頑疾,人們意見很大,而治理卻有些徘徊不前。早些年也進行集中招標採購,效果不是十分理想。近年來國家醫保機構組織藥品集中採購,採用“國家組織、聯盟採購、平台操作”的形式,實行“帶量採購,以量換價”的新措施,出現一些新氣象。

  藥價虛高,原因不外乎以下幾點:一是真正有效的救命藥往往耗去巨額研發成本,賣高價是為了收回研發成本;二是進口藥品稅費過高;三是某些藥品缺少競爭,價格壟斷;四是藥企向醫院推銷藥品時產生巨大灰色費用,所謂“帶金銷售”,推高藥價。

  這些問題當然不是無解。從去年開始,我國已經多次降低進口特效藥的關稅,進口藥品的稅費得以降低。當然,目前的常用藥仍然有較高的稅費負擔,無疑,繼續降低常用藥稅負仍應是改革的方向。而另外三個難點,按照目前正在實施的新採購辦法,也應該能夠得到有效解決。

  新採購辦法的真正亮點就在於“帶量採購,以量換價”。以往的集中採購只是談價格,不與數量掛鉤。一些廉價藥品往往存在“中標”死的問題,雖然可以低價中標,卻沒有銷量保障,往往中標後用量下降,實際上沒有什麼意義。新的採購方式是由“國家組織、聯盟採購、平台操作”,說通俗點,就是這種採購是國家醫保部門組織,各地醫保集體參與的一次大型“團購”,數量與價格掛鉤,數量成為降價的殺手鐧。

  我國已經建立了覆蓋廣泛的醫保體系,醫保用藥的數量是非常巨大的,完全可以說,醫保是藥品最大的市場。這個廣闊的市場和巨大的用量就是醫保手中的王牌。那些本來賣高價的原研藥,它必須賣高價才能夠收回研發成本;有些藥品處於市場壟斷地位,缺少競爭。這些情況下,他們就可能以很高的價格銷售,醫院或藥店單打獨鬥去談判,根本不可能讓它把價格降下來。但如果全國醫保組織出面談呢?情況就不同了。對於某種藥品的需求量,全國的醫保部門根據曆年的需求情況進行統計,一般是心中有數的。如果醫保部門給藥企承諾我一年可以採購你這麼多的量,但前提是你必須把價格降下來,藥企能夠拒絕這樣的條件嗎?顯然,不少藥企無法拒絕這樣的誘惑。這樣就可以實現“以量換價”,醫保保證足夠的用量,而藥企則降低價格。這樣以量換價,薄利多銷,實現雙贏。

  這種以量換價的“團購”,還可以擠出以往藥品銷售中的灰色費用。團購式的集中採購,採購方承諾了必須購買的數量,藥企就沒有必要拿著現金去醫院攻關,給醫生回扣和提成。這樣可以省去很大一筆銷售費用,形成讓利空間。另外,在以前的藥品採購工作中,越是價廉物美的藥品在醫院越是沒有競爭力,因為低價就失去了醫院加價的空間,失去“以藥養醫”的基礎,結果是低價藥反而難以打開市場,被高價藥“逆淘汰”。開展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後,醫保用藥直接使用醫保招標價,由醫保直接支付,“以藥養醫”的空間會受到擠壓。

  當然,實行新的採購模式,絕不意味著藥品價格問題被一勞永逸地解決了。從近來有關反饋看,人們還有一些擔憂和意見。

  第一,藥價降了,品質是不是也降了?從報導看,大多數國外原研藥沒有入圍,而入圍的多是國內仿製藥。雖然有關方面一再強調,中標的國內仿製藥已經通過一致性評價,完全達到國外原研藥的水準,但還是有不少人對此不以為然;業內也有人提出,有些仿製藥還是達不到原研藥的療效,在醫療實踐中,一些患者不得不高價使用原研藥而無法使用仿製藥。這個疑問恐怕需要認真對待。如果藥品價格降下來了,但質量也降下來了,那麼,降價就失去了意義。我們知道,現在的藥品集中採購是由國家醫保部門組織進行的,其主要目的是為了降低醫保費用,減輕醫保支付壓力。雖然醫保控費與患者慳錢兩者是不矛盾的,從醫保角度來說,費用越省越好,但是從患者角度看,慳錢固然非常重要,但療效恐怕更為重要,如果慳錢而不治病,廉價藥又有什麼意義?

  第二,此次集中招標採購的價格,主要在公立醫院實行,尤其在醫保付費的醫療服務中實行。而一些私立醫院和零售藥店的價格基本上不受招標價格的影響。而事實上,很多人抱怨的藥價高,還不完全是針對住院治療的用藥價格高,也包括平時去藥店買藥的價格過高,因為住院治療的患者畢竟是少數,不少慢性病患者長期在藥店購藥。如果藥店的藥價不能降下來,那麼,受益患者的數量將大減價扣。醫保中標價格如何能夠在藥店等零售部門得到體現,惠及更多患者,也值得思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