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牛津疫苗核心技術公司Vaccitech CEO:新冠疫苗或需定期接種 大流行期間非營利運作
2020年08月26日01:28

原標題:獨家專訪牛津疫苗核心技術公司Vaccitech CEO:新冠疫苗或需定期接種 大流行期間非營利運作

BillEnright:定期針對SARS-CoV-2進行免疫接種是可行的,就像針對流感一樣,但是我們目前所認識到的還不足以預測這一點。其它對人類有致病性的冠狀病毒的出現以及其它致命性冠狀病毒(如MER...

Bill Enright:定期針對SARS-CoV-2進行免疫接種是可行的,就像針對流感一樣,但是我們目前所認識到的還不足以預測這一點。其它對人類有致病性的冠狀病毒的出現以及其它致命性冠狀病毒(如MERS-CoV)的暴發仍然是全球性威脅。因此,我們必須繼續投資並完善能夠預防未來全球性流行性疾病的疫苗平台。

世界各國正嚴防死守新冠疫情今年秋冬捲土重來,面對這場尚看不到終點的全球公共健康危機,新冠疫苗研發的賽道上已有近170個候選疫苗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奔跑。

根據世衛組織(WHO)最新公佈的候選疫苗草案,已有169種疫苗處於試驗階段,幾乎所有傳統和新興的疫苗研發途徑都在同時嚐試,30種疫苗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其中6種處於三期臨床試驗階段,領跑的有三款來自中國,其它三款分別來自英國、美國和德美聯合研發。

由英國牛津大學與英國製藥巨頭阿斯利康合作的疫苗AZN1222此前被世衛組織首席科學家認為是在全球進展最快的候選新冠疫苗,也被公認是世界上最有希望與新冠病毒作鬥爭的疫苗,因而倍受追捧,迄今已獲得來自英國、美國、歐盟、澳州、印度、巴西等國政府以及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等機構預訂的合計每年約30億劑供應合同。

擁有該疫苗研發最至關重要知識產權的Vaccitech公司首席執行官恩萊特(Bill Enright)日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獨家專訪,就新冠疫苗研發、作用機製以及相關前景等做了深入探討。

恩萊特表示,牛津疫苗不但能夠誘導非常高水平的CD8+T細胞,而且誘導抗體和CD4+T細胞的水平也和其它先進的疫苗技術相當。

這意味著牛津疫苗激活的T細胞免疫反應,既可以通過CD4+T細胞幫助其它細胞增強針對病毒的抗體產生,也能通過CD8+T細胞直接殺死、清除感染了病毒的宿主細胞。

作為一家新興的臨床T細胞免疫療法公司,Vaccitech由牛津大學詹納研究所科學家夫婦Sarah Gilbert教授和Adrian Hill教授在2016年共同創立,致力於開發治療和預防傳染病與癌症的產品,兩人擁有10%公司股權,牛津科學創新公司(OSI)占股46%,還引入了GoogleGV、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等外部戰略投資者。

Vaccitech於今年1月利用其獨有的平台技術專利參與開發腺病毒載體疫苗,隨後與阿斯利康簽署合作協議,4月疫苗開始人體試驗,在7月下旬阿斯利康公佈了令人鼓舞的早期臨床數據,疫苗產生強烈免疫反應,並產生持續兩個月能對抗新冠病毒的抗體和T細胞,形成雙重保護,目前正在英國、巴西、南非等國進行第三階段人體試驗,已有上萬名誌願者接受注射,近期有望公佈三期臨床數據,預計9月至10月可以開始交付疫苗供緊急使用。

根據達成的特許權使用費協議,Vaccitech將受惠於疫苗成功帶來的大筆特許權使用費以及類似獲得監管批準這樣重要研發進程的“里程碑”付款,但有個前提——雙方都同意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以非營利為基礎運作,疫苗價格僅收取生產和分銷成本,以確保疫苗的全球供應和公平使用。

據介紹,在新冠大流行期間,牛津大學和Vaccitech不會從疫苗中收取任何特許使用費。只有當世衛組織將疫情的全球威脅水平從“大流行”降低時,疫苗價格才會有所提高。

英國政府已向牛津大學和阿斯利康支付6550萬英鎊,將在今年年底前優先獲得1億支疫苗。除此之外,英國政府還先後預訂了另外五款有希望的候選疫苗,包括向美國輝瑞預訂3000萬劑mRNA疫苗,法國藥企瓦爾內瓦6000萬劑滅活疫苗,英國葛蘭素史克6000萬劑基於重組DNA技術的疫苗,美國Novavax 6000萬劑疫苗,楊森製藥3000萬劑疫苗。

