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澳教科書中出現這張地圖,澳媒像瘋了一樣
2020年08月26日21:23

  原標題:看見澳教科書中出現這張地圖,澳媒像瘋了一樣

  近日,澳州Victoria州的一些私利學校,因使用的一本自選教科書中包含了帶有南海九段線的中國地圖,而引起了一些澳州媒體的瘋狂炒作,迫使出版方不得不召回這些被澳州媒體稱為“與澳州政府立場不符”和“給中國政府做宣傳”的教科書。

  編撰該教科書的兩名澳州華人作者,也不得不被逼得“自證清白”。

  英國《衛報》的澳州版是最先炒作此事的媒體之一。從該報的描述來看,那個使用了包含中國南海九段線地圖的教科書,並不是澳州Victoria官方使用的教材,而是僅在當地約11所私立學校中有選用。該書的出版商也表示這個教科書一共只在澳州國內賣出了633份,還有100份賣到了國外。

  而且,這個地圖的出現也不是該教科書兩名華裔作者幹的,而是出版商因為找不到有授權的地圖,這才“誤用”了這個地圖。出版商也已經為此“道歉”。

截圖來自炒作此事的英國《衛報》澳州版的報導
截圖來自炒作此事的英國《衛報》澳州版的報導

  可即便這不過是一個“烏龍”事件,而且該教科書也根本不是澳州官方推薦的教學素材,《衛報》澳州版仍然上綱上線地把這本介紹中國的教科書,用極具冷戰色彩的口吻,硬說成了是“在給中國的集權政府做宣傳”。

截圖來自炒作此事的英國《衛報》澳州版的報導
截圖來自炒作此事的英國《衛報》澳州版的報導

  但更噁心的還在後面。

  從這篇報導來看,最初“揪出”這本教科書使用了中國南海九段線地圖的,居然是平時被澳州媒體標榜為“鼓勵學術自由”的一所該國高校:墨爾本大學的高級新聞學研究中心。

  《衛報》澳州版稱,該中心的一個名叫《公民》(The Citizen)的刊物最先發現了這個教科書存在的“問題”,並將此事告訴了該報。

截圖來自炒作此事的英國《衛報》澳州版的報導
截圖來自炒作此事的英國《衛報》澳州版的報導

  同樣過分的是,《衛報》撰寫這篇報導的記者,不僅刻意提到該教科書的內容“與澳州政府在南海的政策不相符”,而且從報導來看,他很有可能拿著這個問題去逼問了編纂這本教科書的兩名華裔教師,導致這兩名在當地的學校擔任中文教師的教育工作者,不得不拚命“澄清”並不是他們在書里放入那張地圖,而是出版商做的。

  兩人還稱他們也沒有在教科書里給中國政府做宣傳的意思,只是希望讓讀者更好的瞭解中國語言和文化。

  這一幕,也與澳州媒體平時最愛標榜的該國“不存在政治干涉學術”,“不會要求學術與政府立場一致”的情況,存在明顯牴觸。

圖為《衛報》澳州版的記者炒作教科書使用的地圖與澳州官方立場不符
圖為《衛報》澳州版的記者炒作教科書使用的地圖與澳州官方立場不符
圖為報導中兩名教科書的華裔作者被迫澄清他們沒有給中國政府做宣傳的意思,只是希望讓讀者更好的瞭解中國語言和文化
圖為報導中兩名教科書的華裔作者被迫澄清他們沒有給中國政府做宣傳的意思,只是希望讓讀者更好的瞭解中國語言和文化

  另外,不依不饒的《衛報》記者,除了炒作地圖外,還揪住這本教科書中介紹“中國夢”和“一帶一路”等概念的內容不放,稱這些內容和中國官方媒體報導的內容很像,並通過澳州幾名經常對媒體發表“反華”觀點的學者的嘴,再次強行給這本教科書定性為了“給中國政府做宣傳”。

  或許大家讀到這裏會覺得很奇怪:怎麼介紹中國的情況,中國的社會概念,還不能用中國媒體的報導了?

  這本教科書的出版商在對《衛報》解釋情況時,也表露出了這種無奈:中國的發展和現代化很多都與中國政府的政策有關,任何關於中國的介紹都不可能繞開中國政府,這是沒法迴避的事實啊。

截圖來自炒作此事的英國《衛報》澳州版的報導中,出版方表示介紹中國不可能繞開中國政府
截圖來自炒作此事的英國《衛報》澳州版的報導中,出版方表示介紹中國不可能繞開中國政府

  但這恰恰就是當下澳州傳媒圈中一些反華反到偏執的人的態度——他們認為任何來自中國媒體的報導都是“虛假”的,不值得傳播的,誰用誰就是在給中國政府做宣傳。

  同時,在他們這種人的眼裡,中國這個13億人口的國家的老百姓都不算人,中國人的民意不算民意,所以他們才會屢屢將包括南海九段線的中國版圖這個有著充足中國民意基礎的事實,說成是“中國政府的宣傳”。換言之,他們在故意抹殺一切中國人的觀點,從而將一切來自中國的聲音都歪曲成是官方宣傳。

  而這,也是為何包括澳州在內的不少西方國家的民眾,他們對中國的無知和偏見,並沒有隨著移動互聯網等信息科技的發展而出現明顯改變的一個主要原因。他們平時被媒體大量傳播的關於中國的信息,並不是這本遭到惡意炒作的教科書中希望客觀展現的內容,而是被《衛報》這種西方媒體經過意識形態化的扭曲後,早已嚴重失真的內容。更別提在社交網絡上也有不少反華分子在天天炒作各種反華宣傳。

  可悲的是,原本在這些西方國家還能小範圍存在的、客觀介紹中國的教育和學術類書籍,從如今《衛報》這種報導的口吻來看,怕是也要在這種反華的政治暴力下被逼著下架了。這真是自打澳州“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的耳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