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開車壓死街上醉漢:我撞的不是垃圾袋嗎?
2020年08月29日15:20

  原標題:女子開車壓死街上醉漢:我撞的不是垃圾袋嗎?

  來源:珠海交警

  今年年初,一名醉酒男子倒臥在香洲的斑馬線上,路人勸他都不聽。沒想到十分鍾後,三鄉一名女子幫喝酒的朋友開車路過,小車直接從男子頭部碾壓而過。小車沒有買商業險,上百萬的賠償要女司機自己掏……

  男子半夜躺斑馬線被車碾壓

  今年1月8日,小寒剛過,還有兩週就是除夕夜了。年關將近,遊子返鄉,夜晚的珠海褪去了白日的喧鬧。

  接近淩晨,市民李先生開著一輛贛G號牌的藍色寶馬小車,趕往老香洲的家中。

  他沿健民路北往南方向行駛,很快來到景暉路路口。路口的黃燈一閃一閃,照得道路格外明亮。▼

  突然,他看見路口北側人行橫道上,一名黑衣中年男子低著頭坐在路中間一動不動。有車子從他身邊穿過,看得李某心驚肉跳。

  李先生立刻開車靠近,開啟雙閃燈,下車問道:“兄弟,大晚上坐這幹什麼?趕緊走呀!”可男子毫不理會,還往後一倒,直接躺在斑馬線上。▼

  李先生見勢不妙,將車停在邊上,走到斑馬線前想勸勸男子。▼

  可男子非但不回話,還朝著李先生吐口水,一會又說李先生撞了他,讓李先生賠錢。

  聽了這話李先生也很鬧心,只好站在路邊看著他,一邊打電話報警,一邊揮手示意過往車輛繞行。▼

  就在此時,一輛白色小車沿著健民路北往南方向疾馳而來,小車速度很快,轉眼就到了斑馬線前。

  李先生當時心提到嗓子眼了,拚了命地揮手示意,可司機似乎毫無察覺,轉瞬間,小車從男子頭部碾壓而過,然後就消失在夜色中!▼

  李先生驚得渾身發冷,一個活生生的生命,瞬間就沒了聲息。

  血從男子頭上冒出,流到斑馬線上。李先生擋在男子身前,生怕他遭受二次碾壓。

  香洲交警大隊梁警官與派出所民警趕到現場勘查,120醫生則對男子展開緊急急救。但半小時後醫生搖搖頭,男子還是離開了人世。▼

  女司機竟說撞了垃圾袋

  梁警官勘查現場發現,斑馬線前沒有任何刹車痕跡,只留下一塊疑似小車的擋泥板。

  而死者右側臉部有一條長達5cm的明顯傷痕,右耳、口鼻出血,顱骨損傷,創口面很像是被輪胎碾壓所致。▼

  梁警官立即調取路面監控視頻,發現監控清晰地拍到肇事車輛是一輛粵ZN××5澳號白色豐田小車。通過車牌查詢到車主盧某電話,盧某答應立即叫司機回到現場。▼

  很快,盧某坐著肇事的白色豐田小車趕到現場,開車的是他哥哥。盧某滿身酒氣,但他說肇事司機不是他,是一名叫阿嬌的女子。

  接著,年輕女子阿嬌也開著另一輛車回到現場。阿嬌承認,自己就是肇事司機。▼

  盧某、阿嬌在現場面面相覷,兩人看著地上的血跡,神色非常驚疑,好像對事故毫不知情。▼

  交警懷疑阿嬌是給盧某頂包的,於是帶兩人去中大五院抽血檢驗,然後回到大隊進行進一步調查。

  民警排查當晚市區所有路面監控視頻,將視頻截圖和阿嬌的面容進行比對,發現當晚駕駛白色豐田小車的,的確是阿嬌。

  1月8日晚11點48分,豐田小車經過健民路體育中心西路段時,開車的正是阿嬌▲

  阿嬌坐在大隊審訊室里,神情緊張、迷茫,不停喃喃自語:“我怎麼就撞人了呢?”“斑馬線上的黑影,不是垃圾袋嗎?”