英國商務大臣夏爾馬(Alok Sharma)說:“政府建立有前途的候選疫苗的戰略將確保我們有最大機會找到可行有效的疫苗。”疫苗將首先提供給一線衛生和社會護理工作者、少數民族、患有嚴重疾病的成年人和老年人。

英國也在與疫苗聯盟GAVI、流行病預防創新聯盟(CEPI)、世衛組織和其它一些國家積極合作,以幫助購買疫苗,確保將疫苗公平分配給低收入國家。

“在所有人都安全之前,沒有人是安全的,”夏爾馬說,“因此全球合作對於我們一勞永逸地戰勝這種病毒至關重要。”

牛津疫苗何以建立先發優勢

《21世紀》:現在全世界回歸正常生活的希望都寄託在(新冠)疫苗上,值得慶幸的是,包括貴公司擁有核心知識產權的牛津疫苗AZD1222在內,有六支疫苗已進入三期臨床試驗階段,領跑全球169個不同的疫苗開發項目。在你看來,是什麼讓牛津疫苗成為這場全球疫苗競賽中的佼佼者?

Bill Enright:有效的疫苗無疑是解決方案的重要組成部分。就最初開發速度而言,牛津疫苗之所以能迅速開發和部署以對抗COVID-19,是因為牛津本來就擁有的對於冠狀病毒和疫苗平台(即黑猩猩腺病毒載體ChAdOx)兩方面的知識。

此前牛津大學和Vaccitech已經進行了ChAdOx對抗另一種冠狀病毒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CoV的人體測試,結果表明至少在接種疫苗的一年內,可以檢測到ChAdOx能夠安全地誘導針對冠狀病毒刺突蛋白的抗體和細胞免疫應答。

現在由阿斯利康獨家授權的COVID-19疫苗AZD1222,在某種程度上利用了MERS-CoV疫苗的設計和劑量。MERS-CoV疫苗仍是由Vaccitech保留其商業權利的單獨產品。

我們先前就擁有的冠狀病毒疫苗專業知識以及ChAdOx技術平台卓越的疫苗特性,推動AZD1222成為實際領先的COVID-19候選疫苗。

《21世紀》:與Moderna和輝瑞正在研發的基於mRNA(信使核糖核酸)誘導免疫反應的核酸疫苗相比,你認為牛津疫苗的主要優勢是什麼?

Bill Enright:作為一項技術,ChAdOx真正不同於其它疫苗,它不但能夠誘導非常高水平的CD8+T細胞,而且誘導抗體和CD4+T細胞的水平也和其它技術相當。

ChAdOx最初被選擇並得到優化是因其誘導CD8+細胞的能力,這也是我們為什麼將ChAdOx用在T細胞已知的疾病治療環境來改善結果,例如HBV(乙肝病毒)、HPV(人乳頭瘤病毒)和癌症。

《21世紀》:你剛才提到Vaccitech在將ChAdOx這種腺病毒載體應用於新冠疫苗之前,已有一些其它探索,這是否意味著一旦新冠疫苗證實開發成功,將促進基於腺病毒的疫苗進入更廣闊的醫療領域?

Bill Enright:ChAdOx平台是由牛津詹納研究所開發的,除了擁有針對新疾病如COVID-19的非專有權利,Vaccitech在許多傳染性疾病適應症和所有治療性癌症適應症中均擁有ChAdOx平台的獨家許可。

我們對最初從黑猩猩身上獲取的腺病毒載體進行了廣泛的基因修飾,使它無法在人體內複製從而變得安全,同時可以容納與病原體或腫瘤細胞相關的遺傳物質。

給藥後,它進入細胞並促進其遺傳物質的表達和呈現,以刺激針對靶標的強大而廣泛的免疫反應,包括抗體、CD4+T細胞和CD8+T細胞。這種機製可用於預防接種,例如用於COVID-19疫苗,Vaccitech的MERS冠狀病毒和帶狀孢疹疫苗,也可以把ChAdOx初免療法的一部分與另一種修飾過的病毒載體——改良型牛痘安卡拉病毒一起用於免疫療法。

此外,Vaccitech正在開發用於慢性HBV(慢性乙肝病毒)、高危HPV(人乳頭瘤病毒)感染、非小細胞肺癌和前列腺癌的產品。

如果COVID-19疫苗獲得成功,那麼在市場上發展和分銷基於腺病毒的疫苗和免疫治療產品將恰如其時。我們的目標是使Vaccitech的產品在應對重大疾病方面佔據領先地位。

新一輪融資已與中國投資者接觸

《21世紀》:你如何看待與中國同行的合作?Vaccitech在中國市場有哪些正在進行的合作項目?

