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是如何幫助寄生蟲打入人類內部的?
2020年08月28日11:20

  來源:SME科技故事

  2019年,某腦科醫院接到一例40多歲男性病患,據其家屬描述,男子有發作性抽搐、流口水、口角歪斜等症狀,已經持續三年了。

  每次發作男子就會不省人事,家屬呼叫也沒有反應,持續十幾分鐘後恢復正常,患者也想不起任何發作的情形。發病的3年內,患者家屬也求醫問藥,但都沒有明顯的效果。

  患者入院後經過腦部影像檢查,醫生發現患者顱內右側額葉有囊性占位和癲癇樣放電,考慮寄生蟲感染。後通過手術切除了病灶,摘除了一條約長8釐米的裂頭蚴,術後患者恢復良好。

  至於裂頭蚴是怎麼進入體內的,醫生沒有給出確切的答案,但推測是吃了不衛生的食物,感染裂頭蚴後會有小概率會引發腦部疾病,嚴重的可導致死亡。

  所謂裂頭蚴其實是曼氏迭宮絛蟲幼蟲的一種形態,這類寄生蟲的生活史相對複雜。曼氏迭宮絛蟲的成蟲寄生在終宿主的腸道內,受精繁殖,蟲卵經子宮孔產出,隨糞便排出體外。

  隨後便是一段奇幻漂流,蟲卵在水體中孵化發育成鉤球蚴,長有纖毛,可以在水中作無定向螺旋式遊動,其實就是亂撞,為了撞上它們的第一中間宿主——劍水蚤。

劍水蚤
劍水蚤

  鉤球蚴進入劍水蚤的消化道後會脫去纖毛和鉤球蚴鞘,逐漸發育成長橢圓形或紡錘形的原尾蚴,等待劍水蚤被第二中間宿主捕食,通常是蛙類的蝌蚪。

  原尾蚴在蛙類的體內再次蛻變,成為裂頭蚴寄生在肌肉和體腔內。裂頭蚴這一形態算是鳥槍換炮了,它的生長率可達1-5毫米每天,存活16年後仍然具有感染力。

  當然自然狀態下裂頭蚴顯然不太可能在中間宿主體內停留太久,最終還是要進入貓狗等終宿主體內,在腸道里發育為成蟲,開始下一個生命循環。

  人在曼氏迭宮絛蟲的生活史中顯然是個意外,只有很小的感染概率,有更小的概率在體內發育成成蟲,多數情況下仍會維持裂頭蚴的形態,但因為人類不能再被其終宿主捕食,它們的生活史到人這一步就算斷了,稱作終止宿主。

  從曼氏迭宮絛蟲的生活史可以發現,人類感染的途徑主要有兩種:接觸水體吸入劍水蚤和食用不潔的肉類(蛙、蛇等)。

  2002年,來自廣東省河源市的男性農民因頭痛、抽搐和癲癇入院治療,經CT診斷髮現其腦內存在直徑達25釐米的病灶,後通過手術取出一條12釐米長的蠕動活蟲體,鑒定為曼氏迭宮絛蟲裂頭蚴。

另一病例中被取出的裂頭蚴蟲體
另一病例中被取出的裂頭蚴蟲體

  該農民自述有長期喝溪水、泉水的習慣,就診4年前就出現了症狀,期間還聽信偏方服用了生蛇膽1個和狐狸膽4個,直到出現視力減退和抽搐加劇才入院就診。

  雖然在這個病例中,喝生水更可能是直接感染裂頭蚴的原因,但服用生蛇膽等行為才是現實中更普遍的感染途徑。

  生吃蛇膽在民間“養生大師”的眼中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大好事,通常的說辭是清熱明目,祛風除濕,誇張點的甚至說能治百病。

  常年打獵的父親從兒子7歲起就開始給他生吃五步蛇膽,一吃就是5年,導致28歲的兒子被癲癇折磨了16年,確診為腦曼氏裂頭蚴病時已經造成了不可逆的損傷。

  無獨有偶,20年前在廣東被朋友勸說吃下蛇膽的李先生,沒有百毒不侵,反而險些落下偏癱,醫生在他的腦子裡取出了11釐米長的裂頭蚴。

  因為蛇類捕食蛙類,所以也是曼氏迭宮絛蟲的重要宿主之一,是導致人裂頭蚴病最常見原因。現有資料表明,烏梢蛇、滑鼠蛇、灰鼠蛇、王錦蛇等常見使用蛇類的曼氏裂頭蚴感染率較高。

  其中烏梢蛇的感染率達到或接近100%,一條烏梢蛇最多可攜帶221條裂頭蚴,多寄生在肌肉、皮下和體腔內。人類感染裂頭蚴通常是因為輕信偏方生吃蛇膽,生飲蛇血導致的,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使用了未煮熟的蛇肉。

