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莞到深圳:國產手機OPPO產業鏈崛起的新世紀
2020年08月26日01:28

  原標題:從東莞到深圳:國產手機OPPO產業鏈崛起的新世紀

  全球Top級手機廠商中,超過半數總部位於深圳。而往上遊走,站在更為龐大的手機產業鏈環節來看,深圳也是標誌性的風向標之一。

  “消費類的電子產品沒有深圳做不出來的。”在近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等記者採訪時,OPPO副總裁、中國區總裁劉波如此感慨。

  從20世紀80年代一批通信設備廠商在深圳設立,到21世紀初中國品牌開始相繼進入手機終端市場,再到今天“穿越”四個通信時代在全球站穩腳跟,倏忽四十年與深圳經濟特區建設同頻共振。

  如今,深圳與東莞拉通了一道覆蓋生產、設計、研發、製造、互聯網服務到銷售的完整手機產業鏈條,隨著5G掀起萬物互融的浪潮,更豐富的產業生態和產業角色還在加速融入到這裏。

  2010年,為了更好擁抱智能機時代,成立6年的OPPO公司走出東莞,來到深圳,也見證了手機生態鏈從無到有、國產化產業鏈逐步崛起的過程。它也是國產創新生態在深圳這片土壤生根發芽的一個縮影。

  深圳緣起

  國產手機品牌的發展肇始於20世紀末,國家相關部門通過發佈手機牌照的方式,吸引諸多廠商進入手機終端市場。

  近十年間,走向成熟的國產品牌開始與海外品牌在國內市場同台競爭。隨著國務院在2007年取消“手機生產核準製”,面對這個更加市場化的環境,海外品牌Nokia、Motorola、Samsung、Sony Ericsson、LG五家合資廠商開始瘋狂占領市場。

  事情的轉折好像總是從“不滿意”開始的。

  從步步高獨立出OPPO品牌後,陳明永開始尋找視聽業務之外的下一個方向。2006年,他在華強北琳瑯滿目的櫃檯中轉了一圈都沒有找到滿意的手機產品,新的目標就這樣誕生了。

  當時OPPO的總部還設立在東莞,主要在售產品是藍光DVD播放器,公司花了兩年時間做各種預研,反複設計-生產-測試流程,才終於在2008年製造出屬於OPPO品牌的功能手機。

  按照OPPO副總裁朱高領的回憶,“市場響應特別好,第一年銷量超出預期,每年銷量都在快速增長,直到2011年走到轉折期。”

  在國內品牌開始大量生產功能機之時,威脅其實悄悄來到身邊。2010年Apple創始人喬布斯以一款iPhone 4教育了全球什麼叫做真正的智能手機。那時,智能機時代已經在海外逐漸開啟。

  這也成為OPPO走出東莞,來到深圳的重要起點。

  “我們看到未來發展智能機有巨大的行業空間,它將帶來龐大的移動互聯網業務。”劉波指出,因為看到這個趨勢,2010年OPPO決定來到深圳,因為這裏會有更豐富的軟件型人才,也更貼近硬件市場和產品。同時,公司提出未來五年發展戰略,要從生產製造型企業轉向研發技術型,來到深圳會推動這一決策的更快落地。

  從成立辦公室到有了屬於OPPO的總部大樓地塊,後一個十年里,OPPO在深圳站穩了腳跟。

  “智能手機對人才的要求越來越高,我們要借助深圳‘創新之都’的人才優勢,開始在這裏佈局並快速發展。”據朱高領回憶,2011年OPPO深圳公司開啟了從規模、研發人員等方面高速成長的週期,至今OPPO在深圳已經有約1.2萬人,集中在後海片區。這裏被定義為“領導力中心”,是目前OPPO公司在全球綜合部門(包括產品規劃、ID設計、市場、品牌等)及研發人員集中最多的區域。

  “深圳‘自帶流量’,在這裏能找到我們需要的人才;此外,深圳市政府對於人才引進很有優勢,特別在補貼政策方面,我認為這些都很重要。”朱高領補充道。

  構建產業生態

  作為向智能機轉型的前夜,2011年對於所有手機品牌來說都是一次深刻考驗。

  那一年,曾經的手機巨頭Nokia、Motorola先後賣身,HTC品牌崛起。國產廠商要思考,面對此前積累的龐大功能機庫存,怎麼快速完成向完全智能機業務的調整。

  這不只是單純整機廠商面臨的難題,而關乎整個手機產業鏈的長期生存。

  “當時因為OPPO在功能機市場發展得很好,有很多庫存,並且已經向供應商下了很多單,這時候就面臨著抉擇——是不是要想辦法把功能手機賣掉,以及怎麼轉向智能手機線。”朱高領分析道,當時管理層一致認為,不快速完成轉換可能會沒有未來,於是當機立斷,立馬切掉所有功能機業務。