Bill Enright:Vaccitech與康希諾生物(CanSino)正在進行合作,康希諾在中國引領了COVID-19疫苗的開發而且最近在科創板上市。我們從2018年一直在合作,並將使用Vaccitech的ChAdOx平台開發一種帶狀孢疹疫苗。

我們的投資者也包括紅杉資本中國基金,我們在當前的籌款工作中也與中國投資者進行了接觸。

《21世紀》:在《柳葉刀》發表的I / II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牛津疫苗產生了強烈的免疫反應,目前疫苗的三期臨床試驗進展如何,是否有更加振奮人心的好消息———特別是疫苗能否引起比較持久的抗體和T細胞免疫應答?以及在預防感染和減輕症狀上,哪個效果更加突出?

Bill Enright:Vaccitech不再參與COVID-19疫苗的臨床開發,因此我們無法對此做出評價。 關於MERS疫苗的數據表明抗體和T細胞都將持續至少一年,但COVID-19疫苗的結果仍有待證明。

等正在進行的三期臨床研究數據出來後,我們就能對COVID-19疫苗的臨床反應有更多瞭解。

能否提供永久免疫仍不可預測

《21世紀》:倫敦國王學院最近一項研究顯示,新冠患者在症狀發作(POS)約五週後中和抗體反應升至峰值,然後迅速下降,三個月內基本喪失,並沒有產生預期的持久免疫力。參與該項研究的學者擔心,疫苗能否比自然感染產生更多的保護性免疫力。從貴公司的實踐看,未來是否可能研發出可以提供永久免疫保護的新冠疫苗?還是說,更可能的情形是,人們需要接受與新冠病毒長期共存的現實,為了防止被感染和重新感染擊倒,每年得進行新的疫苗接種?

Bill Enright:每個人都希望從正在進行的眾多的COVID-19研究和疫苗試驗中獲得數據,並希望這些數據將有助於回答這些問題。 從我們的角度來看,除了抗體和CD4+T細胞外,我們希望AZD1222誘導的高水平的CD8+T細胞將推動長期免疫。

定期針對SARS-CoV-2進行免疫接種是可行的,就像針對流感一樣,但是我們目前所認識到的還不足以預測這一點。其它對人類有致病性的冠狀病毒的出現以及其它致命性冠狀病毒(如MERS-CoV)的暴發仍然是全球性威脅。因此,我們必須繼續投資並完善能夠預防未來全球性流行性疾病的疫苗平台。

《21世紀》:新冠病毒現在有至少11種不同毒株。從研究報告看,牛津疫苗產生的免疫應答似乎能夠對抗SARS-CoV-2的不同株系。這是否意味著AZD1222疫苗足以有效應對冠狀病毒發生的突變,還是只能針對其中部分有效?是否也因此意味著人們需要接種不同類型的疫苗?

Bill Enright:同樣,我們將不得不查看更多數據以瞭解交叉反應。現在醫學界已經描述了SARS-CoV-2的幾種突變,儘管它們似乎很少見,而且至今還沒有引起太大的關注。所有疫苗開發商、政府和公共衛生組織都需要繼續監測其疫苗是否與任何新的突變株具有足夠的交叉反應性。

新冠“大流行”期間不以營利為目的

《21世紀》:因為這場大流行,疫苗研發領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資金支援,在你看來,未來全球疫苗研發環境是否會更為寬鬆和高效?貴公司承諾不會在大流行期間尋求收取任何特許權使用費,阿斯利康也承諾在大流行期間以“成本價”出售疫苗,這非常值得讚賞,但畢竟投資都需要合理回報,你怎麼看待COVID-19疫苗最終的投資回報率?

Bill Enright:考慮到已經獲得了公共資金和對候選疫苗的支援以及疫苗開發公司的估值急劇上升,COVID-19大流行之後的一段時間內,全球疫苗開發的資金環境的確可能更加有利。人們正在見證疫苗對許多疾病的價值。牛津大學和Vaccitech早先做出“在大流行期間不以營利為目的”的決定,是這種情況下的正確做法。

為了與阿斯利康達成獨家協議,Vaccitech將其對COVID-19疫苗的專利權授權給了牛津大學,以換取疫情結束後牛津大學收到“里程碑”和特許權使用費的一定百分比。

市場的長期發展方式很難預測,但是許多分析家和行業評論家一致認為,近期內將有COVID-19疫苗的商業市場。ChAdOx平台的驗證將成為Vaccitech及我們的其它產品在預防和治療方面的重要價值驅動力。同時我們也會受到生物技術領域同行公司的鼓舞。

(作者:師琰 編輯:辛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