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道擁擠:法系雙雄鏖戰共享出行贏面幾何?
2020年08月24日11:08

原標題:賽道擁擠:法系雙雄鏖戰共享出行贏面幾何?

疫情下,全球共享汽車出行業務逆勢取得增長。

848億美元,是馬斯克持有的最新淨資產數量。憑藉著Tesla在資本市場上節節攀升的市值,馬斯克甚至擠掉了法國路威酩軒集團董事長伯納德·阿諾特,成為全球排名第四的富豪。

不過,在新冠疫情沉重打擊全球汽車業的當下,贏家卻不僅僅只有Tesla一個,逆勢取得增長的還有共享汽車出行業務。

無論是大眾集團旗下的WeShare,還是寶馬和戴姆勒合資的ShareNow,借助著疫情期間民眾對於擁擠的公共交通傳染風險的擔憂取得了業績增長。例如ShareNow就在上半年取得了同比27%的營收增幅。

而真正在疫情期間發力共享汽車業務的則是兩張平時存在感並不強的法國面孔:標緻雪鐵龍集團以及雷諾集團。

標緻雪鐵龍:放權後的單打獨鬥

早在7月29日,標緻雪鐵龍集團就藉著公佈半年度財報的契機宣佈將旗下的共享出行業務品牌Free2Move升級成集團的全資子公司。

隨著Free2Move成為單獨的法律實體,這家新公司不僅將擁有獨立於標緻雪鐵龍集團更大的自主決策權、獲得全新的網站域名和手機應用,還將逐步整合標緻雪鐵龍旗下的另一個汽車租賃業務部門TravelCar的現有資產。

總部設立於巴黎的Free2Move成立於2016年9月,業務範圍已遍及全球170餘個國家和地區,涉及包括用車時長為數分鐘至數小時的汽車共享服務、用車時長從數天至一個月的短期租賃服務、以及租車時長達數月之久的長期訂閱服務。另外在150餘個國家和地區,Free2Move還提供配備司機的專車服務以及歐洲範圍內的充電樁使用服務。

而標緻雪鐵龍旗下的另一個品牌TravelCar,就如同其品牌名字所明示的一樣,是集團針對旅遊用車市場而推出的業務部門。其主要業務範圍為遍及全球65個國家的旅遊租車服務以及機場停車位預訂服務。

由於TravelCar和Free2Move兩家的業務互補性較強,兩個部門早在數年之前便開始進行合作並推出名為Free2Move Rent服務,將純數字化的汽車短租和共享平台與標緻、雪鐵龍、DS以及歐寶品牌車隊相結合。

與其他在疫情期間逆勢增長的歐系汽車共享出行品牌一樣,Free2Move的首席執行官Brigitte Courtehoux在8月初便向路透社透露,公司上半年的銷售收入增長了23%。雖然公司並未公佈其具體的營收數字,但是此前標緻雪鐵龍曾經為Free2Move定下過2021年達到3億歐元級別的目標。如今獲得更多獨立決策權且得到TravelCar加強的Free2Move繼續擴張的第一步便是尋找新的外部投資者。8月6日,Courtehoux對外確認公司正在與第三方投資者接洽。

不過,看似雄心勃勃的Free2Move至少在短期內仍難以改變其在共享汽車市場中並不占優的位置現狀。從戴姆勒和寶馬合資的ShareNow、雷諾的Zity、美國的Uber和ZipCar、再到法國初創企業Drivy、Europcar旗下的Ubeeqo和大眾的WeShare,全球範圍內的共享汽車賽道顯然已經過於擁擠。

Free2Move雖然宣稱在170個國家和地區均有業務,但其主要投放地區仍集中於法國和西班牙兩國。Free2Move甚至都無力進入與本土市場僅一河之隔的德國市場。5月下旬,Free2Move便不得不苦澀地宣佈在德國的首座投放城市:法蘭克福的所有業務終止,而此時距離Free2Move高調進軍中歐市場僅過去了5個月。

此外,Free2Move還於8月宣佈將因疫情原因而將進一步在歐洲大陸擴張的計劃延後至2021年。之前該公司宣佈將在今年進軍某座與里斯本或華盛頓同級別的歐洲大城市。

而另一個令Free2Move的未來可能蒙上陰影的因素,則是標緻雪鐵龍和菲亞特克萊斯勒的聯姻。菲亞特克萊斯勒同樣擁有自家的共享出行業務品牌Leasys。但是隨著Free2Move在合併最終完成之前就被單獨拆分,也意味著Leasys和Free2Move合體的可能性正在變得越來越小。

單打獨鬥的Free2Move能否抗住國際大車企共享汽車業務以及Uber為代表的科技公司的聯合夾擊,依然存疑。

雷諾:明星產品的逼人攻勢?