  那麼還在生產線上的訂單怎麼辦?全部由OPPO補貼。“我們拿了十幾個億去補供應鏈,要求所有供應商停掉功能機產線,開始做智能手機。”他續稱,2011年之後,OPPO每年維持在60%-80%的增速,特別是2015年-2016年增長翻了一倍,銷量從5000萬台直接到了1億台手機。

  整機廠商的業務翻番看似簡單,對於供應鏈企業來說就沒那麼容易了。

  劉波指出,“每一年的銷量變化看似只有幾千萬台,但宏觀來說是三級跳式地成長,對於我們做生產製造、供應鏈整合、做全球品牌,都面臨著很大的壓力。而對於產業鏈來說,可能意味著此前多年的積累要一下子全部投入進去,有些廠家要新建或者租廠房、購買新設備、製造新產線。這要求生產速度的發展,更需要供應鏈對我們的信任程度。”

  這時候,選擇不擴充新產線可能後續會面臨被淘汰,但選擇擴充又要冒著巨大的風險。

  好在經曆了此前多年的合作積累,多數供應鏈夥伴選擇相信,全產業共同以翻一倍的投入推動,才有了今天整個硬件生態的興盛。

  在此過程中,當然也有廠商並不願意相信,才導致多年後馬太效應推動之下,那些沒有參與當年發展的供應商離開了如今的核心市場,更多國產供應鏈廠商在這種共同發展之下快速成長起來。

  從宏觀層面來說,硬件生態鏈在深圳市場的構建是吸附性的。不只國內產業鏈的完善,還有海外廠商前來棲息。

  劉波指出,縱觀這些年的發展,半導體廠商Samsung、海力士、高通這些年來都陸續來到深圳設立公司,早年間Samsung和Nokia也都選擇在大灣區範圍內建設自己的工廠,這意味著硬件圈其實從很早就在這裏開始了積累,近年來則是逐漸從海外品牌轉向更多國內品牌,落地深圳蓬勃發展起來。

  “我覺得城市名片效應很重要,深圳的開放、務實風格吸引了更多人以信任的心態來這裏做生意。這造就了在深圳的供應鏈和生態非常健康,而在深圳及周邊的品牌逐漸增長過程中拉動了整個行業的發展。”劉波總結道。

  深耕國內創新市場

  不只供應鏈本地化聚集在加速,創新也在這裏快速生根發芽。

  2018年,OPPO成為全球範圍內繼iPhone之後,行業第二家發佈搭載3D結構光前置鏡頭的國產品牌,帶領市場進入Face ID時代。背後就離不開與本土供應廠商的聯合研發。

  實際上放在今天的深圳,針對需求進行創新研發,並落地到產品可能都不再是很難的問題。

  用朱高領的話來說,“現在假如你關於某個產品有更好或者更先進的想法,在深圳可以很容易實現。可以找到人設計、做模具、生產,甚至未必需要招員工,一個idea就可以實現一個產品。”

  為此,硬件產業鏈的創新研發工作在這裏悄悄加速。

  據劉波介紹,OPPO當前正與眾多企業,在針對未來的技術方向開展大量預研工作。“這就涉及大量的資金和研發資源投入,我覺得其中與供應鏈的合作是最重要的。”

  這是因為,面向5G的萬物互融時代,將開啟一個龐大的新產業生態,對於未來需求方向的預研越深入和成熟,未來才能夠繼續站穩腳跟。

  劉波指出,基於對趨勢的研判,OPPO在5G、大數據、AI、雲計算等領域部署賽道,聯合供應鏈團隊共同加速對新技術的應用落地探索。

  就好比3D結構光技術在當時驚豔了一代,就是一個明顯的例證。當然其隨後並沒有得到進一步的發揮空間,劉波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我們認為3D結構光技術在當時看,是實現能力最準確、最先進的一種技術,其他(前置方案)技術還達不到這種水平、誤判率很高,OPPO希望能達到比較精準、讓人眼前一亮的效果,我們認為這種技術路線選擇是對的。但後續確實生態沒有打開,技術相對市場需求超前。”

  他表示,OPPO在產品落地過程中,會考慮到行業未來的應用方向,要在什麼時機去完成進一步的落地,“但宗旨是,當我們看到一項技術對用戶未來是有價值的,我們才做”。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今年7月,國家知識產權局發佈的知識產權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國內(不含港澳台)發明專利授權量排名前三的企業依次為:華為技術有限公司(2772件)、OPPO廣東移動通信有限公司(1925件)、京東方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1432件)。

  “OPPO在研發方面其實投入很大,在此過程中與供應鏈之間其實是互相帶動的過程,把核心供應鏈生態搭建好了之後,後面完整的產業體系就很容易被帶動起來。”劉波總結道。

  (作者:駱軼琪 編輯:李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