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毛九太二,還慫?
2020年08月27日11:37

原標題:九毛九太二,還慫?

文/DoNews單立人

責編/楊博丞

2020開年對九毛九不太友好。

1月15日,九毛九登陸港股後不久,便遭遇突發疫情。無出意外,即便是手握五個子品牌的“餐飲集團”,依然未能抵擋住冰雪的襲擊。

8月24日,九毛九公佈了未經審核的中期業績2020年中報。截至2020年6月30日,集團總收入較2019年同期減少約23.2%,為9.50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利潤則較2019年同期盈利的1.02億元轉為虧損,虧損約0.89億元。

公告稱,餐廳營運收入由2019年上半年的人民幣11.17億元減少35.8%至2020年同期的人民幣7.18億元,而集團餐廳的翻座率於2020年上半年有所減少,主要由於公共衛生事件導致集團餐廳暫停營運及客流量減少所致。

即使遭受疫情重創,太二收入卻逆勢同比增長24.8%至6.71億元,為集團貢獻70.7%的收入。作為集團的“兩駕馬車”,九毛九漸顯疲態,而保持擴張態勢的太二,能否繼續挑大樑?一向善用副牌分散經營風險的九毛九,又會對子品牌做出怎樣的調整?

九毛九西北菜疲態漸顯

九毛九西北菜作為集團“元老”,如今卻要面對後勁乏力的尷尬。

從1995年,公司創始人管毅宏在海口開出第一家麵館,到2010年,九毛九將主營品類從西北面升級為西北菜,並開始將門店選址轉向購物中心,才迎來快速發展的高光時刻。

伴隨購物中心在中國發展,九毛九西北菜人氣也一路高漲,與購物中心的議價能力增強,規模效應開始顯現,一路成長為國內排名第三、華南排名第一的中式快時尚餐飲巨頭。

很長時間里,九毛九西北菜,無論在營收貢獻,還是利潤貢獻上,都為集團立下汗馬功勞,成為公司當之無愧的頭牌。

雖然因疫情影響,九毛九西北菜的營收貢獻佔比由去年同期的55.2%,降至28.1%,但也從側面反映出,與太二酸菜魚的較強抗風險能力相比,西北菜未免有些相形見絀了。

拋開疫情影響因素,更讓九毛九西北菜侷促的是,近幾年九毛九西北菜的利潤增速和翻座率均呈現下降趨勢,品牌發展已經進入瓶頸期。

招股書數據顯示,2016年到2019年,九毛九西北菜的利潤增速分別為13.07%、15.6%、5.7%,下滑明顯;而翻座率也一跌再跌,直接從2016年末的2.5,降至2019年中期的2.3。

門店分佈區域上,九毛九西北菜至今未能走出華南地區大本營。儘管2020年中期業績,未公佈門店分佈情況,但根據招股書,九毛九華南一帶門店約占全國門店數的80%,華中及華東門店數僅為18%。

今年上半年,九毛九門店也經曆了一輪經營性調整,關閉了37家門店,主要退出了武漢、北京、天津市場,開始逐漸縮小管理半徑,距離成為全國性品牌又遠了一步。

對九毛九西北菜來說,北上談何容易,面對的是行業老大西貝的堵截。從市場份額來看,西貝占3.2%,九毛九隻有0.8%。九毛九西北菜雖然排名第二,但卻只有西貝的四分之一。

而聚焦整個西北菜系,品類發展空間比較有限。從中國各菜系市占率看,西北菜僅占3.3%,屬於小眾菜系,市場容量不大。經過多年發展,九毛九在華南地區的西北菜市場已接近飽和。

可見,九毛九餐廳想“北伐”會遇阻,而繼續重倉西北菜,又可能面臨發展越來越窄的境地。

太二還能挑大樑嗎?

被寄予厚望的太二老壇酸菜魚,在這場風暴中依然未負所望。

早在2015年,在九毛九餐廳發展最為迅速的時候,集團祭出太二以尋求第二增長點。彼時酸菜魚品類還未泛紅,而且酸菜魚所屬的川菜在餐飲行業市占率排名第二,人群和口味都兼具廣譜性,市場成長空間巨大。

在經營模式上,太二以標準化的極致單品模式,簡化菜單及上餐流程,減少對廚師及服務人員的依賴,大大壓縮了成本。正是以上因素的共同作用,太二很快取得了行業領先地位,營收貢獻也一度逼近九毛九餐廳。

從2016到2019年,太二營收佔比一度增長了8倍,47.52%的成績,幾乎可以與貢獻為51.04%的九毛九餐廳平起平坐;營收則增長18倍,從0.68億元到12.7億元,在全國所有酸菜魚餐企中排名第一。

