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數科“聯結”路徑圖:金融科技到數字科技間相差了金融機構未來N個增長場景
2020年08月28日02:16

原標題:京東數科“聯結”路徑圖:金融科技到數字科技間相差了金融機構未來N個增長場景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原標題:京東數科“聯結”路徑圖: 金融科技到數字科技間相差了金融機構未來N個增長場景

後疫情時代,國際上脫鉤趨勢明顯,但在數字科技的推動下,產業與金融之間的良性聯結越發清晰,京東數科是其中一個先行者。

京東數科在過去七年時間進行了三次迭代,從2013年最初的金融業務,比如白條和金條,到2015年開始轉型到金融科技業務,比如風控、資管科技等,到現在的數字科技業務,從金融向整個產業推廣,包括了智能城市、線下智能營銷及智能農牧等。

業務衍生背後的邏輯是產業數字化之後,就會成為金融機構未來的第三、第四甚至第N個增長場景。

金融和產業兩個領域基於“數據”這一數字化時代最重要的生產要素更緊密地聯結,金融服務可以更早、更有效地介入到企業和個人的資產生成過程,並從根本上提升資產透視能力和資產定價能力。同時也能讓實體產業獲得更便捷、優質的金融服務。

在產業數字化時代,決定一家科技公司地位的絕不是流量,而是對行業深度理解與改造的能力,安身立命之本還是技術能力,科技還是關鍵驅動力。

“科技+業務+生態”

滿足銀行四大痛點

受疫情影響,隨著經濟增長趨緩,金融機構面臨著增長率放緩、不良率上升,監管趨嚴等諸多考驗,在這種宏觀背景下,銀行的業績增長必然承壓,同時內部運營成本也升高,淨利潤增速下滑。這讓銀行不管主動還是被動,必然尋求新增長模式和數字的驅動力。

行業調研顯示,全國性銀行存量用戶規模龐大,但活躍度和粘性相對較低,地方性銀行小微客戶比例高,重度依靠客戶經理線下獲客,同時數字化轉型進程滯後。普遍面臨的四個共性痛點則為:營銷和獲客上面臨挑戰,產品創新乏力、同質化明顯,經濟增速趨緩中風控壓力上升,對外拓展遇阻。

京東數科副總裁、金融機構合作部總經理楊輝表示,針對這四個痛點銀行業產生了四大需求,如何拉新和激活存量客戶,如何創新形成差異化的特色,如何提高風控以及如何拓展,京東數科提供了一套完整的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楊輝表示,京東數科正在將科技+業務+生態結合,把京東、京東數科的場景和銀行場景結合,結合產品及風險管理解決方案等的合作,能極大拓寬銀行在消費金融領域的場景和業務規模。

“我們提供場景和客戶,也可以把對消費金融的風險管理技術解決方案提供給你,可以拓展自己的業務渠道和運營模式。”楊輝舉例解釋京東數科如何幫銀行增強客戶運營,銀行信用卡部有很多權益中心在沉睡,權益打通後可以把信用卡積分換成京東商城積分,在商城上買東西。

“有很多銀行在做積分商城、三公里的生態圈,但可能並不擅長非金融業務,這時就可以把京東生態的供應鏈等資源引入。比如一大行,為了積分商城、信用卡商城、線下網點運營活動等需求,每年要採購大量的商品,人力物力都不具備,就可以和京東結合,把我們的供應鏈和物流賦能給銀行。這是大型銀行和我們合作用得非常多的。”楊輝表示。

其次,銀行和京東兩大生態圈融合過程中,還可以拓展出新的第三個生態再往外延展,比如說智能城市。

智能城市是京東數科重要業務方向,給城市提供底層、數字化技術服務。在應用層,京東數科就可以把數字科技能力和銀行的能力結合,開拓成第三方的服務。比如說,對城市的停車場、醫院體系進行數字化改造。數科可以跟銀行一起改造,同時把銀行金融業務植入進去,就拓寬了新的場景。

另一殺手鐧則是基於對京東的海量客戶洞察帶給銀行的B2B2C模式。

一方面,京東數科和國內近千家主流金融機構有深度合作,在線上提供近萬隻金融產品。其本身就是合作銀行的重要外部場景及客戶來源之一。

“我們基於對客戶需求的瞭解,可以和金融機構合作一些定製化的產品。我們與前海基金、東方紅都有類似個性化定製合作。”楊輝稱。將C端的業務變成數科的能力積累,再把這個能力輸出給銀行等B端,成為一個滾雪球式互相促進的關係。