相比於前景不甚明朗的Free2Move,另一家法國車企雷諾旗下的共享汽車出行品牌Zity則在疫情期間發展迅速。

雖然雷諾集團既不如標緻雪鐵龍那樣擁有相對雄厚的家底,其2017年才成立的共享出行業務Zity也比標緻雪鐵龍、大眾等歐洲競爭對手要姍姍來遲,但是雷諾卻有著差異化的競爭優勢:歐洲電動汽車銷量冠軍雷諾Zoe。

得益於歐洲各國電動汽車購車補貼、雷諾Zoe不到2.2萬歐元的起售價以及鋪天蓋地的廣告投放,雷諾Zoe在今年上半年歐洲市場力壓TeslaModel 3、寶馬i3等競爭對手奪得電動汽車銷量冠軍。雷諾半年報中公佈的數據顯示,Zoe上半年銷量同比增長近50%,達37540輛,截至6月的累計積壓訂單更是超過了1萬輛。

依託於明星產品Zoe以及巴黎市內核心路段的燃油車限製令,Zity在5月開始於巴黎投放500餘輛Zoe,高調搶占巴黎市場。

在法國迎來第二波新冠疫情的當下,規避擁擠的公交系統的需求正使得共享汽車前景越來越明朗。根據雷諾的預估,大巴黎範圍內近20%的人群對共享汽車存在需求。雷諾電動汽車和出行業務副總裁Gilles Normand表示:“在如今的公共健康條件和環保背景下,為巴黎人民提供可持續性、靈活的出行方案是具有意義的。”

Zity不僅主打其純電動車隊,另一個特點則是靈活、優惠的收費模式。除了不需要註冊費、押金等一次性付款之外,雷諾還針對城市內常見的使用場景推出了待機收費模式(Stand-By),即用戶可以在短暫購物、就餐期間以優惠的價格繼續佔用車輛。例如每分鐘29歐分(合2.4元)的普通使用價格在待機模式下將降至每分鐘13歐分(合1.1元)。

此外,雷諾Zity的日常租用價格也是各大整車廠商旗下共享出行業務中最具吸引力的。以連續租用24小時的旅遊需求為例,寶馬和戴姆勒的ShareNow需要為寶馬3系支付超過90歐元(合720元),標緻雪鐵龍的Free2Move上的純電動車型雪鐵龍C-Zero也需要60歐元(合480元),而雷諾Zity則僅需要35歐元(合280元)。

不過,雷諾Zity看似咄咄逼人的攻勢也無法掩蓋這家法國車企內部的管理混亂。

早在2017年,Zity就由雷諾和西班牙基建公司Ferrovial合資於馬德里註冊成立,並在當地直接投入750輛Zoe。而之所以選擇在西班牙首都起家、且耗時四年才回歸法國本土市場的原因,便是雷諾在2018年又與法國Rousselet集團合資成立了另一家主打本土市場的共享出行公司Moov`in。雷諾設立兩家定位幾乎完全相同、存在內部競爭關係的共享出行公司的目的,則是需要借助精通本地市場合資夥伴的經驗與資金。

遺憾的是,Moov`in的合作模式很快便走到了盡頭。Rousselet集團對於將車隊大規模替換為雷諾Zoe並不感興趣,而是堅持使用微型電動汽車雷諾Twizy。始終無法達成妥協的雷諾最終只能於2月底決定另起爐灶,將主打西班牙的Zity複製到巴黎,至於Moov`in則作為棄兒完全扔給了Rousselet。

已經耽誤了四年時間的雷諾雖然暫時仍能靠著Zoe這款明星車型在共享出行賽道上佔據一席之地,但是隨著大眾ID家族為代表的電動車型陸續上市,雷諾在電動汽車上的先發優勢能夠保持多久,仍待考驗。

(作者:錢伯彥 編輯:張若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