  阿嬌和交警反複說,她根本不知道撞了人,她以為壓過去的是個垃圾袋。▼

  男子到底從哪而來?為何躺在斑馬線上?帶著這些問題,梁警官將完整的監控視頻調出,還原了事故發生的經過。

  視頻顯示,當晚23點34分,一名黑衣男子搖搖晃晃走在健民路北往南的機動車道上,走到人行島後,他在石墩上低頭坐了一會。▼

  突然,男子又走到斑馬線中間,橫著躺倒在地。▼

  1分鍾後,男子突然坐起,不時有車輛從他身邊駛過。▼

  23點38分,李先生駕駛藍色寶馬小車駛入路口,看到男子後,先是下車規勸,男子不予理睬並再次躺倒在地。▼

  李先生將車挪到路邊,站在路口邊打電話,邊指引車輛繞行。▼

  23點44分,粵ZN××5澳號白色豐田小車由北往南快速駛來,過斑馬線時絲毫沒有減速。小車右前輪胎碾壓到男子頭部,隨後輪胎的水泥擋板滑落。▼

  小車微微向左打了把方向,直接駛離現場。▼

  送朋友回家送出禍端

  阿嬌看完整個視頻,默默地低下頭,腦子像放電影一樣,仔細回憶當晚的情形。

  當晚7點30分,阿嬌突然接到朋友盧某的電話,叫她去金鼎官塘村吃烤魚,順便幫盧某開車。阿嬌閑來無事,便從三鄉打車去了官塘的烤魚店。

  盧某幾人邊吃烤魚邊喝散裝酒,飯後又去附近的茶室喝茶。晚上23點,朋友們各自散去,阿嬌將醉酒的盧某扶上副駕駛,然後開著白色豐田小車向拱北方向開去。▼

  很快,她沿健民路南往北方向來到了景暉路路口,在距離斑馬線四五米的時候,她隱約看到一團黑色的物體橫在斑馬線中間。

  她以為是一個黑色垃圾袋,所以不想壓實線變道,就想微微向左打點方向繞過去。但小車沒有完全避開,右前輪還是壓了上去。▼

  她雖然聽到悶響,但不知道壓的是人,於是沒有停車。而盧某睡得正香,感覺到車身震動後,還埋怨她怎麼不繞開垃圾走。

  到了拱北,盧某下車發現右側保險杠鬆了一塊,順手把鬆動的位置按了回去,又抱怨阿嬌把車撞壞了。▼

  阿嬌再次接到盧某電話時,正打著滴滴在回三鄉的路上。

  “交警說你撞了人?趕緊原路回來,看到交警立刻停車!”

  阿嬌一頭霧水地掛了電話,開上朋友的小車沿途尋找,最後在景暉路路口看到了交警。▼

  看到滿地的鮮血,阿嬌的確嚇壞了,萬萬沒想到自己壓過的“垃圾袋”竟是個大活人。直到看完視頻,她才不得不接受了這個事實。

  上百萬死亡賠償要自己掏

  阿嬌肇事的事實得到了證實,那死者為何會躺倒在斑馬線上呢?

  經查,死者姓時,48歲,事發當晚和老朋友在珠海某農莊聚餐,喝了不少洋酒,吃到21點多,大家都有了醉意。

  當時時某醉得不省人事,趴在桌子上睡著了,一直睡到快23點。朋友問他要不要找人送他回去,時某一口拒絕,說自己叫了滴滴。▼

  朋友也喝了酒,看著時某離開,也就走了。不曾想第二天上午,就聽到了時某的噩耗。

  朋友對交警說,時某可能是回家途中比較難受,坐在地上還不舒服,想找個地方躺一會,沒想到直接躺在斑馬線上。▼

  交警通過車輛碰撞痕跡比對,證實現場掉落的水泥擋板確實是粵ZN××5澳號白色豐田的。▼

  經提取死者血液與車右輪上的血跡進行DNA比對,結果完全吻合。

  此外,交警還將死者血樣與事故視頻證據送往司法鑒定中心做酒精測試及車速鑒定,結果顯示死者體內酒精含量高達227.7mg/100mL。

  而豐田小車在事故前的車速在81-84km/h之間,事發路段限速70km/h,阿嬌超速行駛。而且豐田小車年檢截止到2019年10月,逾期3個月未檢驗。▼

  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交警認定:阿嬌駕駛未年檢的車輛以不低於81km/h的速度超速行駛,且行經人行橫道時未減速慢行,未注意觀察路面情況,對應當發現的危險情況沒有及時發現,負事故主要責任;而時某醉酒後在人行橫道內臥倒,負事故次要責任。

  豐田小車只購買了交強險,最多賠付11萬元,剩下巨額的賠償金都要阿嬌自己承擔。事故後,阿嬌多次主動向死者家屬致歉,積極協調賠償事宜,共賠償死者家屬101萬元。死者家屬認為阿嬌認錯態度比較好,寫下了諒解書。

  阿嬌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將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法律依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規定: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事故,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阿嬌今年27歲,父母都在老家工作,而自己和弟弟則在珠三角一帶打工。阿嬌萬萬沒想到,自己好心幫朋友代駕,竟背上了一條人命,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敢再開車了。而死者時某也有兩個像阿嬌這般大小的兒女,時某一人獨居,兒子前幾日才見過自己的父親,沒成想馬上就要過年了,卻在殯儀館見了父親最後一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