“下一代阿拉丁”

適逢銀行理財子數字基建爆發

現階段是銀行理財子公司數字基建爆發的窗口期,據不完全統計,在規劃理財子公司的銀行已逾40家,系統開發不能一蹴而就,銀行理財子又無前例可循,規模動輒成千上萬億。

銀行理財子公司等普遍面臨的問題是對權益類資產的投研能力提升及淨值型理財產品運營能力轉型壓力較大。同時低利率、資產荒和疫情等“黑天鵝”都將是銀行理財子等在內的資管機構需要面對的新挑戰。

在這個背景下,資管科技是資管機構轉型調整的重要引擎。資管科技可以助力資管機構提升整體的運營管理效率,尤其是投研等核心環節的效率,更好抓住市場時機。

徐葉潤表示,其內部將智能資管科技平台JT2的工程代號定為“下一代阿拉丁”。 JT2將作為聯結器聯結資金方與資產方、技術方與業務方。一是通過牽手各類資管科技生態服務商,將JT2搭建成為開放的研發平台;二是通過API服務等,實現關鍵技術解決方案的本地化部署,助力金融機構在安全合規的前提下打造API資管業務。

京東數科JT2智管有方自2019年初正式推出,目前已服務農業銀行、華夏基金等在內的超600家機構,圍繞資管機構的研究分析、投資決策、風險管理、智能交易、IT系統架構升級等需求,提供平台化與定製化的綜合解決方案。

目前JT2智管有方的核心解決方案包括資訊&數據、智能交易、風險管理、智能投資,以及基礎技術與工程化能力,均體現開放生態佈局下的JT2平台應用+核心繫統本地化部署的“雲地協同”輸出模式。

科技推動數據驅動產業的兩路徑

數據是數字化時代的最重要的生產要素,它像水一樣流動在產業中,科技則是推動數據這一活水為實體產業的生產、經營和發展帶來全新活力的主要驅動力。

因此,金融科技下半場中京東數科通過產業數字化,讓金融和產業產生更緊密的場景聯結,為金融和各產業帶來的“科技(Technology)+業務(Industry)+生態(Ecosystem)”的全方位聯結服務。

目前京東數科服務的產業早已超脫於金融行業,聯結了更多的實體產業和場景,比如零售、大宗、出行、商旅、農牧、校園、港口等行業以及智能城市等。

為何要實現產業與金融之間的良性聯結?京東數科CEO陳生強表示,一是因為這些產業與金融行業一樣,都存在數字化轉型的強烈需求,通過數字化形成更多可供分析的數據資產和新的增長模型,驅動產業各方改變資源組織方式和模式,推動產業重塑增長動能

二是因為通過產業數字化,使得金融和產業兩個領域基於“數據”這一新生變量產生更緊密的場景聯結,使得金融服務可以更早、更有效地介入到產業增長模型中去,更早的融入到企業和個人的資產生成過程,並從根本上提升資產透視能力和資產定價能力。同時,也能夠讓實體產業獲得更便捷、優質的金融服務。也就是說,這些產業數字化之後,就會成為金融機構未來的第三、第四甚至第N個增長場景。

陳生強認為,對金融機構來說,數字化轉型是未來商業模式最為核心的部分,是商業戰略和業務的基礎,需要從基礎技術數字化、應用技術數字化、業務數字化、場景生態數字化等多個維度全面重塑。

“儘管不同規模類型、不同開放度的金融機構選擇的數字化路徑有差異,但市場主流模式依然是,金融機構與有場景、有用戶和運營能力的數字科技公司融合與共建。”

據陳生強介紹,京東數科已搭建起了T1金融雲和JT2資管科技平台兩大金融數字化服務體系,其中,JT2是個更本土化、更智能化、更開放化的新型資管數字化操作系統,在京東數科內部被稱為“下一代的阿拉丁”。

“一年來,我們看到,圖上面所有的這些業務,已經線上化的,規模和占比在不斷上升;還在線下的,正在向線上移動。同時有些已經線上化的業務,也在從弱金融屬性向強金融屬性移動。比如,互聯網理財,隨著投資者教育的深化,投資者在線上的投資品種從貨幣基金到”固收+“到權益類產品不斷深化,造成其對互聯網理財平台所提供服務的專業性要求越來越高,不僅需要更多優質的產品供應,還需要提供專業的金融決策建議、內容服務以及智能優選工具等,幫助用戶做好資產配置和風險控製。”陳生強表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