要知道,九毛九西北菜做到這樣的營收能力用了十幾年,太二酸菜魚只用了不到5年時間。更甚者,太二的經營利潤更是在2019年直接超越九毛九餐廳,成功挑起了拉升公司整體利潤的大梁。

今年上半年,太二營收和貢獻佔比反超九毛九西北菜,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於餐廳擴張。太二門店數量從去年同期的91間,一度增長至今年上半年的161間,顯然當下,集團將太二發展擺在重要位置。

成績喜人也當警鍾常鳴。極致單品經營雖然高效,但也存在食材斷鏈、單品過氣等致命隱患。

2018年一場颱風,曾讓太二華東地區餐廳停業數日。為保證鱸魚品質,太二堅持每天從廣東養殖基地送往全國,但也因此極易受到天氣或其他客觀因素影響,而造成食材斷供。

目前,火熱酸菜魚市場,已經跑出了不少玩家,“魚你在一起”“姚酸菜魚”都各具特色,早已不似初入場時的情景,太二酸菜魚的壓力也在與日俱增,酸菜魚這個品類還能紅多久,誰也說不準。

《中國餐飲大數據2020》顯示,酸菜魚的主流消費人群為女性,佔比60.1%;從年齡上看,26~35歲的人群合計佔比67.7%,這些人群嚐鮮特點明顯,忠誠度較低。

太二必須找到解決途徑,未雨綢繆。一向對外賣保持“矜持”態度的太二,疫情期間也被迫展開外賣業務,時至今日,太二部分門店仍然提供外賣服務。截至6月30日,外賣服務收入已占太二收入的22.9%。

今年以來,太二曾先後推出水煮嫩牛、雪花牛肉想菇、紅油撈雙脆等新菜品,探索“酸菜魚+”的路線;同時還推出包括酸菜、大米、茶杯等在內的零售化商品。

7月底,太二酸菜魚還在太原開出了首家超級“粉絲店”,嚐試以粉絲的力量擴大品牌影響力,不斷擴展品牌的邊界和內涵。

積極做著各種嚐試的太二,也在極力避免進入死胡同。

“慫”會是下一個太二嗎?

即便強如太二,九毛九還是有些“慫”的,現在它已經開始行動,找尋第三增長曲線了。

日前“慫現煮串串”的官方微博正式更名為“慫重慶火鍋廠”。根據大眾點評顯示,慫重慶火鍋廠在廣州已有一家門店在營業中。

從品類上看,該子品牌從主打串串變成了火鍋,這也是九毛九首次佈局火鍋業務。慫重慶火鍋廠主打一款牛油辣搭蔬果湯鍋底和鮮切黃牛肉,裝飾風格上,與太二酸菜魚相似,更加年輕化。

自停止經營部分地區九毛九餐廳,收縮管理半徑,到上述的品牌調整,不難看出九毛九正在對旗下品牌進行整合。

九毛九這次轉向,也一定程度反映出,慫現煮串串的發展並不理想。自2018年創立,門店數量還停留在1家。創始人管毅宏也曾對媒體表示,串串場景更適合街邊店,並不適合購物中心。

從餐飲品類發展來看,根據《中國餐飲大數據2020》相關數據,串串香不再高速增長,川味火鍋正重回發展的快車道。

2016至2018年,串串經曆了高速增長期,成為火鍋大品類下增速第一的細分賽道。但到2019年,串串香的增長卻開始放緩,門店數量佔比從2018年的1.2%,放緩到2019年的0.1%。

在串串增速放緩同時,2019年,川味火鍋門店數漲幅最大,門店數佔比上漲了1.1%。這說明,消費者的口味在發生變化。一向善於緊抓趨勢的九毛九,此時從串串升級為重慶火鍋,意圖已不言自明。

火鍋作為餐飲業的明星賽道,存在很大的發展空間。火鍋入門門檻低,標準化程度高,受眾廣泛,往往是創業首選。而且去年年中,海底撈的市值突破2000億港元,對後來者是強大的信心提振。

不過,火鍋向好的勢頭雖然未變,門店的增速卻在放緩。上述報告顯示,火鍋門店絕對數同比增長不足6.8%,未進入Top10的行列。

其實,從海底撈身上也能看到一些端倪:2019年年中市值雖然再創新高,並以每1.2天開一家新店的速度在擴張,但在一二線城市,海底撈翻檯率、同店銷售已開始下滑,市場趨於飽和。

海底撈2019年業績公告截圖
海底撈2019年業績公告截圖

對於火鍋新進入者來說,在一二線城市將面臨激烈競爭,而下沉市場的拓展,更多是從無到有、從門店競爭到品牌競爭的過程。九毛九若想在火鍋市場立足,還需要花更多的功夫。

認“慫”不是服軟,而是居安思危。就像曾經在九毛九快速發展時的太二,如今慫重慶火鍋廠也要擔起同樣的重任,但眼下很難預判,它就是下一個太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