  另外蛇膽的沙門氏菌攜帶率也達到或接近100%,並且常見的白酒並不能起到殺菌作用,實驗表明從22度到39度的各款市售酒品對沙門氏菌均無抑菌作用,沙門氏菌感染可導致死亡。

  除蛇類外,蛙類也是裂頭蚴的重災區。李時珍1596年在著作《本草綱目》中記載,人體敷蛙肉後出“小蛇”,以現代的觀點來看可能就是裂頭蚴。

  民間一直有蛙肉清涼解毒的說法,對一些外傷或頑疾會採用蛙肉外敷的方式“治療”,最終導致感染裂頭蚴。

  王某在2007年在外務工時左眼皮膚受傷,他聽信傳言,抓了青蛙將其搗碎敷在傷口上,不久後傷口的確癒合了,但他的左眼也開始了反複腫脹,持續了4年。

  最終眼科醫生從他的眼中夾出一條活的裂頭蚴,所幸沒有造成更嚴重的傷害。

雙眼裂頭蚴感染病例
雙眼裂頭蚴感染病例

  據長沙晚報報導,25歲的李某因持續1月畏寒、發熱輾轉多家醫院檢查均未診斷明確,檢查發現其肺部有陰影,胸腔積水,懷疑是肺結核,最終在長沙中心醫院確診為裂頭蚴病。

  感染的原因是患者2個月前鼻出血,照偏方使用青蛙皮外敷鼻部,皮下的裂頭蚴可能趁機鑽入鼻腔,最終進入肺部。

  常見蛙類的裂頭蚴攜帶率也相當觸目驚心,根據一項1992年對江西上饒地區的調查顯示,蛙類的裂頭蚴攜帶率高達77.03%,作為對比數據,廣州和汕頭地區的數據為91.2%和87.4%。

確認過眼神,是裂頭蚴的蛤
確認過眼神,是裂頭蚴的蛤

  蛇類蛙類的裂頭蚴口味可能還是比較輕一些,還有一些寄生蟲病光是看文字就能讓人隱隱作痛,感染的原因不是誤食,而是主動引蟲入體。

  浙江省海寧縣岔路鎮大樓村一農民因患有慢性胃炎,不堪其擾,聽說吃野豬“胃蟲”能治胃病,於是在2002年5月3日上山打獵,從野豬胃里收穫線蟲11條,將其裹在麥餅中生吞下肚。

  數小時後,感到腹痛不止,並有多次嘔血,引發失血性休克,於當夜送往縣醫院搶救,診斷為胃出血。經過多次手術,最終在腹腔內發現2條線蟲,另在胃壁內發現9條,經鑒定為杜氏顎口線蟲。

左為顎口線蟲雌雄成蟲
左為顎口線蟲雌雄成蟲

  顎口線蟲的生活史與曼氏迭宮絛蟲類似,都是從水體孵化進入劍水蚤體內,在進入淡水魚體內,最終的宿主也是貓狗。

  不過顎口線蟲在人體內的殺傷力就要更大一些了,由於人體並不適合它們生活,幼蟲會不停地掙紮、亂竄。從一個器官到另一個器官的遊走過程中,就會給人體帶來損傷。

  所以顎口線蟲感染的症狀不固定,可以出現在全身各處,在額、臉、枕、耳、眼、手、頸、胸、乳房、子宮、腹及背等處皆有發現,最讓人毛骨悚然的是它在表皮與真皮間遊走,形成隧道,造成紅腫瘙癢疼痛等症狀。

  但其實顎口線蟲對藥物的抵抗力並不強,常見的寄生蟲藥就能起到很好的效果,然而服藥會導致顎口線蟲更加狂躁,治療過程會有極大的痛苦,因此治療頗為棘手。

  原本顎口線蟲感染是一種極為罕見的疾病,因為某些非蠢既壞的人而頻繁發生。

  2010年前後,號稱“健康教母”的馬悅淩在她的作品《不生病的智慧》中提倡生吃泥鰍,導致四川爆發數十起顎口線蟲感染事件。

2019年貴州某公司因業績不佳罰員工生吃泥鰍
2019年貴州某公司因業績不佳罰員工生吃泥鰍

  在我們的常識里,寄生蟲感染通常只會與衛生條件差聯繫起來。從前我們沒條件,生活上吃飽穿暖就已經很奢侈,衛生條件差是可以理解的。

  隨著經濟發展和醫療衛生條件的提高,不管是城市居民還是農村居民都已經擺脫了原來的生活,用自來水吃養殖的禽畜肉類,寄生蟲病正在遠離我們。

  可是今天,我們卻看到了更多惡性的寄生蟲病案例,甚至發生在我們認為條件優越的大城市,這當中有醫學診斷進步的因素,但更有愚昧無知在背後作祟。

  21世紀,愚昧正在幫助寄生蟲打入人類內部。未來,寄生蟲病在我們的觀念里或許不再是一種窮人病,而是一種蠢人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