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的魅力】拜仁「斷頭台」 made in PSG
2020年08月24日16:00

  「感謝您的技術,並有了這樣藝術性的發明。」

  1787年,太陽王路易十六世優雅地接見了議員吉約坦,感謝他為法國貢獻了更為人道的方法,用來處死犯人。

  這就是斷頭台。

  6年後,在法國大革命中,作為機械愛好者,將斷頭台改進為斜刃的路易十六,品嚐了自己改進的科學性。

  香港時間8月23日淩晨,進入歐聯決賽的大巴黎奮力抵抗了90分鐘,創造了不少經典反擊,但依舊因為1球飲恨。

  巴黎終究未能「勝」日耳曼。

  拜仁第六次捧起了歐洲歐聯。

  為這支巴伐利亞豪門攻入歐洲賽場第500球、並以1比0阻擋巴黎的——不是靠金球呼聲最高的利雲Robert Lewandowski、也不是疾風梅拿Thomas Muller

  這個人叫金斯利-高文Kingsley Coman),他出身於巴黎,恰恰來自巴黎聖日耳門的青訓營。

  巴黎給自己的對手,製造了一架斷頭台。

  巴黎+尼馬Neymar的輪迴

  高文的父母都來自法國的海外省——位於加勒比海小安的列斯群島中部一個叫做瓜德羅普的小島。

  他1996年6月3日出生於巴黎,8歲就被巴黎聖日耳門的球探發掘,成為了大巴黎少年隊的一員。

  職業生涯初期,高文的他可謂一帆風順,15歲就升入了一線隊。

  2013年2月17日,在法甲聯賽第25輪巴黎作客2-3負於索察隊的比賽中,金斯利·高文被主教練安察洛堤派遣,後備華拉迪登場。

  當時的他,只有16歲8個月4天。這一上場紀錄,打破了安歷卡Nicolas Anelka創造的PSG隊史最年輕球員出場紀錄。

  可惜地是,這也是他留給大巴黎唯一的紀錄和高光時刻了。那個賽季,他在一線隊僅有這一次出場機會。

  其後的第二個賽季,高文只在聯賽中亮相過2次。兩個賽季在一線隊僅有三場登場,這對於任何一個想要提升的年青人,都是無法接受。

  在13-14賽季結束後,高文拒絕了大巴黎的續約合約,離開家鄉奔赴都靈,轉投斑馬軍團。

  在艾歷尼Massimiliano Allegri手下,18歲的高文第一個賽季成為了合格的輪轉球員。他聯賽出場14次,助攻2球;在意大利盃中出場4次,攻入1球。

  那一年的歐聯決賽,祖記和「MSN」領銜的巴塞遭遇,高文在第89分鐘後備老鄉艾夫拿Patrice Evra出場。

  但落後一球大舉進攻的祖記,在傷停補時階段被尼馬反擊破門。1-3,高文輸掉了自己的第一次歐聯決賽。

  所以,6年後,當高文又進入歐聯決賽時。

  雖然他所效力的球隊和對手都已物是人非,但是對手的前鋒,還是尼馬。

  這是一個相當有趣的命運輪迴。

  一個人負責一條邊

  那場歐聯決賽,是高文代表祖記於正式比賽中的最後一次登場。

  2015年8月30日,在歐洲夏季轉會窗口關閉的前一天,拜仁宣佈高文租借加盟球隊兩個賽季。租借費700萬歐元,買斷費2100萬歐元。

  時至今日,不少祖記球迷都對這筆交易扼腕歎息。

  在今場歐聯決賽前,老帥卡比路就批評了祖記對像高文這樣的年輕球員沒有耐性。

  「高文是配得上為拜仁在歐聯決賽中正選的球員。」卡比路Fabio Capello在談到高文取代比列錫在歐聯決賽中正選的問題時說道。

  「很明顯,祖記一直在重覆犯錯。

  亨利Thierry Henry當初很年輕就加盟了祖記,後來祖記放走了他,然後他在阿仙奴成為了傳奇。」

  「高文如今在拜仁也走上了相似的道路,當你看到一名球員的潛力時,你就必須要有耐性,你不能期待著一名年輕球員立即在最高水平的比賽中,成為主角。」

  歐聯決賽開始後,高文所在的拜仁左路就成為了整球隊的進攻高速通道。

  大巴黎被搶得人仰馬翻,5分鐘後才第一次過中場,9分鐘半後才獲得了射門機會。

  在左邊路,高文大秀腳法和速度,他泥鰍一樣地在禁區內過人,被基拿從身後扒拉倒。

  但是,球證奧爾薩托保持了自己對12碼的容忍度。

  加盟拜仁的四個賽季裡,高文在聯賽中的出場數據是19,21,21,24。

  在拚搶激烈的德甲中,傷病阻礙了這個年青人成為像列貝利那樣的世界級巨星。

  高文表示,自己曾在2018年考慮過提前退役:「在兩次手術之後我有了這樣的想法,我當時只踢了新賽季的第一場比賽就不得不再次做手術,我什麼都做不了,恢復過程十分艱難。」

  「我問了自己很多問題。我並不認為這是懦弱的表現,但是那樣的想法就是出現了。」

  20歲就跟隨法國隊參加歐國盃的高文,確實是命運坎坷,那一年的歐國盃決賽法國輸給葡萄牙屈居亞軍。

  2018年高文又因為腳踝傷勢錯過了世界盃,無緣法國奪冠的榮耀時刻。

  腳踝,韌帶,背傷,這個年青人已經在與足球世界中最可怕的幾種傷病長期博鬥。

  去年12月,他在與熱刺的比賽中再次受傷。

  「在那一瞬間我感到非常害怕,球滾得有些遠,我的動作給我帶來了不幸,我聽到了斷裂的聲音,馬上就知道是十字韌帶,我非常害怕發生了最壞的事情。」

  儘管年紀輕輕就遭遇各種大傷,但他在有限的時間里表現出的潛力足以證明自己的實力,何況高文今年才剛剛24歲,就已經代表拜仁161次出場攻入33球助攻35球。

  這樣的表現,讓他的身價從祖記時期的不到1000萬歐元飛漲到5400萬歐元。

  而今季之後,他的身價將會進一步飆升。

  12億歐怎麼花了?

  從2011年卡塔爾基金入主巴黎後,大巴黎買人總共花費12億歐元,只為了要在歐聯能得償所願。

  他們請收集了李安納度(Leonardo、安察洛堤Carlo Ancelotti、白蘭斯Laurent Blanc、艾馬利Unai Emery、杜曹Thomas Tuchel等各路冠軍教頭,最終卻在終極榮耀一戰,被當年在本隊上不了場的自家青訓球員結果。

  這是不是上天對金元足球一種嘲諷式的懲罰呢?

  主席兼總經理Tennisman Nasser Al-Khelaifi 對此沒發一言,但顯然這樣的結果是令人失望的。

  再看看過去拉馬西亞青訓人才不斷,如今青黃不接的巴塞這兩年斷崖式的下滑,賣掉尼馬的2.2億歐更是全部打了水漂。

  職業足球,無錢萬萬不能,有錢,也不能忘了「本」和青訓的「根」。

  豪門的底蘊,不在於金錢的積累,其實還有人脈、眼光。

  高文是拜仁前總經理漢尼斯因為偷稅漏稅進監獄服刑前,給拜仁留下的禮物。

(葛思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