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突訪中東,一場“夾帶私心”的外交之旅
2020年08月26日12:12

原標題:蓬佩奧突訪中東,一場“夾帶私心”的外交之旅

當地時間8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匆匆開始其對中東四國的外交訪問。說是訪問,可蓬佩奧這次出行卻被很多人視作“最奇特的外交旅行”。

出訪時機“奇特”:匆忙拍板,沒有安排新聞發佈會

蓬佩奧此次訪問有幾個“奇特”之處:

首先,這次訪問似乎是匆忙拍板的。作為美國國務院首長的國務卿出國訪問,且一下子就是訪問四國,美國國務院的首次披露居然是在8月23日,僅比蓬佩奧專機起飛早兩小時左右,且並未舉行新聞發佈會。

這確實很罕見。以至於人們最初只知道蓬佩奧要訪問的是以色列、蘇丹、巴林和阿聯酋四國,卻不知道其訪問的依次順序,還有哪一天在哪一個國家。

隨著其專機在蘇丹喀土穆國際機場的降落和隨後在以色列的亮相,人們才知道了他的第一站。

其次,蓬佩奧此次訪問是正式、公開的外交訪問,按照國際慣例,這樣的訪問應有大量記者隨行。但據多家國際媒體證實,此次隨蓬佩奧一行前往中東的媒體人只有一位,此人是美國媒體人中為數不多的跟特朗普保持親密關係的一個。

不僅如此,美國國務院官員表示,此行期間“將不舉行任何新聞發佈會”。

這種奇特的“畫風”,在社交媒體上被許多人調侃“不像國務卿,倒像中情局局長出訪中東(蓬佩奧曾任中情局局長)”。

第三,儘管連“標配”的新聞發佈會都不打算在中東四國行期間召開,這位“美國第一外交官”卻早早定下了一場“直播帶貨”——北美時間8月25日晚,美國共和黨大會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舉行第二天的會議,屆時遠在中東的蓬佩奧將以視頻形式發言,“凸顯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功績”。

而根據美國政治慣例和一條俗稱“哈奇法”的法規,除政府總統外,任何內閣現任職員都不能在黨派大會上公開發言,國務卿尤其應迴避這類做法,以免被指責為“將外交政策和國內政治混為一談”。

美國政治史學家紛紛指出,此前從未有任何一位國務卿打破此慣例。

訪問理由“奇特”:吹捧談特朗普的“外交成果”

任何奇特和反常都必然是有理由的——大選年的美國政治尤其如此。

蓬佩奧之所以選擇在8月23日匆匆出發,是因為再早安排不過來,再晚就沒意義了。

蓬佩奧此行的目的,是凸顯特朗普的外交成果,而外交是特朗普政府公認的短板。最可誇耀的“成果”,莫過於為以色列“助拳”節節勝利:遷移大使館至耶路撒冷;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承認以色列對被占領土的占領合法性,還有促使阿拉伯國家阿聯酋和以色列實現了外交關係正常化——這在特朗普團隊看來值得大做文章。

以色列和阿聯酋實現外交關係正常化,是8月13日公開的。但從後續情況可知,還有很多“尾巴”沒有剪乾淨,早於這個日子實現多國訪問難度很大,即便實現了,也很難將之形容為“外交重大成果”。

但太晚也不行:8月24日,特朗普正式被提名,成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共和黨候選人,從第一天發言情況看,“乾貨”不多,氣氛多少有些尷尬。

此時此刻,不惜打破重大禁忌也要“直播帶貨”的蓬佩奧,就必須拿出雪中送炭的力度,才能為特朗普今年的首要根本目標連選連任增一分熱、發一分光。太晚了就趕不上趟了。

蓬佩奧中東之行的目的,其實並不複雜,無非是“擴大聯盟,明攻伊朗,暗防中國”——他行前一系列講話、表態,或明或暗地點到了這兩點。

但“明攻伊朗”該做的都做了,中東願意對付伊朗的早已在對付,不願“更進一步”的也多半有難言之隱,沒辦法再冒險刻意表現,至少一時半會兒不會有重大突破。

“暗防中國”的難度更大,中東絕大多數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都是中國。美國早已實現產業升級,也沒辦法用市場去“置換”這些國家放棄巨大的對華利益。如果說,靠軍援和“伊朗威脅”的遊說,美國在構建“反伊神聖同盟”時還多少能收穫幾聲喝彩,“聯合反華小目標”實現起來可就太難了。

那隻有借助“阿以關係正常化”大說特說了——8月16日,以色列和阿聯酋恢復了電信直接互通,蓬佩奧此次中東四國行赫然就有以色列和阿聯酋,屆時同一個“桃”可以來回反複數,能趁此良機促成更多收穫更好;即便一時無法錦上添花,僅憑現有“素材”,也足夠在“直播帶貨”時吹成個“對對和”。

除此之外,蓬佩奧此行還有“杠頭開花”的如意打算:如果能一鼓作氣,再催生幾個和以色列達成關係正常化的阿拉伯國家,那就足夠特朗普團隊一路“表揚與自我表揚”到大選日11月3日當天了。

出訪結果也可能很“奇特”:藉以色列討好選民反而可能招致反感

然而,現實可能有點骨感。

阿以問題的關鍵是巴勒斯坦問題,而在這個問題上,“海合會國家”和“前線國家”間的隔閡根深蒂固。

“海合會”老大沙特阿拉伯在四次中東戰爭中,表現一貫消極。之所以能後來居上,以“阿拉伯盟主”自居,正是拜了原阿拉伯盟友——埃及1978年“戴維營協議”和以色列單獨媾和所賜。

沙特近期和以色列的頻頻互動,在阿盟中已引發普遍不滿,迫使沙特王室近期不斷“修正”,不敢在犧牲巴勒斯坦利益取悅美以方面走得更遠。此次以色列阿聯酋建交,沙特態度始終低調、曖昧,蓬佩奧的四國行,也繞開了這個無論如何不該繞開的國家。

說到底,蓬佩奧匆匆出訪,核心目的是“助選”,通過袒護以色列吸引傳統上更親民主黨的猶太人群體。

但很多人已指出,美國猶太人群體的主流,是主張全球化、自由化的,即便認同以色列,也普遍不喜歡極右的利庫德集團和現任總理內塔尼亞胡。

特朗普聽從自己女婿、右翼猶太人庫什納的策劃,對內塔尼亞胡不惜血本百般扶持,在美國猶太人中並未得到一致認同。借“以色列題目”為自己助選,還可能引起不少美國選民群體的反感。

針對蓬佩奧“動用納稅人稅款進行外交旅行,卻為一黨之私助選”,不僅民主黨政要等當即表示不滿,美國猶太民主委員會執行董事索弗也在當地時間24日指責特朗普“再次試圖利用以色列為自己撈取政治利益”。

由此可見,特朗普和蓬佩奧的一通忙活,固然可以令庫什納及其家族滿意,但對特朗普選情究竟有多少“加成”,實在難說。

理想飽滿,現實骨感——蓬佩奧中東之行,大抵就是這效果。

□陶短房(專欄作者)

編輯 井彩霞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